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5章 气死柳凌枫
    外边练剑的柳凌枫,虽说是在练剑,但也时刻注意着苏陌凉的动向。

    他之所以装作练剑,就是想给苏陌凉难堪,故意气走她。

    可哪知道,他练着练着,大厅里竟然没了动静,待他抬眸一望,发现连个人影都没了。

    柳凌枫心中疑惑,随即也停下动作,走进屋子一探究竟,可他还没走到书房,就听到里边传来一声巨响。

    他心头一惊,瞬间涌上不好的预感,而后快步冲进了书房。

    此时,只看到自己最珍爱的墨宝居然被沐卿清摔在了地上,裱起来的边框也被摔得稀巴烂,柳凌枫的怒火一下子冲上脑门,面色涨红,表情十分的难看。

    苏陌凉见柳凌枫冲了进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显然是极为看重地上的墨宝。

    知道自己押对了,苏陌凉的眸中划过一抹精光,赶紧伸手去捡,脚却在此时,悄悄踩中字画的一角。

    所以,她这一捡,只听划拉一声,完整的字画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苏陌凉见此,吓了一跳,故作惊讶的瞪大眼睛,赶紧挪开踩着字画的脚,“哎呀,糟糕,字画被撕坏了!”

    此时的柳凌枫看到自己爱不释手的墨宝居然被撕裂了,简直要发疯,如火山爆发般厉吼出声,“你闪开!不要碰它!”

    话还没落下,就见柳凌枫冲了过来,一把夺过撕成两半的字画,万分宝贝的握在手中,气得整张脸都青了。

    他猛地抬起头,鼓着双眼,瞪着苏陌凉,胸口起起伏伏,喘着怒气,一看就是怒到了极点。

    苏陌凉知道像他这样宁折不弯的人,遇到事情,一向都是直来直往的,不会圆滑处世,再加上这又是他非常宝贝的东西,沐卿清又是他一直讨厌的人。

    因此,眼前的柳凌枫就像一个火药,一点就炸。

    所以,只要他对自己出手,那便要担上谋杀公主的罪名,就算是柳家也保不住他!

    毕竟这罪名,可不是他对公主没有好脸色可以相提并论的。

    所以,为了刺激他,苏陌凉继续开口道,“不过是一幅字画而已,改日,本公主赔你一幅就是了!”

    柳凌枫一听这话,更是气得要爆炸。

    那墨宝十分的珍贵,他花了好多年的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来了这么一幅,哪里是平常字画可以相比的,可沐卿清这个草包,不识宝,居然要用其他字画来补偿他,简直能把人气得吐血。

    苏陌凉料得不错,此刻的柳凌枫的确很想杀人,握着剑柄的手已经蓄足了力量,随时都想抽出来砍了苏陌凉。

    但生气归生气,他还没有失去理智,沐卿清不管怎么说,都是公主,他虽然讨厌她,瞧不起她,但她的身份在那儿,自己要真的伤了她,那就是死罪一条。

    可是他还不能死,他要死了,柳家一定会为难他的母亲!

    思及此,柳凌枫努力了好久,才硬生生的压下了心头的怒火,朝着苏陌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想休息了,公主请回吧!”

    苏陌凉没料到他居然隐忍了,照理说,他这样性格的人,是不会忍耐的。

    看样子,他应该是有软肋,接下来,还得具体调查下他的家庭背景才行。

    思及此,苏陌凉敛起心头的思绪,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松口道,“好吧,既然你累了,那本公主就不打扰你了,曼荷,我们走吧!”

    虽然没有刺激他动手,给他扣上死罪,但好歹是毁掉了他珍藏的宝贝,看他气得不行的样子,也算是给他了一个小小的教训,所以苏陌凉不打算缠着不放,毕竟这只是开始而已!

    汐诺看到柳凌枫气得半死,心里痛快,听到苏陌凉要走,连忙点头,跟了上去。

    从青竹出来后,苏陌凉疑惑的朝汐诺问道,“我记得柳凌枫的生母身份不低,柳凌枫学问和武功也比较出色,照理说不会沦落到当男宠的地步,可柳凌枫当初为何会嫁到公主府来?”

    汐诺知道她问的是他为何会嫁给自己,其实这个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

    “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柳家主逼他的!”

    苏陌凉却是摇摇头,觉得此事情没那么简单,“不,他的性格,绝不是会妥协的人!哪里是逼着,就肯就范的!”

    今日看了他的剑法,见识了他的态度和谈吐,此人的性格就如剑一般锋利,决然不会委曲求全,除非他有什么软肋,或者有什么把柄握在了柳家主的手里。

    只是她看资料的时候,发现柳凌枫的亲生母亲只有他一个儿子,其他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关系与他并不亲近,要说软肋,必定是称不上的。

    唯一的可能是他的母亲,可她的母亲虽然是妾室,但也算是名门望族里的大家闺秀,身份地位并不低,在柳家也有一席之地,不至于太过寒酸。

    所以,苏陌凉有些纳闷,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苏陌凉走着走着,竟是想得有些入迷,此时,一道清婉悠扬的琴声忽然从左前方传来,一下子打断了她的思路。

    琴音如清泉,好似从那山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沁人心脾,又如春风拂面,带着些花瓣的香气,氤氲缭绕。

    可是,只有细细听来,才发现在那恬静婉转的琴音下似乎藏着淡淡的忧伤。

    每一曲,每一声都连绵不绝,荡气回肠!

    听到这儿,苏陌凉募得驻足,朝琴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这才发现左前方是个叫云影阁的院子。

    她目光一凝,多了几分好奇,“听说宁陌殇的琴音堪称一绝,这应该是宁陌殇的院子吧!”

    汐诺点点头,“嗯,正是宁陌殇的院子。”

    苏陌凉听着这委婉动听的琴声,忽然来了些兴趣,“走,进去瞧瞧!”

    说着,苏陌凉便是已经抬步,朝云影阁走了进去。

    到了里边,苏陌凉才发现在这个院子十分简陋,甚至有些冷清。

    花草树木和盆景都是随处可见的品种,谈不上什么名贵。

    只是,环境虽然简陋,但却是个清幽雅静之地。

    “主子,宁陌殇在那边!”汐诺眼尖,指向远处的凉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