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6章 找君颢苍的麻烦
    有了这样的认知,金涵逸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顿时烦躁不堪,导致气息也变得些紊乱。

    就好像一直被自己玩弄鼓掌之间的玩具,突然脱离了掌控,成为了别人的所有物一样。

    那种落差,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像是一把手,紧紧揪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坐立难安。

    段雪馨是个古琴高手,自然听出了金涵逸的情绪变化。

    只是在她印象中金涵逸是个心思深沉的人,很少会出现这种心神不宁的情况。

    所以,她很疑惑,到底是什么让他心烦意乱,到底是什么影响了他弹琴的心境?

    想到这里,段雪馨眉头皱得更紧,不禁顺着金涵逸的目光望了过去,当她看到沐卿清和那个满脸麻子的男宠卿卿我我,有说有笑的时候,立马明白了一切。

    是因为沐卿清!

    是因为凤栖帝国的笑柄——沐卿清!

    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金涵逸居然会被沐卿清给影响。

    要知道他嫁进公主府这么多年,虽然表面上对沐卿清温柔体贴,但段雪馨看得清楚,他每次望着沐卿清的眼神都没有温度,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也能淡定面对,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人,根本就没将沐卿清放在心上!

    可是今晚的他,十分反常,反常到让她都有些心慌!

    不止段雪馨,在座的其他人也将沐卿清与男宠之间的卿卿我我看在眼里。

    此时的范彩姗便是看不过眼的小声讽刺道,“居然在大庭广众下与男宠**,这个沐卿清真是越来越不知羞耻了!”

    由于君颢苍正在不爽苏陌凉与金涵逸眉来眼去,所以为了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他的行为举止不仅暧昧亲密,还十分的霸道,根本不容苏陌凉拒绝。

    如此在外人看来,就成了放浪形骸,不知羞耻!

    坐在旁边的范奕锦听了,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这才多久没见啊,这沐卿清怎么饥渴到了这种程度?连这样的货色都稀罕成这样?”

    他一来就被沐卿清讽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心里气得半死,如今看到这一幕,听到范彩姗的鄙视,也忍不住开口吐槽。

    范彩姗好似为了讨好他一般,连连点头,“对呀,七哥,她刚才竟然还讽刺你,比不上那个男宠,真不知道她是瞎了眼,还是坏了脑子,真是越来越离谱,越来越奇怪了!”

    听到这话,范奕锦的面色更是阴沉得可怕,猛地皱眉低喝,“哼,一个男宠也配跟我比!我看这八成是沐卿清的把戏,她是想利用那个男宠来气我!”

    “七哥的意思是,沐卿清在玩欲擒故纵?”范彩姗有些惊讶的反问。

    “不然呢?沐卿清可是出了名的好瑟,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容貌的男子!”范奕锦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毕竟曾经的沐卿清可是像条狗一样围在他身边转,看到他就差流口水了。

     

    怎么可能会突然改变心意,去喜欢一个连自己脚趾盖都比不上的男人。

    所以,在他看来,沐卿清越是和那个男宠亲密,就越是想要吸引他的注意。

    不过,他阅女无数,这些小心思,小把戏早就看腻了,才不会上她的当,所以到头来,沐卿清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注定是要失望的。

    范彩姗闻言,心头有些疑惑,忍不住提醒,“可是七哥,上次鉴宝大会你没有来,不知道大会上的情况,当时我们可是亲眼看到沐卿清用了一颗尊品丹药换了冉家的辟风暗影剑,然后转手就将宝剑送给了那个叫彭胡弯的男宠!如果你说沐卿清是在欲擒故纵,有必要将这么珍贵的宝剑送出去吗?”

    “说你傻,你还真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当然要做做样子,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送了!”范奕锦可不相信这些伎俩。

    范彩姗听了,觉得有理的点点头。

    是呀,那么珍贵的辟风暗影剑,沐卿清怎么可能蠢到真的拿来送人。

    所以,这到底送没送,还真的要打个问号。

    “不过,七哥,你也不要小看了那男宠,上次他在公主寿辰上,用剑法击败了柳凌枫,还把柳凌枫的双腿给摔断了,至今都下不了床,看身手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范彩姗继续汇报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儿。

    听到这里,范奕锦才微微挑起剑眉,美眸中划过一抹意外,“哦?竟然还有这种事儿?”

    “是呀,当时我们好多人都在场,亲眼所见。那柳凌枫根本不是这个男宠的对手,两三下就被撂倒了,可是把柳家的脸都丢光了呢!”范彩姗说到这里,竟是有些幸灾乐祸。

    范奕锦闻言,绝美的唇角隐隐咧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而后抬眸望向对面的君颢苍,询问道,“彭公子,听闻你剑法了得,上次连柳凌枫都成了你的手下败将,可有此事啊?”

    君颢苍被他突然叫住,冷眸瞥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语气却给人阴森之感,“有此事又如何?难不成范公子也想找我切磋一番?”

    君颢苍这话可说得一点不客气,顿时气得范奕锦黑了一脸,重重呸了一口,“我呸,就凭你,也配跟本公子切磋!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范奕锦可是范家重点培养的天才,从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更何况如今又达到了初期先天君灵师的实力,这样厉害的人物,性格自然会有些骄傲,甚至目中无人。

    所以,此刻面对一个身份卑贱得难以启齿的男宠的挑衅,他当下就控制不住怒火低吼出声。

    在他看来,这个彭胡弯连跟自己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还想跟他切磋。

    而他一个初期先天君灵师,要是跟一个男宠切磋,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啊。

    “范公子不要生气,这种小事儿哪里轮得到范公子出手!小女听闻公主新纳入府的彭公子,上次打败了我三哥,心里一直好奇得紧,既然今天见着了,小女倒是想领教一下这位彭公子的高招!”此时,柳家方向,一位身穿黄裙的女子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