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5章 杀了柳家的天才!
    所以,苏陌凉无论如何也得替汐诺出了这口恶气。

    想着,苏陌凉便是不满意的摇摇头,装作惋惜的道,“唉,柳小姐,你这声狗叫,学得一点都不像啊,以后还是多练习练习,等你练会了再来吧!”

    柳黎茵没想到沐卿清竟然这样戏耍自己,怒火如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冲上脑门,猛地站起身抽出利剑,咬牙切齿的大吼,“沐卿清,你敢耍我,我宰了你!”

    柳黎茵到底是骄傲的性子,能给人下跪学狗叫,已经是她的极限,当然,那也是看在辟风暗影剑这把极为稀罕的上品仙器的份上。

    可沐卿清不但让她丢了这么大的脸,还不肯将辟风暗影剑给她,骄傲的柳黎茵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羞辱。

    要知道一直隐忍在心头的怒火一旦达到临界点,就像个炸弹似的,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所以,被激怒的柳黎茵根本控制不住脾气,非要亲手宰了沐卿清不可!

    柳家的人都没料到柳黎茵会突然失控,待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柳黎茵却已经挥舞着长剑,刺向了苏陌凉。

    苏陌凉见她终于被自己激怒,眸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精光,但面上却是装作惊慌失色的样子,大叫起来,“柳黎茵杀人了,鬼豹,护驾!快护驾!”

    听到苏陌凉发话,一直隐在暗处的黑枭便是快速冲了出来,猛地轰出一拳,正中柳黎茵的心脏,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凶神恶煞的柳黎茵连苏陌凉的身子都还没碰到,就被打飞了出去。

    黑枭常年跟在君颢苍的身边,实力可不弱,对付柳黎茵还是绰绰有余的,再加上帝妃此举明摆着是想要柳黎茵的命,所以,他没有任何留情,一出手就用了极大的力量,直接一招毙命!

    果然,摔落在地的柳黎茵只挣扎了几下,便是断了气。

    冲上去营救的柳家众人,哪料到鬼豹会下这么重的手,看到柳黎茵就这么被打死了,全都吓得目眦尽裂,震惊到了极点。

    柳家主更是气得满脸涨红,瞋目切齿的瞪向鬼豹,勃然大怒的吼起来,“你——你居然——你居然杀了我女儿!”

    黑枭却是站在原地,负手而立,冷冷蹦出一句话,残酷得令人胆寒,“刺杀公主者,杀无赦!”

    看到鬼豹这副态度,在场的其他人,倒是能够理解。

    因为大家都知道公主身边有个厉害的暗卫叫鬼豹,他对公主忠心耿耿,从沐卿清出生开始,就一直跟在身边保护。

    也正因为有他的保护,沐卿清才安稳的度过了这些年。

    而柳黎茵被刺激得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不顾后果的对沐卿清出手,如今惨遭鬼豹的毒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人家鬼豹本就是公主的暗卫,有人刺杀公主,他当然是要站出来维护的。

    所以柳黎茵落个这样的下场,也实属活该!谁让她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敢当众行刺公主呢!

    其他人会这样想

    ,是因为幸灾乐祸,纯粹抱着看热闹的心情。

    但柳家的人却是气得暴走,柳黎茵可是他们柳家千辛万苦栽培起来的天才,这其中花了多少心血,多少资源,多少钱财,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结果到头来,报答他们的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这让柳家如何接受得了如此残酷的现实!!!

    “凝岚公主,你杀我女儿,实在欺人太甚!!”此时的柳家主也是控制不住怒火,如火山爆发般大吼出来。

    苏陌凉闻言,却是板着脸,厉声大喝,“柳瀚义,你放肆!你女儿公然行刺本公主,已经犯下死罪,被本公主的暗卫一掌拍死,是她自己活该,怪不得任何人。你教女不严,让她闯下这等大祸,非但不反省自己,竟然还说本公主欺人太甚!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难道你柳家是要造反了不成?”

    造反二字,被她咬得极重,掷地有声的回荡在整个会场,顿时惊得在场所有人的心肝一颤,明显是被苏陌凉的威严给震慑住了。

    大家虽然知道沐卿清嚣张跋扈,性格恶劣,但还从未见过她直接跟大家族的势力杠上,所以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态度,大伙儿都是有些意外。

    不过,也能理解,这次柳家的确做得太过分了。

    当众行刺公主的罪名,无论扣到谁的脑袋上,都是死路一条,柳家就算是七大家族之一,也不例外!

    况且,刚才那一掌,还是沐卿清的暗卫为了保护她,才逼不得已出的手,严格说起来,只是防御而已,并不是存心杀死柳黎茵的!

    可惜柳黎茵不是鬼豹的对手,一旦碰撞上,无疑是以卵击石,死有余辜啊。

    所以,这样说起来,真不能怪公主绝情下了杀手,因为大伙儿都看得清楚,刚才分明是柳家的女儿太过放肆,目无王法,才落了凄惨收场!

    毕竟再怎么生气,身为臣子的也不能刺杀公主啊!

    想到这里,周围的人都是反感柳家的态度,指指点点的谴责起来。

    柳家主看到柳家失了人心,成为众矢之的,气得涨红的老脸更是有些发青,脖颈隐隐有青筋爆出,可见怒到了极点。

    但是他知道,柳黎茵刺杀公主,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事,是怎么遮掩不了的事实。

    就算捅到女皇跟前,他们柳家也不站理,恐怕还会被扣上对公主大不敬,甚至谋逆造反的罪名。

    柳黎茵已经死了,要是再将柳家牵扯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柳家主才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了怒火,强忍着愤恨,抱拳道,“公主教训的是,是臣管教不严,才惯得女儿无法无天,闯下大祸,实在罪该万死!但臣刚才说的那些冒犯公主的话,并不是心里话,只是因为接受不了黎茵的死,才情绪过激,望公主恕罪!”

    看到柳家主服软,苏陌凉才稍稍缓和面色,“罢了,刺杀本公主的是柳黎茵,既然她都已经死了,而算是得到了惩罚,那本公主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你柳家,不跟你们一般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