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6章 疏离的态度
    苏陌凉顺着汐诺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在那凉亭之下,坐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

    他身影单薄,姿态优雅,一头乌发如瀑而下,微风拂过,白袂飘扬,青丝缭绕,竟是显出几分仙气儿来。

    由于距离比较远,苏陌凉看不清他具体的容貌,但光是那高贵淡雅的气质,便足以让人倾倒。

    此刻,婉转而又哀怨的琴音从他灵动的指尖缓缓流出,似雾非雾,似烟非烟,好似从天上飘下来的一般,竟是给人一种如临仙境的美感。

    只是,让苏陌凉意外的是,她听到的明明是悠扬动人的琴音,心里却是泛起几分酸涩和苦楚。

    看样子,这宁陌殇的琴声中饱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

    所以,她忍不住感慨,此人竟然能弹奏出如此打动人心的旋律,更能让人随着他的音律忽悲忽喜,看来,传闻非虚,他的琴技果然了得!

    然而,就在苏陌凉陶醉其中的时候,宁陌殇已经一曲作罢,站起身来,走出亭子,缓缓来到了苏陌凉的面前,行了个礼,“侍身叩见公主!”

    走近了,苏陌凉才看清楚此人的容貌。

    他肤如凝脂,白皙如玉,不知道是生病,还本就如此,面色的确有些苍白。

    只是再苍白的面色也掩不住他五官的风采。

    修长如柳的眉毛下,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挺秀的鼻,色淡如水的唇,精致的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

    乌黑长发如瀑而下,不知道为什么,他披着头发,非但没有疏狂和凌乱的味道,反而显得清雅脱俗,与那雪白的脖颈配在一起,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

    细细打量之后,苏陌凉得出了一个结论——此人是个难得的美男子。

    俊美程度,丝毫不亚于金涵逸。

    只是气质两人各有不同,一个温润儒雅,一个超然脱俗。

    可是,就在苏陌凉打量着他的时候,宁陌殇却是痛苦的咳嗽了起来。

    苏陌凉见此,微微蹙眉,眸中闪过一抹疑虑,随后赶紧伸手扶住他,“你身子本就虚弱,就不要多礼了。”

    宁陌殇感受到苏陌凉的触碰,眸中划过一抹厌恶,复杂的情绪稍纵即逝,随后疏离的抽出手,退后了两步,表情淡然的道,“劳公主挂心了,侍身有病在身,公主身子娇贵,莫要被侍身给传染了!公主的身体要是出了差错,侍身担罪不起!”

    苏陌凉听他嘴上好似在为自己着想,可声音却冷冷的,没有丝毫温度,态度更是显得有些疏离。

    如此看来,苏陌凉猜得不错,这宁陌殇一直称病,躲在云影阁里,多半都是装的。

    他只是不想看到沐卿清,不想参与跟她有关的事儿而已。

    想到这里,苏陌凉几乎已经了然,不在意的道,“本公主鸿福齐天,哪里是说几句话,就能被你传染的!本公主好久没来看你,不请本公主到屋里坐坐吗?”

    这是苏陌凉第一次见到他,自然还想多了解了解。

    宁陌殇闻言,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随后轻轻颔首,“公主这边请!”

    苏陌凉深深看了他一眼,才抬步朝大厅走去。

    “刚才听你弹的那首曲子挺好听的,可以再为本公主弹奏一曲吗?”苏陌凉倒是不客气的直接点歌。

    宁陌殇领命,旋即朝身边的小厮吩咐道,“将我的琴抬过来。”

    只是刚说完,他又开始咳嗽起来,咳得整个身子都颤抖摇晃,好似随时都要散架了一般。

    苏陌凉见他这样,不禁眯起了眼睛,心底冷笑连连。

    看样子,此人表面温顺,实则内心十分的抗拒啊。

    不过是让他弹奏一曲,就咳嗽成这样,装得倒是挺像!

    “罢了罢了,你这身子还是好好调养,别弹琴了!等会本公主就请太医过来给你瞧瞧,看看到底是哪里不对,竟然折腾你这么久!”苏陌凉挥挥手,放弃听琴。

    宁陌殇闻言,一边咳嗽一边谢恩,“谢公主体恤,太医就不用了,侍身这是旧疾,治不好的,公主就不要为侍身白费精神了。”

    “怎么叫白费精神呢,不管是旧疾还是新病,总归是病,肯定要请太医来瞧瞧的。”苏陌凉不赞同的道。

    宁陌殇没料到她这样坚持,也不好说什么,缓缓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陌凉从刚才见到他开始,就觉得他有心事,表情虽热不咸不淡的,但望着自己的眼神却是有些复杂。

    她发现此人比柳凌枫还要难看透。

    至少柳凌枫性格鲜明,爱恨分明,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讨厌全都摆在脸上,一点也不藏着掖着。

    可是,这个宁陌殇却恰恰相反,情绪收拾的很好,除了让人感到有些疏离外,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她还是可以确定一点,此人讨厌沐卿清,讨厌到宁愿装病,也不愿见她!

    有了这样的认知,苏陌凉心中有数,也没必要一直待在这里,看他演戏,随即站起身,“你有病在身,本公主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着,苏陌凉便是朝汐诺递了个眼神,快步走出了大厅。

    汐诺紧随其后,好奇她对宁陌殇的看法,出了云影阁,就低声询问道,“主子,你觉得这个宁陌殇有派人刺杀沐卿清的嫌疑吗?”

    “嫌疑当然是有,但是我更奇怪另外一点。我听闻,这个宁陌殇当初可是主动嫁给沐卿清,主动到府上来当男宠的,但看他现在的态度,似乎并不喜欢沐卿清啊!”苏陌凉有些意外,这样一个宁愿装病,都不愿见沐卿清的男人,当初为何会自愿嫁到公主府来。

    这不是很奇怪吗!

    汐诺闻言,也是点点头,“是挺奇怪,不过,他嫁到公主府是我离开凤栖帝国以后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他和沐卿清之间的恩怨。”

    “不打紧,来日放长,咱们有的时间去了解!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三日后的寿辰,我倒要会会这传闻中的七大家族!”苏陌凉唇角轻扬,荡出一抹期待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