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0章 腹黑的帝尊!
    听到赞美的话,宁陌殇心里明明不悦到了极点,但偏生还发不出脾气,只有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彭公子客气了!”

    苏陌凉看到君颢苍装模作样的样子,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真是太久没见他坑人,她都忘记,他是个会演戏的了!

    要知道他当初装成个残疾,可是把她唬得一愣一愣的,现在不过是弹个琴,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嘛!

    一旁的汐诺不知道君颢苍要干什么,顿时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不过,依她对帝尊的了解,帝尊是决然不会降低身份,来给这群人表演的,可他却自告奋勇的站出来,的确是有猫腻啊。

    然而,就在她困惑之时,君颢苍已经手指拨弦,弹奏了起来,只是琴音刚起,众人还来不及陶醉其中,就听啪的一声巨响——琴弦断了!!!

    大伙儿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跳,而后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盯着君颢苍,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极为珍贵稀罕的风雷玄琴,就这么被人拨断了弦?

    这也太突然,太出人意料了吧!

    大伙儿是被唬住了,而宁陌殇则是惊得脸色大变,猛地站起身,再也控制不住怒火,愤怒大吼,“你——你——你竟然弄坏了我的琴!!!”

    风雷玄琴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材料特殊,才显得极为稀罕。

    比如风雷魔虎是实力强大的六阶君王兽,想要捕杀它并不是容易的事儿。

    而双翼黑甲马跑得快,还长了双翅膀,可想而知,速度有多变态。

    想要抓住它,除了拥有强大的实力以外,还必须得有很好的运气!

    所以,君颢苍拨断了它的一根琴弦,想要重新修复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儿了,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到双翼黑甲马的,就算碰到了也不一定能抓到它,弄到他的尾巴。

    这也就是为什么宁陌殇会如此生气的原因!

    此时的君颢苍却是一脸意外的样子,赶紧站起身,道歉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琴弦为何会突然断了——”

    “你分明是故意的!!!”宁陌殇气得半死,只觉得胸口积满了火气,好似要爆炸出来。

    “宁公子,实在抱歉,我真不知道你这风雷玄琴质量这么差,一弹就断了,我要早知道,也不敢拿它表演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吗!”君颢苍说得一本正经,一脸无辜,更是气得宁陌殇面色铁青,浑身发抖。

    他弄坏了自己的风雷玄琴也就算了,竟然还怪他的琴质量差!岂有此理!

    汐诺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她发现帝尊不但腹黑,嘴巴还很毒!

    难怪有人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帝尊跟她家主子当真绝配啊!

    苏陌凉看到这里,也是哭笑不得,她早就知道君颢苍出手,准没好事儿,没想到竟然将人家那么宝贝的风雷玄琴给弄坏了,他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相信爱琴

    如命的宁陌殇现在连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只是,她明知道是君颢苍故意坑别人,但面上还是得为他解围,对宁陌殇责备道,“陌殇,不过坏了一根琴弦而已,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明日,本公主就让人挑一根最好的马尾给你换上!再说了,彭公子好心替你解围,你不但不感恩,还为这点小事儿责怪人家,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既然沐卿清是个草包,不懂诗词歌赋,不懂吹拉弹唱,那苏陌凉就索性将这个草包之名贯彻到底。

    反正这也是宁陌殇自找的,谁让他拒绝弹琴,故意给她难堪,给他点教训尝尝也不错。

    果然,宁陌殇听到这么愚昧无知的话,更是气得差点晕过去。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这话,都是有些心疼宁陌殇,毕竟琴弦已经断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更何况那位彭公子一片好心,也是因为替他解围,才弄断了琴弦,就冲着这种这份恩情,他还真不好说什么!

    所以,宁陌殇这次还真是吃了个哑巴亏!

    “好了好了,曼荷你等会将这风雷玄琴拿去给专门修琴的师傅看看,看能不能修好。”苏陌凉朝着汐诺递了个眼色,故意吩咐道。

    听到这话,宁陌殇更是吓得脸色发白,顿时冲出去,一把按住风雷玄琴,“不用公主费心了,不过一把琴而已,我拿回去自己修一修就行了。”

    沐卿清本就是个草包,要是这琴落到她手里,指不定会坏成什么样。

    所以,宁陌殇宁愿打掉牙和血吞,也不愿将琴交给沐卿清。

    苏陌凉见他这么排斥自己帮忙,倒是正中下怀,没有过多纠结,松口道,“罢了,你既然知道怎么解决,那本公主就不插手了,抬下去吧!”

    宁陌殇闻言,不禁松口气,立马招手让小厮将风雷玄琴抬下去。

    而此时的君颢苍却是一脸内疚,朝苏陌凉和沐卿鸾拱手致歉,“侍身愚笨,没有讨女皇和公主欢心,反而闯了祸,惹了麻烦,扫了女皇和公主的兴,实在罪该万死,请公主责罚。”

    苏陌凉见他整倒了宁陌殇,居然还在演,无语的深吸一口气,没好气的道,“这次只是意外,你也是一片好心,不是故意的,不要太过自责了,赶紧起身,回去坐着吧!”

    苏陌凉这话已经是在提醒他,不要再搞事儿了。

    然而,君颢苍却没有收手的打算,竟然不肯罢休的道,“刚才扫了女皇和公主的兴致,侍身实在过意不去,既然不能弹琴,那侍身就另外表演个节目,弥补刚才的过失吧!”

    苏陌凉见他还玩上瘾了,气得银牙暗咬,谁知道,她拒绝的话还没吐出来,一旁的沐卿鸾却是抢先问道,“你想表演什么啊?”

    “我听闻,凌枫公子的剑法练得出神入化,所以一直很想与凌枫公子切磋切磋,不知道凌枫公子可否赏脸,与我比划一段,为宴会助兴呢?”君颢苍转眸朝坐在席位上的柳凌枫发起邀请。

    柳凌枫没料到他会找上自己,不禁愣了一下,随后谦虚的摆手,“彭公子言重了,我平时只是练着打发时间,谈不上出神入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