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5章 为她解围!
    在段雪馨看来,金涵逸的眼里心里只能有她一个人,绝不能有其他人!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没料到段雪馨会突然朝自己发难,眸底瞬间闪过一抹惊讶。

    不过,她口中关于沐卿清苦练琴技的事儿,苏陌凉还是略有耳闻的。

    听说,去年焚血天城的使者到凤栖帝国做客,刚好赶上了花朝节,在座的女子都表演了才艺,而沐卿清却是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才艺,被焚血天城的使者当众羞辱,颜面扫地。

    为了不让自己下不来台,沐卿清只有找借口,说是自己不屑学习这些才艺,若是认真学,不出一年就能超过在座的才女!

    似乎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从那以后,沐卿清还真的开始苦练古琴。

    所以这事儿很快传遍了整个都城,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

    而沐卿清也彻底沦为了笑柄!

    如今段雪馨却在这个时候提起,摆明了是要看她笑话。

    只是她嘴上说得客气,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只会让人下不了台。

    所以,她的话音一落,在座的众人都是想起了去年的事儿,纷纷捂嘴偷笑起来,期待沐卿清再次出丑。

    苏陌凉心里明白段雪馨对自己的敌意,旋即轻轻勾唇,瞥了她一眼,丝毫不给面子的回绝,“抱歉,你没有这个荣幸!”

    段雪馨本还以为沐卿清会找借口,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直接,甚至不给面子的回答,脸上虚伪的笑容倏然一凝,顿时有些笑不出来了。

    “今天花朝节,这么盛大的节日,公主难道不想为宴会助助兴吗?”段雪馨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面对这样不给面子的拒绝,都能硬生生的咽下火气,也算个人物。

    只是苏陌凉不是软柿子,就算碍于草包的身份不能上台表演才艺,但也不可能任由段雪馨欺负。

    所以,她微微眯眸,瞳孔有寒芒浮动,随后便是犀利的呵斥道,“段雪馨,你的面子未免也太大了些!本公主身为公主,身份尊贵,你竟然让本公主为你一个庶女表演才艺?更是让本公主降低身份,为大家助兴?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照你这样说,等会是不是也想让女皇下来为你弹奏两曲儿啊?”

    苏陌凉的话十分尖锐,连庶女的身份都般了出来,顿时怼得段雪馨哑口无言,面色惨白。

    要知道庶女的身份可是她的痛处,是她最大的忌讳。

    而沐卿清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她庶女的身份,摆明了是在讽刺她卑贱的出身,所以她再好的脾气也被苏陌凉给整破功了,美丽的俏脸瞬间气得涨红。

    在座的其他人似乎也没料到沐卿清会这般犀利,竟然当众呵斥段雪馨,给她难堪,都是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不过,沐卿清向来嚣张放肆,说话做事儿从来不想后果,能说出这种话倒也不奇怪。

    如此一来,段雪馨反倒被沐卿清给弄得有些挂不住脸。

    只是大伙儿的心都是偏向段雪馨的,如今见沐卿清发火,大家都只当她是表演不出才艺,才恼羞成怒的。

    此时的金涵逸看到气氛尴尬,忍不住站起身,主动请缨道,“女皇,公主今日身体不适,实在不

    方便表演才艺,助兴这种事儿,还是让臣为公主代劳吧。”

    段雪馨听到这话,心头一惊,募得皱起了眉头,惨白的面色比刚才还要难看几分。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刁难沐卿清,金涵逸居然会站出来替沐卿清解围。

    以前羞辱讽刺沐卿清的人多了去,都没见他这般好心,今晚他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说,他真的对沐卿清有了感情?

    想到这一点,段雪馨就气得银牙暗咬,心头的怒火再度上升了一大截。

    而看到这一幕的苏陌凉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

    她可不认为金涵逸会为自己解围,他之所以站起来,八成是看在段雪馨的份上,舍不得他的旧情人下不来台,才主动请缨表演才艺的。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明目张胆啊!

    这样想着,苏陌凉心中冷笑,淡淡瞥了金涵逸一眼,“这次就劳烦驸马了!”

    金涵逸却是被她冷漠的态度弄得有些不悦,他好心好意的帮她解围,她非但不感激,还一副不太领情的样子,实在气人。

    只是,他都已经开口了,自然不可能再反悔,只有抬步走到了花园中央,让人备好了古琴开始弹奏起来。

    这是苏陌凉第一次听金涵逸弹琴,他的琴音跟段雪馨相比,要更加荡气回肠,气势滂沱许多。

    当然男人和女人弹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女人注重的是抒发感情,而男人则更注重表达自己的雄心壮志。

    心境不同,曲子和感觉也就各不相同。

    不过对苏陌凉来说,还是金涵逸的曲风比较合自己的胃口,所以连她都不免有些陶醉其中。

    然而此时的金涵逸却是缓缓抬眸,对上了苏陌凉的视线,见她似乎也沉浸在了自己的琴音中,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更是加重手里的力度,卖力弹奏起来。

    君颢苍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微微蹙眉,在桌下一把按住了苏陌凉的手,暗中使劲儿,随后低头凑到她耳边,低吟道,“他弹得有这么好听吗?都听出神儿了!”

    苏陌凉不过是在单纯欣赏弹琴,没想到又惹来君颢苍不快,心里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揶揄道,“嗯,好听!”

    “我弹得比他好!”君颢苍脸色更是沉了几分,咬牙道。

    苏陌凉被他的醋劲儿给逗乐了,“连那么牢固的风雷玄琴都能弹断,你可拉倒吧!”

    “那是他的琴太烂,配不上本尊!”君颢苍骄傲的低语道。

    苏陌凉嫌弃的剜了他一眼,但眼神却是爱意满满。

    一直关注着她表情的金涵逸看到这里,心头一惊,有些意外。

    他发现沐卿清似乎真的挺喜欢那个满脸麻子,长相丑陋的彭胡弯。

    因为在面对彭胡弯时,她的表情明显要柔和温暖许多。

    本来,他以为沐卿清将彭于晏的哥哥接进府,是看在彭于晏救她一命上,决定善待他哥哥,没想到,沐卿清好似真的对这个男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