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8章 讽刺沐卿清!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女皇驾到,都是规规矩矩的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沐卿鸾似乎心情不错,被苏陌凉拉到主位后,便是笑着抬手,示意大家平身,“今日,朕不是主角,你们就不要多礼了。”

    听到女皇这样说了,大伙儿才纷纷起身,重新落座。

    这时候,沐卿鸾则是笑着拍了拍苏陌凉的手,亲切的道,“今日朕给你带了礼物,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来人啊,抬上来给公主瞧瞧!”

    话落,只见几个大汉顿时抬着一个巨大的药鼎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眼尖的人,一下子就认出了这药鼎的来历,羡慕的赞叹起来,“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四星圣品丹炉,陨日乾鼎吗?”

    “是呀,还真是陨日乾鼎,这可是价值不菲的宝贝啊!”

    四星圣品的丹炉,是不少炼丹师都垂涎的宝物,在场的众人全都没想到沐卿鸾竟然这般阔绰,会将这么宝贝的东西送给沐卿清,实在令人惊讶。

    其中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则是有些激动的感叹起来,“哈哈,女皇真是有心了,微臣听说,这陨日乾鼎十分珍贵,想要买下它,可不止是花钱的问题,还得费不少心思呢!”

    这四星圣品丹炉,想要弄到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啊!

    再加上,丹炉本就是炼丹师最稀罕的东西,而炼丹师又是最有钱的职业,要是卖给炼丹师,必定能叫出天价来,所以,这炉子虽然比不上炼丹世家的五星丹炉,但也算是个无价之宝了。

    而沐卿鸾却将这么值钱的陨日乾鼎送给沐卿鸾,的确是相当大方了。

    可是,沐卿鸾此举,在一群小辈儿的心目中,却是暴殄天物。

    因为在他们看来,沐卿清一个废物,什么都不会,就算收下了陨日乾鼎也没什么用处,不过是摆在房间里,当成装饰而已,顶多也就跟人炫耀炫耀,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他们就对沐卿清充满了鄙夷。

    由于他们年纪轻,喜形于色,什么都放在脸上,所以看到沐卿清一个草包糟蹋了这么贵重的宝贝,都是满脸讽刺和惋惜。

    当然,就连苏陌凉都没想到沐卿鸾竟然这么懂她的心思,第一个见面礼,居然就送给了她个丹炉。

    在她看来,四星圣品虽然比不上邪血鼎,但她有时候难免要当众炼丹,总不至于将邪血鼎暴露在外吧。所以,用这个凑合一下也还行!

    因此,苏陌凉想也没想,便是吩咐管家收下,随后连忙嘴甜的道谢,“哈哈,这样贵重的礼物,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啊,怎么会不喜欢呢!只要是皇姐送的,我都喜欢!”

    若是别人知道,他们羡慕的四星圣品丹炉,在苏陌凉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只是打算凑合着用,怕是会怄得吐血吧!

    此时沐卿鸾听了她的话,顿时被她逗乐了,笑着摇摇头,“你啊,就知道哄朕开心!”

    在座的老辈子听了苏陌凉讨好的话,倒是见怪不怪,没什么表情。

    
    r />

    而小辈儿们,则是对苏陌凉的谄媚嗤之以鼻。

    在他们看来,沐卿清之所以能站到今天,全靠着巴结讨好女皇,对女皇阿谀奉承,其他什么本事儿没有。

    这样阿谀谄媚的小人,怎么能不让人唾弃!

    所以,紧接着便有一位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故意取笑道,“公主既然得了这样珍贵的药鼎,倒是可以用来试着炼丹,或许能成为一名炼丹师,也说不定呢!”

    大家都知道沐卿清是个草包,别说炼丹,连灵力都烂得不行,如今听了这话,不少人都是偷笑起来。

    苏陌凉闻言,朝那粉衣女子瞧了一眼。

    发现此人是范家的人,而范家是有名的炼丹世家,地位一向很高,说到炼丹,他们自然最有发言权。

    而这位粉衣女子,若是苏陌凉猜得不错,应该是范家的五小姐,如今实力达到了丹王炼丹师,炼丹天赋虽然比不上家里的几个天才,但也是个值得栽培的好苗子,在家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是炼丹师的关系,让她一直以来都有别人没有的优越感,此时才如此大胆的出言讽刺。

    只是,面对她的讽刺,苏陌凉却是一脸淡定,好似不知道对方在取笑自己一般,正儿八经的回答,“哈哈哈,女皇送的这么贵重的宝贝,连有些炼丹师都没资格拥有呢,本公主可舍不得拿来炼丹!”

    苏陌凉口中说的没有资格拥有四星丹炉的炼丹师,自然指的是那出言取笑的粉衣女子。

    据她所知,四星和五星的圣品炼丹炉,太过珍贵,范家也只有几个天才有资格拥有,这天才自然不包括她一个丹王炼丹师了。

    所以,这粉衣女子出言讽刺,纯粹是嫉妒自己,才嘴巴犯贱,故意找茬。

    果然,粉衣女子瞬间就被苏陌凉的话堵得噎住,娇俏的脸蛋气得有些涨红。

    而苏陌凉却像是屁事儿没有似的,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不知道的,都以为她只是随口感叹,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

    但坐在男宠席位上的金涵逸却是抬眸瞧了苏陌凉一眼,深沉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涟漪,随后便是低下头去,斟酒自饮。

    看到粉衣女子吃了憋,坐在不远处的一位身穿黑袍的青年,好似特意为她解围一般,笑着岔开话题,“我听闻公主阅男无数,府上的男宠,更是多不胜数,一个个全都多才多艺,各有千秋,不知道今日能否沾公主的光,饱饱眼福呢?”

    这位黑衣青年的话倒是说得讨巧,表面上好似是在羡慕夸赞,实则字里行间里,不过是在嘲笑沐卿清是个不知廉耻的荡妇。

    因为,凤栖帝国就算是个比较开放的国家,但还没到一个女人玩弄无数男人的程度。

    所以,在们心目中,沐卿清就是个不要脸的银娃荡妇。

    至于男宠,那更是些上不了台面,让人难以启齿的卑贱之人,黑衣男子之所以想看男宠表演,不过是想看笑话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