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3章 识破她的身份!
    苏陌凉大致猜到了什么事儿,所以披起衣服,直接来到了大厅。

    方刚见她出来,立马抱拳行礼。

    “说吧,什么事儿这么急,一大早就跑过来了。”苏陌凉虽然心中有数,但还是装作不知情的询问道。

    此时的方刚面色阴沉,眉宇纠结,声音不自觉的压到很低,“回公主——冉公子——他——他畏罪自杀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装作震惊的瞪大眼睛,“畏罪自杀?难不成他都已经招了?”

    “招倒是没招,不过今早属下正准备继续审讯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撞死在了牢房里,没了气息。”方刚解释道。

    苏陌凉早就料到金家主会为了给他儿子洗脱嫌疑,必定有所动作,没想到这么果决,还真是没有让她失望呢。

    想到这里,苏陌凉虽然心情不错,但面上却是佯装愤怒的怒哼,“哼,没想到还真是冉映熏搞得鬼,他仗着有冉家撑腰,就恃宠而骄,竟然连女皇赏赐的陨日乾鼎都敢偷,真是好大的胆子。如今死了也是活该!方刚你立刻向冉家报丧,让他们冉家将冉映熏的尸体领回去,别脏了本公主的府邸。”

    方刚闻言,明白的抱拳领命,随后便是转身走出了大厅。

    不出苏陌凉所料,此时的冉家得到冉映熏的死讯,全都被气得七窍生烟。

    毕竟冉家的人都不傻,怎么可能相信冉映熏是畏罪自杀!

    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盗取陨日乾鼎分明是金涵逸故意栽赃陷害,金家为了给金涵逸脱罪,便趁夜杀害了冉映熏,故意伪装成他畏罪自杀的样子。

    因为只要冉映熏一死,就会被扣死盗取宝贝的罪名,再也没有翻案的可能。

    金家此举,简直就是釜底抽薪,想要彻底铲除他冉家的儿子,实在太过歹毒。

    想到金家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冉家主便是怒不可遏,一掌拍在桌上,咬牙切齿的道,“金家,金涵逸,老夫跟你没完!!!”

    ————————————

    华音殿

    “主子,这次幸好你反应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但是这次把冉映熏给干掉了,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倒也是因祸得福了。”

    金涵逸站在窗边,望着茗惜阁的方向,眯着眼睛冷笑了一声,“因祸得福?冉家这次怕是要跟我金家势不两立了吧!我还真是低估了她的手段,就算把我放出来,也不放过我金家,还真是厉害呢!”

    沐卿清先是一石二鸟的扳倒他和冉映熏,让他们两人互相攀咬,一同下狱受刑,后来又顺水推舟的给他父亲面子,将他放出来。

    他父亲为了彻底洗清他的嫌疑,保他性命,不得不对冉映熏下杀手。

    可是冉映熏一死,冉家必定将他恨到骨子里。

    毋庸置疑,他和金家以后免不了要承受冉家的报复。

    所以,他不得不承认沐卿清这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实在是太高了!

    元宝听到这话,瞬间白了脸

    色,想起这一系列的阴谋,竟是打了个激灵。

    恕他实在很难将这些阴谋跟那个没有脑子的公主联系在一起,光是想到这一点,他就有些毛骨悚然,窜起一股寒意。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将一些俗事情抛之脑后,正在卧房专心致志的炼丹和修炼。

    这些日子,她虽然在对付府上的人,但也没有荒废修炼,一来是因为幽冥城的百姓需要他的解药,二来是因为她现在必须尽快提升实力,等到了祭祀祖先,进入皇陵的时候,自己能多一分保障,不至于丢了性命。

    只是,她刚进入状态没多久,就听到外边传来汐诺凝重的声音,“主子,秦之炎求见。”

    听到秦之炎,苏陌凉心头一震,顿时睁开眼睛,皱起了眉头。

    这个节骨眼,秦之炎来干什么?

    疑虑归疑虑,苏陌凉还是收起了炼丹炉,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汐诺得令,这才引着秦之炎走进了卧房。

    今晚的秦之炎一袭白衣,容貌虽然算不上出众,但此刻逆光走来,竟是显出几分风骨。

    “侍身叩见公主!”就在苏陌凉打量他的时候,秦之炎已经恭敬的行礼。

    “秦公子无需多礼,你这么晚来找本公主,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苏陌凉不喜欢绕弯子,索性直入主题。

    秦之炎闻言,则是抬起头,嘴角绽放出一个温润的笑容,眸子里似乎藏着星星,格外的明亮,“侍身今晚来,是想跟公主结盟的,不知公主可否愿意给侍身这个机会啊?”

    突然听到这话,苏陌凉和旁边的汐诺都是心头一禀,诧异的对视了一眼。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陌凉之前就觉得此人不简单,现在听到这样诡异的提议,更是眯起了眼睛,反问道。

    “公主不是想报复金家,柳家和冉家吗?侍身的意思就是,只要公主愿意与侍身结盟,侍身便拼尽全力的帮助你!”秦之炎更是个直接之人,竟然一针见血的道出了苏陌凉的企图,顿时吓得汐诺睁大了眼睛。

    就连苏陌凉的瞳孔里也是划过一抹惊讶,而后生气的低吼,“放肆!你竟敢污蔑本公主,活腻了吗?”

    “呵呵,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你杀了沐卿清,顶替了她的位子,一来就拿柳凌枫,冉映熏和金涵逸开刀,难道不是想报复这几个家族吗?刚好,他们也是我的仇人,所以我今日才会找上你,打算与你联手。”秦之炎早就看穿了苏陌凉的伪装,不禁冷笑了一声,直接道出了她的阴谋。

    听到这么直白,甚至有些惊悚的话,苏陌凉和汐诺都是心中大震,僵住了表情。

    这个秦之炎,还真是相当可怕啊,居然一眼就识破了她的身份,看穿了她的企图,实在让人震惊。

    “你想怎样?”苏陌凉的心募得提起,防备的盯着他。

    “你别紧张,我不是来破坏你的计划,而是来帮助你的!”秦之炎见她警惕起来,无奈的笑着解释。

    苏陌凉可不傻,这人太过神秘,连他的底细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相信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