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1章 让他们互相残杀!
    听到这么确切的回答,金涵逸的面色更是沉了几分。

    不过,他来之前就已经料到了。

    既然公主想要陷害他,肯定是有确切的证据的。

    如今侍卫在他送的赏赐里边找到了装有陨日乾鼎的空间戒指,想要洗清他的嫌疑,的确不太容易。

    当然他也不是任人搓捏的软柿子,沐卿清给他扣这么大个罪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妥协,旋即冷哼一声,理直气壮的反驳,“就算戒指是从我送的箱子里边搜到的,但也不代表是我放进去的!万一是你为了栽赃我,故意放的也说不一定啊!”

    “我呸,我还没那么傻,把公主的宝贝放在我的赏赐里边,给自己惹一身骚!我要真的想陷害你,何必要搭上自己,万一,公主信了你,我不就遭殃了吗!”冉映熏被金涵逸无耻的狡辩气得发抖,狠狠呸了一声。

    金涵逸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富贵险中求,你仗着有冉家撑腰,料定了公主不敢动你,就打算放手一搏,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虽说金涵逸知道这是沐卿清的阴谋,但却没办法当面指控,毕竟他没有证据,那箱子里的赏赐又确确实实是自己准备的,沐卿清根本就没有插手。

    况且沐卿清一向宠爱冉映熏,根本没有陷害的动机,所以,就算他说出来,也没人会信,搞不好,他还反倒落个诬陷公主的罪名。

    因此,眼下这状况,他只有将盗取陨日乾鼎的罪名推到冉映熏的身上。

    而此时的苏陌凉看到两人闹得不可开交,都说自己是被栽赃陷害,还各有各的道理,更是被吵得心烦意乱,生气大吼,“好了!不管是谁陷害谁,这陨日乾鼎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所以你们两人必定有一人盗取了陨日乾鼎!至于到底是谁,就交给牢狱审讯吧!来人啊,将这两人打入地牢,严加拷问,要是问不出真相,就给本公主大刑伺候!”

    一听大刑伺候,冉映熏吓得心脏漏跳一拍,惊恐失色的磕头求饶,“公主,侍身真的是被侯爷陷害的,侍身没有盗取陨日乾鼎啊,求公主明察,还侍身清白!”

    金涵逸听到要严加审讯,心中震惊不已,他想不到,沐卿清的手段如此了得,竟然利用冉映熏来栽赃自己,让他们两人彻底撕破脸,相互残杀,还将他两人都丢入地牢受刑,一个都不肯放过,真是好狠的手段!

    想到这里,金涵逸抬眸望了一眼坐在大厅主位的苏陌凉,见对方满脸怒容,眸子却有冷意浮动,心头不由得窜起一股寒气。

    这真的是那个爱慕自己,迷恋自己,被自己操控在手里的沐卿清吗?

    很明显,眼前这个女人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难道以前的迷恋都是假的,都是骗他的?

    还是说沐卿清还在嫉恨他为范奕轩说情的事情?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金涵逸都是遭到了不小的打击。

    要知道他以前在沐卿清的心目中可是有很重要的地位,如今她二话不说就要对自己用刑,这样的落差,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

    nbsp;想到这一点,金涵逸就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

    只是,沐卿清打定主意要办他,冉映熏又一口咬定是他栽赃陷害,加上侍卫又确确实实从他送的箱子里找到了陨日乾鼎,导致他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任何说服力。

    所以,他知道,眼下这状况,他只有等父亲出面,才有几分胜算。

    然而,就在金涵逸盘算之时,方刚已经出手擒住了他,“侯爷,得罪了。”

    金涵逸是个骄傲的人,哪里容人押着他走,顿时挣开他的束缚,“不用,我自己会走!”

    说罢,金涵逸便是随着几个侍卫朝地牢的方向走去。

    其余几个侍卫则是一把抓住了冉映熏,将其强行带走。

    看到两人都离开了,苏陌凉才朝方刚大声吩咐道,“为了以防万一,在查明真相之前,立马封锁整个公主府,不准任何人进出。”

    她好不容易将这两人送到地牢去,可不允许有人通风报信,打乱她的计划。

    毕竟她可是打算让两人死在地牢里的。

    不过,苏陌凉还是低估了金涵逸的手段,原来,东窗事发之际,他就已经有先见之明的派人去请金家主了。

    所以,不出一个时辰,金家主便是亲自找上门来。

    对方来势汹汹,苏陌凉不得不在茗惜阁的大厅接见。

    “公主,老臣听说你怀疑犬子盗取陨日乾鼎陷害冉映熏,将其下狱了!”金家主一来就开门见山的说起金涵逸的事儿。

    苏陌凉也不跟他绕弯子,坦然承认,“是,本公主的侍卫在他为冉映熏准备的礼物中搜到了陨日乾鼎,这是不少人亲眼目睹的事情,本公主没办法偏私!不得不将两人下狱审问!”

    听她承认,金家主的面色更是难看几分,“公主,你与犬子生活这么多年,应该最清楚他的脾性,他怎么可能冒险盗取女皇赏赐的陨日乾鼎,这不是荒唐吗!”

    “哼,本公主以前那么信任他,他不照为范奕轩说情,来欺骗本公主吗?本公主以前就是太凭直觉做事儿,犯下了许多错误。所以,这次本公主谁都不信,只信证据!”

    苏陌凉毫不客气的一口回绝。

    金家主见苏陌凉固执不听劝,心头窜起怒意,但面上还是努力心平气和道,“公主,这很明显是冉映熏栽赃陷害,犬子是驸马,又被封为侯爷,冉映熏一直嫉妒他,平时没少给他使绊子,这次借着公主赏赐,故意将陨日乾鼎放在赏赐中,显然是要将犬子置于死地,他好借此上位当驸马啊!”

    “金家主说的不错,正因为两人都有嫌疑,所以本公主也将冉映熏下狱审讯了,绝没有偏袒任何一方!”苏陌凉耿直的回答道。

    金家主被她堵得噎住,更是气得黑了一脸。

    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气,态度强硬道,“公主,犬子虽然有盗取陨日乾鼎的嫌疑,但却没有人亲眼看到他将陨日乾鼎放进礼物里,根本没办法证明是他干的。可是公主却将犬子下狱受刑,不就等于认定是他干的,将他的罪名扣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