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9章 她的筹谋
    “那秦之炎的灵力的确不咋地,甚至连沐卿清都比不上。但是,我搀扶他的时候却摸到他手心有一层厚厚的茧,一看就是长期练武造成的。”苏陌凉沉吟着回答道,眸中却有精光划过,“再者,他的气息不弱,照理说,此人的功夫应该很强才对。因此,我推测,秦之炎肯定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很可能是吃了掩饰实力的丹药。”

    苏陌凉之前也吃过这类丹药,所以对这类丹药的功效和症状十分了解。

    汐诺听到这话,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么说来,这秦之炎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可是,他伪装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也是因为讨厌沐卿清,刻意疏远她,才故意这么做的吗?”

    君颢苍闻言,却是直接否决了她的猜测,“不,他不是为了疏远沐卿清。听说他曾经费尽心思想要巴结亲近沐卿清,是沐卿清不愿搭理他!为了讨沐卿清欢心,他甚至将她所有喜好和习惯都了解了个遍。”

    “既然想要靠近沐卿清,那为什么会掩饰实力呢,他大可展示出自己的才能,吸引沐卿清啊?”汐诺更加不明白了。

    此时的苏陌凉俨然有了自己的想法,沉声分析道,“我听闻秦之炎虽然不是嫡子,但也是嫡母所出,身份不低,按常理,秦家是不会将他嫁到公主府的。”

    汐诺不傻,被这么一点,顿时反应过来,“主子的意思是,他故意隐藏实力,是为了能够顺利的进入公主府来?”

    “嗯,他要是实力厉害,秦家怎么可能傻到让他成为公主的侍君!所以,只有没有培养价值的孩子,家族才愿忍痛割爱,便宜沐卿清。”苏陌凉沉吟着点点头。

    “难道他真的是真心喜欢公主,想要陪伴左右,才委屈自己到这个地步?”汐诺有些难以置信的反问。

    苏陌凉挑眉,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当然,除了真心喜欢以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进公主府就是为了杀公主的!”

    听到这话,汐诺明显惊了一跳,脑子更加混乱了,“那宁陌殇呢?他不是也有杀人的嫌疑吗?”

    苏陌凉却是勾唇一笑,显然有自己的思量,“还记得上次行刺沐卿清的刺客吗,每一个都实力强大,身手不凡,很明显是某人养的死士。宁陌殇一个庶子,在宁家根本没什么地位,想要培养出这么多死士可不是容易的事儿,但对于秦之炎来说,就简单多了,不是吗?”

    被她这么一点,汐诺心头一惊,顿时觉得秦之炎也有了嫌疑。

    “还是主子思维缜密,每个细节都观察入微,汐诺自愧不如啊。”汐诺抱拳,对苏陌凉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所以我也没办法给出肯定的答案,不过,唯一可以肯定一点,那秦之炎不简单,平时多提防点他,不要让他坏了我们的事儿!”苏陌凉严肃的嘱咐道。

    汐诺明白她的顾虑,恭敬抱拳,“是,汐诺明白了!”

    “对了,明日你让厨房准备晚宴,召集府上的侍君和男宠一起吃顿饭吧。”苏陌凉似是有了打算,直接命令道。

    汐诺知道苏陌凉不会无缘无故的准备晚宴,当下明白她很可能会有动作,嘴角一勾,饱含深意的点了点头,“是,汐诺马上去安排!”

    翌日,傍晚。

    苏陌凉再度在花园设宴,看到侍君和男宠们都到得差不多了,便笑着开口道,“想来,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昨日本公主从映熏哥哥那儿得了一把上品仙器,实属不易。当然,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宝贝,还是全靠映熏的哥哥忍痛割爱,才让本公主有了这样难得的机会,所以,映熏,下次见着你哥哥,可要帮本公主好好谢谢他啊!”

    冉映熏本就想巴结沐卿清,听她如此说,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公主说的哪里话,公主看上我冉家的宝贝,是我冉家的荣幸。”

    “哈哈,你倒是会讨本公主欢心。对了,你上次送来的安神香,本公主用了,果真是不一般。现在不但睡得安稳,连精神都好了不少。你说吧,想要什么,本公主今天可要好好赏你!”苏陌凉心情大好,说着便是要赏赐冉映熏,顿时让冉映熏受宠若惊。

    “为公主分忧,是侍身的分内之事,侍身不敢邀功。”冉映熏哪里敢真的要赏赐,假模假样的推拒道。

    苏陌凉只当他是客气,所以直接望向旁边的金涵逸,大声吩咐道,“既然映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那你就帮本公主挑选些不错的礼物,送去给他吧!”

    金涵逸听了吩咐,微微颔首,“公主放心,赏赐的事儿交给侍身准备就行了。”

    “嗯,你办事儿,本公主一向放心。”苏陌凉满意的点点头,夸赞道。

    听到这里,其他人都是暗自羡慕冉映熏有个厉害的哥哥,也羡慕他如此得宠,总是能从公主那儿捞到不少好处。

    反观他们,想要得公主一句夸赞都不容易啊!

    然而,坐在下边的秦之炎看到这一幕,却是缓缓低头,掩住了嘴角的冷笑——

    ——————————

    翌日一早,苏陌凉醒来,便是叫了汐诺进来伺候,顺道问问昨晚的事儿,“金涵逸照着我的吩咐将赏赐送过去了吗?”

    汐诺笑着点点头,语气带着些期待,“嗯,主子吩咐的事儿,他敢不送吗!昨晚他就已经派人送过去了,黑枭那边也准备妥当,就等着主子吩咐呢!”

    苏陌凉闻言,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容,微微颔首,“嗯,去把方刚叫来吧。”

    汐诺有些迫不及待,领命便是转头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方刚便是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了苏陌凉的跟前,抱拳行礼,“属下叩见公主,公主有何吩咐?”

    此时的苏陌凉,满脸怒容的坐在主位,伸手一挥,顿时将桌上的瓷盘茶杯给扫到了地上,碰瓷一声摔个粉碎。

    这一幕,惊得方刚心头一跳,然而他还来不及问出口,就听到公主怒火冲天的大吼出声,“哼,混账奴才,你怎么当的差,本公主的陨日乾鼎被偷了,你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