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0章 情况不对劲!
    方刚听到陨日乾鼎被盗,惊得身形一震,募得瞪大双眼,“公主,那陨日乾鼎可是女皇赏赐下来的宝贝,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连女皇赏赐的东西都敢偷,会不会是公主忘记放在哪儿了?”

    “混账!你也知道那是女皇赏赐下来的东西,本公主格外宝贝,怎么可能随处乱放!这分明就是有人打上了陨日乾鼎的注意,偷到本公主头上来了!”

    “平时本公主就让你加强巡逻,你巡逻到哪里去了?连别人闯进公主府偷走了宝贝都不知道,本公主养你们何用!!!”苏陌凉怒到极点,猛地一掌拍在桌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方刚被她的怒火吓得一抖,连连告罪,“公主息怒,属下的确是加强了巡逻,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若真有贼人闯入,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属下料想,会不会是——?”

    方刚这话无疑是正中苏陌凉下怀,让她眸色微黯,挑高了眉头,故意循循善诱,“你是说,盗取陨日乾鼎的是府上的人?”

    “属下只是猜测!”方刚当然没办法给出肯定的答案,急忙抱拳解释。

    “好,既然如此,那你马上带人搜查整个公主府,任何人,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本公主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偷到本公主的头上来了!”苏陌凉怒哼一声,即可下令,一副不揪出贼人誓不罢休的架势。

    方刚得令,抱拳领命,随后便是快步出了大厅,召集侍卫搜查起来。

    不得不说方刚的执行力还是很厉害的,不出一个时辰,事情就有了眉目。

    只见他急匆匆的进来禀报,“公主,属下刚才在冉公子的屋里搜到了陨日乾鼎,不知道公主要如何处置?”

    苏陌凉一听这话,当下就气得站起身,“好啊,没想到这公主府还真有家贼!身为侍君,居然干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实在放肆!方刚,赶紧带路!本公主非剥他一层皮不可!!!”

    看到公主火气冲天,方刚只有小心翼翼的往前带路。

    此时的苏陌凉是直奔冉映熏的院子,而其他的侍君和男宠却是被这么大阵仗的搜查给弄得人心惶惶的,都想不通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盗取陨日乾鼎。

    所以,在得知方刚从冉映熏的屋子搜到陨日乾鼎后,府上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谁都没想到冉映熏居然会干这种事儿!

    此时,得到消息的元宝,火急火燎的从外边冲进来禀报,“主子,陨日乾鼎找到了,是在冉映熏的屋子里找到的,刚刚公主得到消息,现在已经去流韵轩了。”

    听到这消息,金涵逸神情一凝,眸中有惊色划过,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立马严肃的吩咐道,“快,立马派人去金家,务必将我父亲请过来,这次我能不能脱险,可就仰仗他老人家了!”

    元宝难得见侯爷如此严肃的时候,当下就被吓得白了脸色,连连点头,“奴才这就去!”

    元宝不傻,听金涵逸那口气,就知道情况不对,耽搁不得,所以一个转身就跑没烟了。

    果然,元宝前脚刚走,方刚后脚就带着侍卫,闯上门来。

    “侯爷,公主有请,劳烦你跟属下走一趟流韵轩吧!”方刚上前抱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嘴上虽然说得还算客气,但态度却是十分强硬,金涵逸知道,今天怕是免不了麻烦的。

    好在,他提早察觉出不对劲,已经让元宝去请人了,想来,有金家撑腰,沐卿清还不敢把他怎样。

    这样想着,金涵逸便是镇定不少,微微颔首,主动跨出了大厅。“走吧!”

    此时的流韵轩已经站了不少人,除了搜查的侍卫以外,府上的其他侍君和男宠都跑来凑热闹,说白了,就是来看笑话的。

    因为冉映熏在府上张扬跋扈,却深得公主宠爱,讨厌他,嫉妒他的人不在少数。

    现在听到他居然盗取女皇赏赐的宝贝,大伙儿都是幸灾乐祸,纷纷感叹冉映熏仗着自己容貌出众,有冉家撑腰,就恃宠而骄,干出这么荒唐的事儿,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而跪在地上,被吓得半死的冉映熏却是满腹委屈和冤枉,此刻接收到公主愤怒的视线,脊背窜过寒意,不停的解释,“公主,侍身真的是被冤枉的。侍身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去偷陨日乾鼎。再者,侍身明知道那是女皇赏赐的东西,给侍身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哼,冤枉?若不是你干的,本公主的空间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苏陌凉怒哼一声,不相信他的狡辩。

    “公主,你要相信侍身,侍身是被陷害的,那一箱全是侯爷昨晚代替公主送来的赏赐,侍身都还来不及仔细瞧呢,哪知道就出了这档子的事儿,所以这一切都是侯爷的阴谋,是他故意栽赃陷害侍身!”冉映熏不傻,看到侍卫搜出装有陨日乾鼎的空间戒指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金涵逸昨晚才送了礼物过来,今天一早就有人在那堆礼物里搜出了公主的宝贝,除了是他栽赃陷害,还能是什么!

    而他跟金涵逸素来不合,这次很可能是金涵逸嫉妒他讨了公主欢心,故意设计陷害的。

    “哼,冉映熏,你休要污蔑我!你说我陷害你,我还说是你陷害我呢!”冉映熏话音刚落,金涵逸便是大步走了进来,理直气壮的怼了回去。

    冉映熏本就因为此事,将金涵逸恨到了极点,现在看到他突然现身,情绪一下子就被刺激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大吼,“金涵逸,你真是太歹毒了!竟然将陨日乾鼎混在赏赐里边,想要将我置于死地!”

    “你无凭无据,不要含血喷人!”金涵逸眯眸,面色同样带着怒意。

    冉映熏见他还要狡辩,立马指向方刚,“方侍卫,你告诉他,你在哪里搜到那空间戒指的。”

    “是在驸马送的箱子里。”方刚老老实实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