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1章 瞧不起金涵逸
    太监得令,赶紧准备了笔墨纸砚,放到了各位小姐的桌前。

    看到大家都准备就绪,沐卿鸾才提醒道,“虽然你们要作关于花的诗,但诗里却不能有花这个字,也不能有花名,现在你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可以开始了。”

    听到这样的要求,在场的姑娘们都是面面相觑,没料到沐卿鸾会出这样的题目。

    不过,沐卿鸾既然要出题考她们,自然要出一些大家都想不到的题目,不然大家都提前准备好,就考不出他们的真实水平了。

    只是时间有限,姑娘们都不敢耽搁,赶紧执笔书写起来。

    不得不说,七大家族的几个拔尖的女儿的确是才华横溢,根本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挥笔就来,不一会儿就将作好的诗词递给了顾公公。

    看到大伙儿陆陆续续的完成了,沐卿鸾才朗声宣布,“小宇子,将她们的诗念出来,让大伙儿都欣赏欣赏。”

    顾公公领命,走到了第一个写出诗词的金芸昭跟前,朗声念起来:

    “满庭吹泪似人香,

    色似春来满上头。

    金钗蝶舞参差见,

    春别系马在前头。”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艳的睁大了眼睛,欣赏的连连点头。

    金芸昭的这首诗没有一个花字,也没有提到花的名字,可每句话都跟花有关,当真是厉害啊!

    就连沐卿鸾听了都是笑容满面的夸赞道,“哈哈哈,芸昭,朕早就听闻你是作诗的高手,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不愧是金家的才女啊。”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朝金芸昭投去欣赏和羡慕的目光。

    苏陌凉听她是金家的人,也忍不住多瞧了她一眼,发现此女当真跟金涵逸有几分相似,容貌同样十分出众,是个五官玲珑,气质高雅的美人儿。

    之前她就听说金家有位掌上明珠,长得花容月貌,才高八斗不说,更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契兽师,在金家的地位极高。

    想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位青衣女子了!

    就在苏陌凉打量她的时候,她却是站起身,朝沐卿鸾规矩的福了福,“臣女献丑了,多亏女皇不嫌弃!”

    “哈哈哈,你这都叫献丑,叫别人情何以堪啊?不过,你这诗虽然好,但跟你哥哥宣平侯相比,还是欠些火候。朕以前可是欣赏过宣平侯的诗,那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好在你还年轻,倒是有机会超过你哥!”沐卿鸾轻笑两声,便是望向坐在苏陌凉身边的金涵逸,眉眼掩不住欣赏。

    金涵逸被点名,愣了一下,随后谦虚的拱手,“承蒙女皇厚爱,微臣倍感荣幸。微臣的诗哪里称得上神来之笔,想来只有女皇的诗才担得起神来之笔四个字吧。”

    “哈哈哈,宣平侯太谦虚了,朕说你当得起,你就当得起!”沐卿鸾笑着摆手,不赞同的道。

    金芸昭看到女皇对金涵逸赞赏有加,反而盖过了自己的风头,心里有些不悦,冷冷盯了金涵逸一眼,顺着沐卿鸾的话开口道,“女皇说得不错,我四哥在诗词歌赋上的确很有天赋,只是可惜——”

    金芸昭的话没说完,而是将目光落到了苏陌凉的身上。

    尽管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金芸昭这是可惜金涵逸嫁给了一个草包,再惊才艳艳的才华也被侍君的身份给耽误了。

    想到这一层,周遭的宾客都是小声议论起来,有的为金涵逸感到遗憾,有的则是冷嘲热讽,觉得他没骨气,甘愿沦落到这般境地,有的更是幸灾乐祸,看笑话的成分居多。

    所以,金芸昭这话一出,倒是让金涵逸有些难堪。

    苏陌凉听到这话,接收到金芸昭不屑的目光,心头忍不住冷笑。

    看样子,这金芸昭是打心眼里鄙视沐卿清,连带着也鄙视她四哥金涵逸。

    因为在金芸昭的眼里,沐卿清是个愚昧无知的废物,而她哥却宁愿嫁给这样的人,跟废物也没什么差别。

    再加上她又是个契兽师,实力强大,也难怪瞧不上金涵逸。

    只是苏陌凉虽然听懂了金芸昭话里的意思,但却没有任何表态,完全一副状况之外的表情,余光不经意间瞥到金涵逸,看到后者脸色有些发青,竟是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

    金芸昭一直关注着苏陌凉和金涵逸的表情,此刻看到沐卿清居然还笑得出来,心里更是无语到了极点,她这样讽刺的话沐卿清都听不明白,果然是个没脑子的草包!

    此时的沐卿鸾却是敛起了笑容,深深看了金芸昭一眼,“你想说可惜什么啊?”

    “哦,臣女想说的是可惜四哥不在家,平时不能与臣女一起探讨诗词歌赋,倒是少了人生一大快事儿!”金芸昭明知道沐卿鸾袒护沐卿清,自然不会傻到说真话,旋即话锋一转,圆了回去。

    听到这里,沐卿鸾才没有继续追究,而是继续让顾公公念其他人的诗词。

    顾公公得令,再度走到了段雪馨的跟前,念了起来,

    “雨歇细雨莫施恩,

    故取多情鹊夜飞。

    玉盘银碗何时降,

    朦胧能劝送芳菲。”

    沐卿鸾一听这诗,眼中再度闪过一抹惊艳,而后笑着连连点头,“哈哈哈,好一个玉盘银碗何时降,朦胧能劝送芳菲,又是一首好诗啊!”

    在座的其他人闻言,也是颇为感慨的称赞了起来。

    段雪馨虽然年纪稍大,但人家宝刀未老啊,她的诗虽然不是每句都暗示了花,但却将花的意境给写了出来,颇有神韵,不愧是凤栖帝国盛名已久的才女啊。

    “妾身不如芸昭妹妹那般玲珑心思,能每句都带上花的寓意,所以不得不在意境上下些功夫,若要跟芸昭妹妹比,妾身这诗还是稍逊一筹啊!”段雪馨站起身,谦逊的道。

    不过她这话说的是实话,要论意境,她这首诗或许比金芸昭的好,但要论花,那还是金芸昭的诗更为扣题!

    严格说起来,的确是金芸昭技高一筹。

    沐卿鸾听了赞同的点点头,“虽然是这个理,但你的诗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朕是非常喜欢的!”

    “谢女皇赏识。”段雪馨感激的行礼,重新落座的时候却是朝金涵逸的方向投来了视线。

    苏陌凉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嘴角划过不易察觉的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