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4章 伤口上撒盐
    苏陌凉随着瑞祥走进了柳凌枫的卧房,此时看到他躺在榻上,早已痛得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连呼吸显得十分的微弱,心头不禁浮起冷笑。

    前两日还生龙活虎,不可一世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副鬼样子,还真是应了那句风水轮流转啊。

    不过,柳凌枫没痛得晕死过去,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非常厉害了。

    要知道君颢苍现在可是一名后期至尊君灵师,他动动手指头就能抹杀掉一名先天君灵师,更何况柳凌枫这个初期后天君灵师。

    再者,依照君颢苍那个腹黑的性子,绝对不可能轻饶他,所以他能扛到现在,意志力绝非常人可以相比的。

    想归想,苏陌凉面上还是装作意外的样子走上前,关切的询问道,“怎么会伤地如此严重,让本公主瞧瞧到底伤着哪儿了!”

    不得不说柳凌枫还是有些骨气,就算痛得要死,也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看到苏陌凉走过来,作势要帮忙检查伤势,顿如惊弓之鸟,赶紧抬手,排斥她的靠近,“没有,只是一点小伤,公主不必挂心!”

    “本公主看你痛得脸色发白了,怎么能是小伤!这伤势要是耽误了,以后怕是会留下后遗症的。所以,本公主必须得瞧瞧!”

    话落,苏陌凉根本不理会他的拒绝,不由分说的上手抓住了他的小腿,非要瞧个究竟。

    而柳凌枫本就讨厌沐卿清,平时见到她都感到恶心,更何况让她触碰,所以当下就挣扎起来。

    苏陌凉却是执意要检查,这样一拉扯,自然没了轻重。

    柳凌枫本就痛得半死,如今被苏陌凉这么一折腾,剧烈的痛意加倍的袭上脑门,再也忍不住的哀嚎出声。

    苏陌凉一听,惊了一跳,神色越发凝重,“你看看,你都痛成这样了,还在硬撑,还说一点小伤,这像是一点小伤的样子吗?”

    说着,她一把抓住了柳凌枫的小腿,刚好按在了他断裂的骨头上,更是痛得他大喘粗气,哀嚎不断。

    “看样子很严重啊!是这里吗?还是这里?”苏陌凉故意来回移动,看似轻柔的动作,却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将每个地儿都按了遍。

    当她按到柳凌枫的膝盖时,他直接一声惨叫,两眼翻白,差点晕死过去了。

    苏陌凉见了,当然不允许他就这么死了,立马掏出一颗保命的丹药,塞到了他的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埋怨道,“都伤成这样了,还要逞强!我看这伤,必须得上药才行!”

    此时的柳凌枫想拒绝,都已经没有力气,本来还能说两句话,但被苏陌凉这么一整,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死死抱住自己的大腿。

    苏陌凉看到他已经无力挣扎,顿时抬眸朝身后的汐诺递了个隐晦的眼神,“去拿些药膏过来!”

    汐诺得了吩咐,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眼里闪烁着隐匿的笑意,恭敬领命,“是!奴婢这就去!”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便是传来一

    道清脆温润的男声,“不用了,我已经将药膏带来了!”

    由于君颢苍吃了易容丹,连带着声音,身材都变成了别人,所以汐诺突然听到这话,明显愣了一下,直到转身看到君颢苍带着小厮走进来,她才眼前一亮,顿时反应了过来。

    此刻,看到他身边小厮手里端着药瓶,汐诺不得不感慨,帝尊和她家主子真是太有默契了。

    她家主子前脚来这里落井下石,帝尊后脚就来雪上加霜,坑起人来,一套一套的,简直就是绝配!

    所以,她得出一个道理,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她家主子!让谁吃醋,都绝不能让帝尊吃醋!

    这样想着,那么痛恨柳凌枫的汐诺,竟然都有些同情起柳凌枫了。

    苏陌凉看到君颢苍走进来,当然也明白他存了什么心思,眸光微闪,开口道,“你倒是来得及时!”

    君颢苍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体贴道,“我今日打伤了凌枫兄,心里过意不去,要是不来看看,怕是寝食难安了!所以,我特意带来了药膏,希望能帮凌枫兄止止痛。”

    苏陌凉听到这么冠冕堂皇的话,简直哭笑不得,以前在南随国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挺能演的,没想到他演技比以前更精湛了。

    心里虽然好笑,但苏陌凉面上还是装作正经的点头,“好吧,汐诺,你给柳公子上药吧!”

    汐诺知道苏陌凉这是在给自己报仇的机会,连忙上前从君颢苍的小厮手里接过了药膏,朝柳凌枫走去。

    柳凌枫已经痛得死去活来了,此时听到曼荷要帮自己上药,更是激动的挥动着手臂,想要拒绝。

    只是汐诺却是直接无视他,用力撩开他的裤腿,将药膏狠狠的涂抹在柳凌枫的双腿上。

    随后便听到整个屋子都回荡着柳凌枫的杀猪似的惨叫,听得一旁的祥瑞心惊肉跳的。

    “公主,还是让奴才给柳公子上药吧,公子习惯了奴才的伺候,怕是不适应别人伺候!”祥瑞忠心护主,自然不忍心看到柳凌枫这样痛苦,随即走到苏陌凉的跟前,主动请缨道。

    苏陌凉听到这话,可就不高兴了,顿时沉下脸色,反问道,“怎么,你是嫌弃曼荷不会伺候吗?”

    祥瑞被苏陌凉犀利的口吻吓得一抖,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奴才不是这个意思!”

    汐诺此时也抬起头,朝着祥瑞呵斥道,“哼,我是跟在公主身边,伺候公主的人,公主让我给你家主子上药,已经是抬举你家主子了,你别不识好歹!”

    得了这番训斥,祥瑞吓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随便乱说话,顿时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是是是!曼荷姑娘教训的是,是奴才越矩了,奴才只是担心柳公子,一时心急,说错了话,还望公主和曼荷姑娘莫怪!”

    “担心柳公子?难道只有你担心,公主就不担心了?你家主子伤得这么重,擦药当然会痛,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故意整你家主子似的!”汐诺不依不饶的呵斥,更是吓得祥瑞脸色发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