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7章 他太不要脸了
    看到黄衣女子站起身,在座的宾客全都朝她投去了目光,当然苏陌凉也不例外。

    关于柳家的人,苏陌凉还是认识的,这女子是柳家的四女儿,名叫柳黎蔓,虽然比不上柳黎茵,不是柳家最顶尖的天才,但也是柳家的中坚力量,在柳家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听闻她前段时间已经晋级到后期后天君灵师的实力,现在更是有步入巅峰后天君灵师的苗头,所以除开那些变态的天才,在年轻一辈中,她的天赋已经算很不错的了。

    上次沐卿清的寿辰,她没有到场,不过应该是听说了柳凌枫让柳家颜面扫地的事情,毕竟这件事已经在整个都城都传得沸沸扬扬了。

    想来这么耻辱的事情,骄傲如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恶气。

    所以,她邀战君颢苍,倒也没有让人意外。

    此刻,众人看到柳黎蔓浑身戾气,态度强势,摆明了是要为柳凌枫报仇,全都为那个叫彭胡弯的男宠捏了把汗。

    柳凌枫的剑法虽然不错,但荒废了这么多年,难免会有些生疏,自然是比不上柳黎蔓这个长期修炼的高手。

    更何况柳黎蔓的灵力已经达到了后期后天君灵师,在剑法的应用上更是得心应手,绝不是柳凌枫那么容易对付的。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有些幸灾乐祸的盯着君颢苍,期待着一场好戏。

    君颢苍本来没打算挑事儿,哪知道有人会自动送上门来,嘴角轻轻斜起一个讥笑,随后低头饮了一口醇酒,酒水沾在他的嘴唇上,竟是染上一层魅惑的蜜色,倒是给他那张平凡无奇的脸,添了几分光彩。

    此时,他放下酒杯,眸光冷冽的瞥了那黄衣女子一眼,幽深的眼底有刀锋般的杀意划过,“既然柳小姐想要与我切磋,那彭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苏陌凉听出他的杀意,惊得一把抓住他桌下的手,递他个警告的眼神。

    如今这么多人在场,他要是真的杀了柳黎蔓必定会有不小的麻烦。

    所以,她绝不允许他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君颢苍见她害怕自己闹事儿,嘴角的笑意更深,而后凑到苏陌凉的耳边,无辜的低吟道,“我可是听你的话,没有轻举妄动,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的,她这样,我也很困扰啊,总不至于让我坐以待毙吧!”

    苏陌凉无语的剜他一眼,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他困扰?

    他困扰个毛线!

    他估计早就恨不得将在座的人大卸八块了,还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可真有他的。

    君颢苍痛得闷哼一声,咬耳朵道,“放心吧,我不会做得太过分,就是跟她玩玩而已。”

    玩玩?

    他的玩玩,连至尊君灵师的强者都能玩死,更何况柳黎蔓一个后天君灵师!

    他所谓的玩玩根本就是摧残嘛!

    然而,不等苏陌凉阻止,他便已经站起身,缓缓来到了花园中央。

    &nb

    sp;  正在弹琴的金涵逸看到两人打算切磋,已经没了他的事儿,顿时收手站起身来,给沐卿鸾行了个礼,就准备退回席位。

    君颢苍见了,却是出言挽留,“侯爷别走啊,我看公主挺喜欢你弹琴的,不如你弹奏一曲,为我和柳小姐的切磋助助兴吧。”

    金涵逸听到这个要求,不悦的皱眉。

    这个彭胡弯不过是个男宠,居然敢使唤他,岂有此理。

    “彭公子,你未免太放肆了,本侯凭什么给你个男宠弹琴助兴?”金涵逸早看这个处处挑衅自己的彭胡弯不顺眼,眼下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使唤自己,再好的修养也有些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怒火。

    苏陌凉见了,蓦然怔了怔,她没想到金涵逸那么沉得住气的人,那么喜欢伪装温柔体贴的人,会当众跟君颢苍撕破脸,实在让人意外。

    若是往常,他必定会淡然处之,以委婉的方式来面对,可是今天的他,情绪好似有些不稳定啊。

    再者,苏陌凉清楚君颢苍有多么的讨厌金涵逸,怎么可能会真的让他弹琴助兴,所以,听他这话,便是猜到他八成是要坑人了!!!

    果不其然,君颢苍看金涵逸面色阴沉,表情不虞,眼底的笑意愈发浓重,不慌不忙的解释道,“侯爷,你误会了。我想邀请你弹琴助兴,不是为了我,而是看在公主喜欢你琴声的份上,才这样说的,你若是不愿意为公主弹琴,我当然也不会勉强你!刚才是我越距了,还望侯爷见谅!”

    听到彭胡弯将公主搬出来,金涵逸顿时被他堵得语塞。

    他要是拒绝,不是等于中了他的圈套,表示自己真的不愿为公主抚琴吗!

    想到这里,金涵逸的眸子泛起一抹冷光,点头答应下来,“好,既然公主喜欢,那本侯就再弹奏一曲!”

    见他答应,君颢苍深邃的墨色眸子里闪过一道狡黠,感激的抱拳,“那就多谢侯爷了。”

    金涵逸冷眼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弹奏起来。

    此时的柳黎蔓也走到了花园中央,从头到尾的打量了君颢苍一眼,看到他满脸麻子,长得实在不堪入目,她的脸上明显跃起不屑,轻蔑的冷笑道,“听闻你是从金凤楼出来的小倌,所以为避免有人说我欺负我,我决定不动用灵力和武器,就这么跟你打!”

    苏陌凉刚刚饮了一口酒,突然听到这话,噗的一下喷了出来。

    她听错了没有,这柳黎蔓竟然还打算不动用灵力,不动用武器,就这么跟君颢苍打?

    她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活腻了?居然能说出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不过,更让人苏陌凉哭笑不得的是,君颢苍居然厚颜无耻的答应了,“好吧,那我就不跟你这个高手客气了,等会你可得让让我,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啊!”

    听到这样不要脸的话,不止苏陌凉,就连旁边的汐诺都是忍俊不禁,若不是强行憋住,此刻怕是已经笑出声了。

    然而此时的柳黎蔓却是一脸倨傲的冷哼,“抱歉,这个还真不好办,因为我就算让你,你也会输得很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