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2章 金家主的盘算
    “还没查明真相,公主就对人严刑拷打,无疑是将人屈打成招,实在有失公允!公主若真是怀疑犬子盗取了陨日乾鼎,老臣这就去禀明女皇,让她亲自调查审问,总比这样将人屈打成招的好!”金家主黑脸抱拳,语气硬邦邦的,明显带着威胁的意味。

    在他看来,沐卿清一个草包,向来是被府上的几个侍君连哄带骗,牵着鼻子走的,哪里调查得出什么真相。

    而盗取陨日乾鼎一事,明摆着就是栽赃陷害,他岂能坐视不理,任由冉映熏陷害自己的儿子!

    苏陌凉知道七大家族对沐卿清不过是表面恭敬,实则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里,所以看到金家主怒容满脸,态度强硬,到也没有任何意外。

    更何况她要用酷刑折磨他儿子,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如今将女皇搬出来,想来也是无奈之举。

    但对苏陌凉来说,此事绝不能闹大,要真的闹大了,女皇插手调查,必定不会对那两人动用酷刑,事情就会麻烦许多,而她之前的计划也会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苏陌凉才放软了态度,“金家主,你别激动,既然你不赞成本公主将他们关押审讯,本公主把他们放出来,慢慢调查就是了。”

    “公主,冉映熏就不必放了吧,侍卫既然都已经在他房间里搜到了陨日乾鼎,可以说是证据确凿,还是得严加审讯的好!”金家主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冉映熏,那家伙要是出来了,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还不如将他关在牢里,再慢慢想办法解决他。

    苏陌凉听他这样说,表情有些为难,“金家主,这怕不好吧,要是被冉家主知道了,估计又要怪本公主偏心了,再怎么说,那陨日乾鼎也是从涵逸送去的箱子里找到的,只关押冉映熏一人,好似不太公平啊——”

    金家主知道,想要洗脱他儿的嫌疑的确不太好办,毕竟冉映熏打定主意要陷害他儿,自然不会让他那么容易脱身。

    所以,而今眼目下,最实在的办法,就是让冉映熏彻底闭嘴。

    刚好,趁此机会也能解决掉冉映熏,彻底扫除他儿的障碍。

    这样想着,金家主已经有了想法,爽快的承诺道,“公主不用担心,你只管审讯冉映熏就是,冉家若是不服,尽管让他来找老臣!”

    苏陌凉见对方上钩,眸底划过一抹隐晦的笑意,而后沉着脸色点点头,“好吧,既然金家主都如此说了,那本公主就给家主一个面子,先放涵逸出来。不过,本公主丑话可说在前面,这件事要真是令郎做的,本公主绝不会手软!”

    “公主放心,老臣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此事绝不是犬子所为。犬子这些年一直都恪守本分,为公主尽心尽力,公主应该是看得最清楚的。反倒是那冉映熏张扬跋扈,恃宠而骄,相信不用老臣多说,公主心里也是有数的!不过,公主若真的查出是犬子所为,要如何处置犬子,老臣绝无二话!”金家主已经有了打算,所以底气十足。

    苏陌凉听到他这番保证,才微微点头,朝着旁边的汐诺吩咐道,“曼荷,你去通知方刚,让他把驸马放出来!”<

    br />

    汐诺没想到苏陌凉真的会答应这个老家伙,眸色闪过一抹惊讶。

    这次他们好不容易才借此机会将金涵逸弄到了地牢里,还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如果就这么放弃,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再者依照金涵逸的脑子,栽了一次跟头,绝不会有第二次,必定会有所防范,下次想要扳倒他就没那么容易了啊!

    苏陌凉知道她的疑惑和不甘,但还是严厉的提升一声,“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见苏陌凉心意已决,汐诺只有快步走出了大厅,朝地牢方向走去。

    金家主知道,他亲自出面,沐卿清这个草包无论如何也会给他几分薄面的,如今见她松口,他才满意的站起身来,“既然公主要审讯冉映熏,那老臣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

    “嗯,来人啊,送金家主出去!”苏陌凉点点头,大声吩咐道。

    候在外边伺候的丫鬟这才上前,引着金家主出了茗惜阁。

    金家主离开后,汐诺也回来了。

    汐诺亲眼看到金涵逸就这么被放出来,本就无语的要死,一进来又看到苏陌凉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品着茶,更是着急得不行,“主子,你真打算要放过金涵逸吗?”

    苏陌凉呷了一口,头也不抬的道,“不然能怎么办?金家主都已经已经找上门了,要是执意对金涵逸动用私刑,他就会捅到女皇那里,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可是,这次机会难得,下次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汐诺感到一阵可惜。

    “机会是人创造的,金涵逸虽然聪明,提早察觉了我的企图,但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好运,这么及时的。”苏陌凉嘴角一咧,眸中有寒芒闪烁。

    汐诺听到这话,才点点头,忽然感慨道,“不得不承认,金涵逸的确是有些厉害,主子亲自出手,都没能要他的命,我倒是小瞧他了。不过,虽然没能要他的命,但好歹是让牢狱打了他一顿,也没有白设计一场。”

    由于苏陌凉特地嘱咐方刚,要严加审讯,所以他将两人一关进地牢,就开始严刑拷打。

    加上苏陌凉又故意拖延时间,跟金家主斡旋了一下才松口放人,所以金涵逸还是挨了不少的打,虽然没有伤及根本,只是一些皮外伤,但也是让他吃了些苦头的。

    “主子,接下来要怎么呢?”想到事情还没解决,汐诺有些好奇她接下来的打算。

    “接下来,当然就看金家主和冉家的了。”苏陌凉唇角一笑,扬起一个高深莫测得笑容。

    汐诺被她这么一点,恍然大悟的道,“主子,是想他们狗咬狗!”

    苏陌凉笑着点点头,浅浅低吟了一句,“瞧着吧,明日一早就会有动静了。”

    果不其然,正如苏陌凉所料,第二日天刚大亮,就听方刚在门外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