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6章 故意挑衅金涵逸
    虽然明知道柳凌枫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但公主坚持,大夫也没办法,不得不再仔细检查了一遍伤势,随意开了些补身子的药,便告辞离开了。

    苏陌凉看到柳凌枫是彻底废了,也算放心下来,朝候在一边的瑞祥嘱咐道,“你家主子受了重伤,行动不便,情绪也不稳定,你可要好生伺候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本公主摘了你的脑袋!”

    苏陌凉没有直接要柳凌枫的命,因为她知道,让一个骄傲的人成为残疾,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人崩溃!

    再说了,依照柳凌枫宁折不屈的性子,面对这样的挫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所以杀人沾血的事儿根本不需要苏陌凉亲自来。

    一旁的祥瑞听到警告,惊惧的连连点头,“是,奴才遵命!”

    吩咐完,苏陌凉便是招呼汐诺离开,“走吧,柳公子受了伤,我们就不打扰他休息了!”

    汐诺应了一声是,便是跟着苏陌凉走出卧房,一起出了青竹轩。

    君颢苍见她走了,自然不肯就这样放过她,随后也快步跟了出来,“公主,我送你回去吧!”

    苏陌凉哪里不知道他那点心思,这怕是送着送着,就要睡在茗惜阁了!

    想到他今天没有跟她商量,就高调的出手,让她一晚上都提心吊胆的,苏陌凉没好气剜了他一眼,“不用了,彭公子折腾了一晚上,想来也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听到这话,君颢苍知道,苏陌凉是在埋怨自己,没跟她沟通,就贸然出手,心里好笑,厚脸皮的黏上去,凑到她耳边,暧昧的低吟道,“我今天可是帮了你大忙,你不该奖励我一下吗?”

    “擅作主张,还想要奖励,想得美!”苏陌凉无语的瞪了他一眼,说完便是转身要走。

    君颢苍看她又要让自己独守空闺,气得银牙暗咬,再也没办法纵容她,直接出手,霸道的拽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

    苏陌凉哪料到他这么大胆,一个不慎便被他强行拉入了怀中。

    “君——彭,彭胡弯,你干什么!!!”苏陌凉惊恐失色的挣扎起来。

    这里可是公主府,到处都是人,这要是让人看到,怕是要惹人怀疑了。

    君颢苍嘴角隐隐扬起一抹邪笑,低吟道,“当然是干你啊!”

    苏陌凉见他又开始发情,气得一拳砸在他的胸膛,“赶紧放开我,再不正经,小心我揍你!”

    “好,到玉碎轩慢慢揍我!不光揍,抓我挠我咬我蹂躏我都行!”君颢苍俯身,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声音暧昧而又喑哑,瞬间如一股电流窜过苏陌凉的身子,让她打了个激灵。

    该死,都老夫老妻了,他还是那么诱人,勾人的本事儿真不知道跟谁学的!

    苏陌凉心里暗骂一声,忍下体内的**,用力推开他,“这里这么多人,小心让人看见了!”

    “看见又如何,我是你的男宠,本就是那种关系,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君颢苍倒是说的一脸坦然。

    苏陌凉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咬着牙齿,压

    低声音道,“好啊,原来你答应以男宠身份进来,就是为了方便干那档子事儿啊!”

    难怪君颢苍愿意降低身份,那么听话的接受她的安排,原来是想借用男宠的身份,跟她正大光明的亲热。

    要是换个身份,他还真不好对自己下手,毕竟为了隐藏身份,肯定得偷偷摸摸的。

    可是男宠本就是公主的相好,而沐卿清又是个贪图男色的,做那档子事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亲热起来就不会碍手碍脚的,少了很多麻烦。

    苏陌凉本来还觉得让他当男宠,配合自己演戏,是委屈他了,现在看来,自己都被他给算计在内了。

    他之前还傲娇得一脸不情愿,让她觉得对他有所亏欠,没想到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这个跟狐狸一样狡诈的男人,真是让她又爱又恨!

    苏陌凉气得牙痒痒,感受到紧紧贴着自己身子的火热,脸蛋顿时涌上一股燥热。

    君颢苍眉眼里跳跃着笑意,而后伸手一揽,直接将苏陌凉整个人都打横抱起。

    苏陌凉接收到君颢苍身边小厮惊骇的视线,脸蛋涨得绯红,小声抗议道,“你这是干什么!你还嫌闹得不够吗,赶紧放我下来。”

    “既然公主不肯走,那我只有抱你走了!”君颢苍降低身份,伪装成男宠,连这么丢脸的事儿都做了,怎么也得从她身上把利息讨回来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简直要哭了,不得不妥协投降,“我去,我去你玉碎轩还不行吗!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过去玉碎轩可是要一段距离的,他这样一直抱着她,被人看到了,像什么样子啊!

    君颢苍却是想也没想的驳回了,“不行,你走得太慢了!”

    苏陌凉都晾了他好几天了,他真是一刻都等不下去。

    苏陌凉本还羞愤难当,听到这话,却直接被他给气笑了,眉眼含笑的盯着他,“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君颢苍目不斜视的大步向前,根本遭不住苏陌凉赤果果的逼视,僵持了一会儿才喑哑的嗯了一声。

    苏陌凉被他逗乐了,伸头在他脖颈咬了一口。

    君颢苍被她这么一咬,更是有些把持不住,咬牙警告,“你给我安分点,小心我就地解决了你!”

    “只要你不介意别的男人看到我的身子,可以啊!”苏陌凉看他这么猴急,也是忍不住捉弄道。

    君颢苍闻言,低咒一声该死,步伐更快了。

    此时,站在远处,将这一幕收入眼中的金涵逸,则是朝身边的小厮吩咐一声,“走吧!”

    元宝有些担心的望向金涵逸,“主子,那刚进府的彭胡弯,他的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也不怕被人瞧见!”

    金涵逸嘴角扯起一个冷笑,深深看了一眼君颢苍远去的方向,“他刚才分明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还怕被人看到吗?”

    元宝一听这话,惊讶的睁大眼睛,“他——他看到主子了?那他这是在挑衅主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