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6章 怕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草包!
    苏陌凉是个见好就收的人,如今杀了柳家最看重的天才,已经是重创了柳家,她要是再咄咄逼人,柳家必定会跟她彻底撕破脸,将事情闹大。

    俗话说狗急了还要跳墙,苏陌凉还不会傻到现在去逼急这条狗!

    但柳家众人听到苏陌凉的话,还是气得发疯,可偏偏拿她没有办法。

    谁让她是公主,他们是臣子呢。

    加上,在座这么多人看着,不知道多少人盼着柳家出事儿呢,他们断不可让人抓住把柄,扣上谋逆的罪名。

    所以,柳家主不得不隐忍的抱拳感恩,“谢公主不罚之恩。”

    一旁的君颢苍,看到柳家一个个全都黑了脸色,嘴上还要感激苏陌凉的宽恕,不禁心头好笑,望着苏陌凉的眼神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发温柔。

    他的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腹黑啊,明明设计杀害了人家的天之骄女,让柳家损失惨重,反而还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大度的宽恕柳家,让柳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实在是高手段。

    虽然很坏,很阴险,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该死的喜欢!

    此时的苏陌凉正和柳家交锋,并没有察觉到君颢苍炙热的视线。

    她看到柳家气得半死,又无可奈何,心情大好,面上却装作受惊的样子,冲汐诺吩咐道,“唉,今天闹了这么一出,本公主现在还心惊肉跳的,赶紧扶本公主回府吧!”

    汐诺得令,心头极力憋着笑意,立马上前,搀扶住她。

    苏陌凉顺势起身,很快在柳家杀人似的目光中,撤离了会场。

    公主府,华音殿

    “主子,主子,公主和那彭公子回来了!”这时候,元宝火急火燎的冲进书房,禀报道。

    正在练字的金涵逸听了,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回道,“回来了就回来了,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沐卿清平时出席任何场合都会带着自己,这次她宁愿带个卑贱的男宠,也不愿带他,分明就是故意给他难堪。

    所以,连他都没注意到自己口中带着几分怨气。

    而元宝则是情绪激动的禀报,“主子,奴才听说,鉴宝大会出大事儿了,柳家的二小姐柳黎茵死在了大会上!”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金涵逸握着毛笔的手猛然一顿,这才抬起头来,皱眉质问,“柳黎茵死了?怎么可能?你这消息靠谱吗?”

    柳黎茵可是柳家的天才啊,实力达到了中期先天君灵师,在剑法上有非凡造诣,柳家一直把她当做柳家最大的希望在培养,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还死得这么突然?

    所以,金涵逸不得不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元宝郑重其事的点头,“靠谱得不能再靠谱,听说整个都城都传遍了,大伙儿还亲眼看到柳家的人把柳黎茵的尸体送回了柳府,不会有假。”

    听到这里,金涵逸面色掠过明显的惊讶,继续追问道,“她怎么死的?”

    说到死因,元宝得表情更是夸张,“听说是公主身边的鬼豹杀的!”

    “好端端的,公主怎么会去招惹

    柳家的天才?”金涵逸想不通。

    “听说,柳黎茵和公主都看上了一把上品仙器,公主横插一脚,强行将那武器买了下来,柳黎茵不甘心,想要跟公主打商量,谁知道公主故意刁难她,激怒了她。柳黎茵才控住不住的行刺公主,这才被鬼豹一招击毙!”元宝将外边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金涵逸听到这里,眸底有惊芒闪烁,不知不觉的将眉头皱得更紧。

    元宝看到自家主子沉默着不说话,摸不清他的心思,有些疑惑的开口道,“主子,公主现在越来越荒唐了,为了把剑,竟然杀了柳家的天才,这下可把柳家得罪死了啊!”

    金涵逸闻言,却是勾起一个冷笑,漂亮的黑眸闪过一道暗茫,“我看她不是越来越荒唐,而是有意对柳家出手吧!”

    沐卿清虽然荒唐,但也不敢轻易得罪七大家族,可她明知道柳家的天才看上了那武器,还从中作梗,怕是有故意为之的嫌疑在里边。

    再说了,柳黎茵虽然骄傲,容不得别人羞辱,可也不是没脑子的人,想必是被刺激到了一定程度,才会冲动到杀人!

    先是柳凌枫摔断腿,成为废人,现在又是柳黎茵被杀,天才陨落。

    虽然都不是公主主动为之,但不知道为什么,金涵逸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甚至有人在背后控制着事态发展!

    元宝被他的这个说法惊了一跳,不太相信的感叹道,“公主是个草包,怎么可能动这些脑筋啊!”

    “草包?你听说过,把人整成废人的草包?你听说过杀了天才,还屁事儿没有的草包!”金涵逸听到沐卿清和彭胡弯回府了便知道,柳家根本没把她怎么样,不然依柳家的性子,早就一状告到女皇面前,要沐卿清血债血偿了,哪会大度的放她回来。

    元宝被他这么反问,惊讶的睁大眼睛,“主子的意思是?”

    “怕就怕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草包!”金涵逸眯起眼睛,泄出一道冷芒,显然对沐卿清有了怀疑。

    听到这话,元宝顿时一阵心惊,脸色隐隐有些发白。

    想到柳凌枫和今日的事情,他发现,公主果真如主子说的,有些不太简单啊。

    如果她真的是扮猪吃老虎,那就有些恐怖了。

    因为以前的她装得实在太像了。

    而她却隐忍这么多年,这到底是何等的心性才可以办到啊!

    “主子,就算是公主故意为之,但她为什么要对付柳家呢?”元宝还是有些不解。

    金涵逸同样不清楚原因,凝重的摇头,“不管什么原因,从现在开始,禁止出入柳凌枫的院子。”

    从这两日公主的态度来看,似乎也不太待见自己,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少跟柳家的人接触为好,免得被牵连其中,脱不了身。

    毕竟柳凌枫已经废了,现在身体虚弱,要是出了个好歹,她很可能会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所以,他还是多长个心眼比较好。

    元宝知道他家主子脑子灵光,不管什么事儿,都有先见之明,现在听他这般吩咐,自有他的道理,因此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是,奴才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