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5章 没有配不配,只有值不值
    当初皇室说凝芙公主暴病身亡,他始终不愿相信,所以就暗中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才发现一切都是金家,柳家和沐卿清等人的阴谋。

    他们背叛陷害凝芙公主,帮助沐卿鸾杀人夺权,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儿,却享受着位高权重,安逸舒适的生活。

    一想到这里,想到凝芙公主曾经遭受的痛苦和折磨,秦之炎就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指,瞳孔更是有恨意流淌。

    汐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听到这番肺腑之言,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经历了旧部和最亲近的人的背叛和陷害,忍受了生不如死的折磨,早已心如死灰了,却没想到在这个已经没有自己立足之地的凤栖帝国,竟然还有记挂自己,费尽心思帮她报仇的人。

    这份心,这份情,如何不让人感动。

    当然,别说汐诺这个当事人,就连苏陌凉都是有些触动的,随即深吸一口气,颔首道,“好,我与你结盟!”

    “你还没说,你为何要对付柳家和金家呢!不知道你的底细,我没办法相信你!”秦之炎同样不是草率之人。

    苏陌凉并不打算这么早暴露身份,沉声提醒,“原因你不用知道,只要知道,我们拥有同样的敌人,目的都是扳倒他们就行了。当然,你必须清楚一点,没有你,我照样可以行动,所以,你信不信我,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秦之炎听到这话,知道她不会轻易袒露自己的秘密,心里虽然不太高兴,但看在她杀了沐卿清,又将柳凌枫和金涵逸整得惨兮兮的份上,只有暂且让步,“好吧,你能干掉那个难缠的鬼豹,说明是有两把刷子的,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我没有信错人。”

    当初他派了不少死士暗杀沐卿清,都没有成功,就因为那个实力变态的鬼豹从中作梗。

    可是这个女人一来,就弄死了鬼豹,代替了沐卿清的身份,还公然杀死了柳家的天才,坑惨了冉映熏和金涵逸,光是这手段就十分的犀利狠辣。

    他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与她联手,赌一把的。

    苏陌凉听了却是笑了起来,“想必你这两年应该也动过不少次手了吧,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你本事儿也不小啊!”

    “虽然能够全身而退,但却缺少厉害的帮手,没办法将这些人一网打尽!”秦之炎凝重的摇摇头。

    苏陌凉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难度,就连她都不敢说,能将这些家族一网打尽,毕竟这些都是底蕴雄厚的大家族啊。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段,将他们一个个瓦解。

    “这种事儿,要慢慢来,急不得!”苏陌凉安抚道。

    秦之炎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严肃的提醒,“上次你杀了范奕轩,后来又杀了柳家最宝贝的天才,如今又害得冉映熏惨死,金涵逸入狱,几个家族肯定对你有了意见,必定会想办法对你

    出手。再过两日就是花朝节,你到时候要进宫赴宴,我怕那范侍君会对你不利!”

    “范侍君?你是说范奕轩的哥哥范奕华?”苏陌凉听到范侍君,顿时想起上次金涵逸为范奕轩求情,便是将这范侍君给搬了出来,后来她具体了解了一下,才得知范侍君是沐卿鸾身边的红人,在宫中有着非凡地位,难怪那日沐卿清都要忌惮三分。

    秦之炎凝重的点点头,“是,此人阴险狡诈,城府极深,不是范奕轩可以相比的,你要特别小心他才是。”

    “嗯,我会小心他的,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免得惹人怀疑。”苏陌凉沉吟着颔首。

    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秦之炎也没必要一直待在这里,这才抱拳转身退出了房间。

    看到秦之炎走了,苏陌凉才笑着睨了汐诺一眼,“经历了这么多还是有收获的,至少看清了人心。”

    “是呀,放弃自己的前程,委屈自己来当沐卿清的男宠,竟然只是为了给我报仇,他真是太傻了!”汐诺感慨的叹了口气,想到他之前拼尽全力的去接近沐卿清,将她的喜好全都了解了个遍,就止不住一阵心疼。

    苏陌凉摇摇头,“他可一点不傻,反而是个聪明的孩子,隐藏这么久都没被发现,可见是有些手段的。只是人啊,始终逃不过一个情字!”

    “对我来说,这份情实在太重,我怕我不配。”汐诺经历了这么多早已是心如止水,心里只剩下报仇了。

    再者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女奴,不知道被人糟蹋了多少次,早已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意气风发,高贵美丽的女神了,她还有何颜面接受这样的感情!

    苏陌凉明白她的想法,理解她的痛苦,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感情的世界没什么配不配的!只有值不值!当初我一个下位面的人,想要和帝尊在一起,也是遭到了无数人反对!他们觉得我卑贱的身份,配不上他们尊贵强大的帝尊,我最后不也突破重重考验成为了帝妃,跟君颢苍在一起了吗!”

    “那是主子本就优秀,有资格,有实力站在帝尊身边,不像我,一个被折磨,糟蹋得面目全非的女奴,有何颜面立足于世?”就算她吃了苏陌凉的丹药,恢复了身体和容貌,但她的心却是千疮百孔,无论什么神丹妙药都恢复不了了。

    想起自己曾经遭遇的一切,她就觉得自己肮脏不堪,若不是为了报仇,她早就一死了之了,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话,心里窜起一股抽痛,“汐诺,背叛你陷害你的坏人都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呢,你为何没有颜面?我告诉你,你比那些卑鄙小人都有颜面!”

    “感情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着怎样难以启齿的遭遇,都有资格爱与被爱,如果那个男人因为你的身份,你的遭遇而嫌弃你,那他的爱太过肤浅,不要也罢!但首先你要爱自己,接受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没办法接受,没办法面对,那秦之炎这么多年的感情,付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太不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