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8章 探望秦之炎
    苏陌凉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嘴角忽然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感染了风寒,本公主怎么也得去探望探望才行!”

    汐诺闻言,心领神会的点头,“主子要不要请大夫过来?”

    “先不要打草惊蛇,现在还不知道这秦之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存了什么心思,先观察观察再说。”苏陌凉摇摇头,驳回了汐诺的提议,随后想起什么,询问道,“你在凤栖帝国的时候,秦家是什么立场?”

    “秦家一直是个中立派,没有明确的支持我,也没有支持沐卿鸾。”汐诺回忆道。

    苏陌凉却是笑了,“呵呵,倒是个聪明的,在没尘埃落定之前,哪一派都不站,像他这样庞大的世家,无论哪一方上位,都得拉拢他,的确犯不着冒险下注!”

    “嗯,据我所知,秦家的人都比较低调内敛,城府极深。”汐诺点点头。

    苏陌凉闻言,好似来了几分兴趣,随后站起身,吩咐道,“走吧,去会会那个秦之炎。”

    君颢苍哪里放心让她一个人去男人的住处,也是站起身,厚脸皮的道,“身为男宠,侍君生病,我当然也得去探望探望,以表关心。”

    苏陌凉见他将男宠的身份利用得得心应手,有些忍俊不禁,“我看你还挺喜欢男宠这个身份的嘛!你干脆就留下来当男宠算了,还真的挺适合你的!”

    说罢,苏陌凉便是忍着笑意,快步走出了大厅。

    汐诺也是捂嘴偷笑一声,跟了上去。

    君颢苍听她又是讽刺自己,气得黑了一脸,深吸一口气,才努力抑制住了掐死苏陌凉的冲动,抬步朝临华轩的方向走去。

    临华轩位置有些偏远,他们走了好久才到了院子门口。

    苏陌凉走进去,发现四周的环境,竟是比男宠的住处还要简陋荒凉。

    可见这位秦之炎在府上是十分不受宠的,地位或许还赶不上一个男宠。

    不过,也能理解,一个无才无貌,没有任何闪光点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公主的宠爱。

    但是,有一点却是出乎苏陌凉的意料。

    听闻这位秦公子在府上的人缘却是极好的,这些年居然没有和府上的任何人发生过冲突,倒真是难得了。

    这样想着,苏陌凉便是已经来到了大厅门口。

    此时,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厮看到苏陌凉突然出现在这里,都是惊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眶。

    因为他们主子不受宠,公主平时连话都很少跟他们家主子说上两句,更别说跑到这临华轩来了。

    所以,眼前一幕,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下跪行礼,“奴——奴——奴才——奴才叩见公主!”

    许是太过惊讶,两人说话都结巴了。

    苏陌凉则是不在意的抬抬手,“你们主子呢?”

    “哦哦,主子在后院,奴才这就去叫他!”其中一个小厮,说完便是快步朝后院跑了过去。

    &nbs

    p;  而留下的小厮,便是赶紧伸手将苏陌凉和君颢苍请进大厅,“公主,这边请。”

    秦之炎来得很快,苏陌凉和君颢苍在大厅刚坐下没多久,就见他急急忙忙的从外边走了进来,恭敬的给苏陌凉行礼。

    “侍身叩见公主!”

    苏陌凉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眼,随后竟是站起身,亲自迎上前,将其搀扶起来,“听说你感染了风寒,今日就不要跟本公主多礼了,快快请起。”

    秦之炎似乎也没聊到公主会这般亲切,眸中的惊讶稍纵即逝,随后便是坦然的接受了苏陌凉的好意,站起身感激道,“多谢公主体谅。”

    此时的他神情自若,看不出任何端倪,若不是苏陌凉细心,怕是很难捕捉到他刚才的情绪变化。

    “本公主听方刚说你病了,所以特意来看看你,若是病的严重,最好是请大夫来瞧瞧,别耽误了身子才好!”苏陌凉装作关切的安抚道。

    “多谢公主关心,其实侍身没什么大碍,吃两副药就好!倒是公主,大晚上的跑过来,要是受了寒,侍身心里可要过意不去了!”秦之炎说着体贴的话,好似两人的关系向来这么亲密一般。

    听到这里,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苏陌凉不得不承认,此人的亲和力果真不一般。

    “哈哈,你就不要担心本公主了,本公主身体好着呢,哪有你说的那样脆弱!”苏陌凉笑着摆手。

    君颢苍虽然知道苏陌凉在演戏,一切都是假的,但还是不喜欢看她对别的男人嘘寒问暖,旋即开口打岔,“刚刚我和公主还担心着你,如今见你没有大碍也就放心了。公主,时间不早了,秦公子身体不舒服,我们还是不要打搅秦公子休息了吧。”

    苏陌凉见他刚坐下就要走,心里气得半死,但被他这么僵着,也不好说什么,好在她基本已经瞧出了些眉目,倒没必要一直赖着不走,这才顺着他的话,开口道,“嗯,看到你没有大碍,本公主也就放心了。平时好好休息,记得按时吃药。需要什么,直接跟管家说,知道吗!”

    秦之炎再度恭敬作揖,礼数一样都不少,但偏偏让人生不出距离感,反而被他脸上的笑容弄得暖洋洋的,“是,承蒙公主厚爱,侍身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公主担心!”

    听到这话,君颢苍便是已经率先站了起来,走到苏陌凉的身边,眉眼含笑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公主,侍身送你回去吧。”

    苏陌凉悄悄瞪了君颢苍一眼,便是走出了大厅。

    直到回到茗惜阁,苏陌凉才开始数落道,“我和他不过说两句话而已,你就坐不住了。当初果真不该接你入府。”

    “哼,你都摸出人家的底细了,还不肯走,怎么?还想赖在那里跟人说说体己话吗?”君颢苍冷哼一声,语气酸溜溜的。

    苏陌凉没料到君颢苍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有些惊讶的挑眉。

    她刚才故意搀扶秦之炎,就是想要看下他的底细,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逃不出君颢苍的眼睛。

    汐诺一听这话,顿时知道此事有点猫腻,好奇的询问道,“主子,那秦之炎到底是不是个没用的平庸之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