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4章 秦之炎的秘密
    “你们秦家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与其他几个家族素无恩怨,你却跟我说,金家,柳家冉家都是你的仇家,真当我傻吗?”苏陌凉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他的鬼话。

    秦之炎却是笑了起来,平凡无奇的脸蛋上竟是坦然之色,“你不必套我的话,我要是想继续隐瞒,今日就不会来了,更不会戳穿你的身份,毕竟这可是冒风险的事儿。所以我来这儿,将自己暴露在你面前,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展示了我的诚意。”

    苏陌凉听到他所谓的诚意,不禁讽刺的冷笑一声,“想必我上次去探望你,你就有所察觉了吧。知道我识破了你的阴谋,索性先发制人的跑到这儿来坦白一切,还美其曰是表达了自己的诚意,你这算盘打得倒精。”

    “哈哈哈,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什么都瞒不住你!柳凌枫,金涵逸,冉映熏栽在你手里,倒也不亏。”秦之炎被她的话弄得神色一滞,忽然大笑起来,满目欣赏的点点头。

    苏陌凉则是冷眼盯着他,可没心思跟他东拉西扯,“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要藏着掖着了,说吧,你费尽心思混入公主府,行刺沐卿清到底有何目的?”

    秦之炎虽然早知道她的厉害,但亲耳听她道出自己的秘密,还是有些心惊。

    不过,就算如此,他面上依然镇定,反而挑高眉头反问道,“那你杀害沐卿清,对付柳凌枫和金涵逸又有什么企图呢?”

    “秦公子,你可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公主,是你都没办法改变的事实,你要是不听话,我真的难保你不会跟柳凌枫和冉映熏落得同样的下场,你自己可要掂量掂量清楚!”苏陌凉压低声音警告道。

    她吃了易容丹,脸蛋身高,甚至连声音都变成了沐卿清,想要找出她假冒沐卿清的证据就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再者,沐卿清的尸体已经毁掉了,甚至连她的寝殿都被烧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所以想要找出她杀害沐卿清的痕迹,就更是异想天开。

    想来,也正因为如此,这个秦之炎才没有到处声张,反而是来套近乎,打算与她结盟。

    秦之炎见对方如此谨慎,一点都不肯松口,不得不妥协道,“好吧,既然被你识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混入公主府,行刺沐卿清,是为了给凝芙公主报仇!”

    突然听到凝芙公主的名字,苏陌凉和汐诺都是陡然一惊,情不自禁的对视了一眼,这个答案实在出乎了她们的意料。

    震惊之后,苏陌凉眯起眼睛,尽量冷静的质问,“你为什么要帮凝芙公主报仇?”

    秦之炎深深看了她一眼,沉默了片刻才道出了隐藏多年的秘密,“因为我喜欢她!”

    得到这样的回答,苏陌凉和汐诺都是心中大震,瞳孔不自觉的扩大。

    &nbs

    p; 特别是汐诺,受惊不小,面上虽然为了不暴露身份,佯装着镇定,但心头却是掀起看惊涛骇浪。

    因为她不明白,这个她都没什么印象的男子,为何会喜欢自己!甚至连她都被蒙在鼓里!!!

    要知道,当初她在枫林帝国的时候,秦之炎大概不过才十四岁的少年,在她眼里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屁孩,怎么会跟男女之情扯上关系的呢?

    当然,不止汐诺,苏陌凉也是有些好奇,不禁轻笑了两声,“据我所知,凝芙公主已经死了四年了,四年前,你应该还很小吧,懂什么叫做喜欢吗?”

    “为什么不懂?那时候的凝芙公主可是如女神一般的存在,长得倾国倾城不说,实力更是十分强大,素来有女战神之称,当年不知道多少男子是她的裙下之臣,可见她的魅力。只可惜我那时候年纪太小,容貌又不出众,根本入不了她的眼。”秦之炎说到凝芙公主,便是两眼放光,语气竟是带着明显的崇拜之意。

    苏陌凉却是憋着笑意看了一脸蒙蔽的汐诺一眼,继续道,“你就因为她长得漂亮,实力厉害,所以喜欢她?”

    “哼,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岂是那种肤浅之人!说来,她其实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皇室举办狩猎比赛,我虽然年纪小,但也不甘落后的进入了猎场,打算锻炼锻炼自己。谁知道会遭到冉家弟子的暗算,差点被灵兽击杀,丢了性命。那时候是凝芙公主从强大的灵兽手中救下了我,为此她还受了伤。只是这件事,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之后更从未提起过。那件事对她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是意义重大。”

    听到这里,苏陌凉才明白的点点头。

    那时候的汐诺是大家仰望追捧的女战神,又是身份尊贵的长公主,却能出手相救一个不相干,甚至毫不出众的人,也难怪能给年纪尚小的秦之炎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

    汐诺听了却是震惊极了,当年狩猎的时候,她的确是救了个少年,但当时她受了伤,救下那人后就回去包扎了,根本没注意救下的到底是谁,所以对秦之炎没有太多的印象,只知道他是秦家的孩子,也没有过多关注。

    岂料自己的无意之举,竟然让他记到了现在,实在也太不可思议了!

    苏陌凉没料到这个秦之炎竟然是汐诺的桃花债,似笑非笑的看了汐诺一眼,感叹道,“你倒是痴情,过了这么多年,还将一个死了的人放在心上,竟然还冒着风险行刺公主,你就不怕死吗!”

    “死?若是没有凝芙公主我早死了!我这条命都是她的,还怕为她而死吗?”秦之炎冷笑一声,语气决绝,分明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所以,我不怕死,唯一怕的是,凶手逍遥法外,没办法将他们绳之以法!这也是我为什么找上你,想要与你联手对付柳家和金家的缘故。因为凝芙公主当初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全都拜他们所赐,我岂有放过他们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