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9章 成了背锅侠!
    好在金涵逸实力不弱,被击飞之后,连忙出手抵挡。

    幸运的是,他就算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量,所以只是滚落在地,受了内伤,不至于被柳黎蔓的剑光劈成两半,丢了性命。

    但突然看到金涵逸被打飞,差点命丧剑下,在场的众人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全都僵住身子,屏住了呼吸,一脸骇然!

    金家主更是吓得目眦尽裂,惊恐的朝金涵逸冲了过去,“涵逸!!!”

    “涵逸,你没事儿吧!!!”金家主连忙搀扶起金涵逸,检查着伤势。

    金涵逸咳嗽了两声,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微微摇头,“没事儿,一点小伤,不足挂齿。”

    金家主看他面色惨白,气息虚弱,连血都被打出来了,哪里是一点小伤,当下气得瞋目切齿,顿时转眸瞪向同样被打飞在地上的柳黎蔓,愤怒大吼,“柳黎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儿下杀手!”

    刚才那清形他看得很清楚,要不是金涵逸反应快,差一点就要命丧黄泉了。

    虽然刚刚运气好,没有死成,但也被打成了重伤,这口恶气,让他如何能忍!!!

    要知道金涵逸虽然出身不高,只是个庶子,但却深得他的喜爱。

    因为他聪明能干,实力还相当不错,是他十分看重的孩子。

    当初他之所以忍痛割爱,让他嫁给凝芙公主,是因为那时候的凝芙公主是长公主,最有望登上女皇宝座。

    金涵逸一旦嫁过去,很可能会成为皇贵君!

    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金涵逸的前程,金家主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可谁知道,后面局势有变,他们金家不得不顺应时代变化,让他背叛沐卿嫣,去捧沐卿鸾和沐卿清的臭脚,成为了沐卿清的侍君,但这些都是无奈之举。

    所以,只要一想到金涵逸为金家的牺牲,金家主就心疼不已,如今又看到他受伤,就更是控制不住怒火,非要跟柳黎蔓算账不可!

    摔落在地上的柳黎蔓自己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就被金家主劈头盖脸一顿怒骂,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震在了当场。

    虽然她只是受了皮外伤,没有任何大碍,但衣服却被划破了,让人看光了身子,这对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来说已经是沉重的打击了,谁知道现在又因为重伤金涵逸,被莫名其妙的扣上杀人的罪名,这对柳黎蔓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所以,面对金家主凶神恶煞,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的表情,柳黎蔓吓得打了个激灵,慌张的摆手,指着君颢苍解释道,“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是那个男宠,是那个彭胡弯!我刚才杀的是他,根本不是宣平侯啊!”

    然而君颢苍早已在她剑光落下之前,就已经掠到了另外的地方,此刻面对柳黎蔓的指控,他站在远处一脸无辜的反驳道,“柳小姐,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侯爷出手,一直专心的应付着你咄咄逼人的进攻

    ,我哪知道你会突然将矛头转向侯爷啊!”

    “你!你竟然还敢狡辩!就是因为你闪到了金涵逸的前面,我没注意到他在你后边,才失手打到他的!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重伤他!!!”柳黎蔓听到君颢苍不但矢口否认,还将所有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顿时气得满脸涨红,咬牙切齿。

    此时,看到柳黎蔓衣衫褴褛,雪白的肌肤还暴露在外,现在又被刺激得表情狰狞,柳家的人都是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柳家主的面色更是难看到了一定境界,眉宇纠结的避开视线,生气的朝着旁边的夫人大声命令,“还不赶紧拿个外套给她披上!”

    柳夫人刚才被吓傻了,听到老爷提醒,才猛地惊醒过来,赶紧脱下外套,跑过去用衣服裹住了柳黎蔓的身子。

    柳黎蔓裹上了衣服,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直暴露在外,此刻接收到周围嘲笑鄙视的目光,愤怒的脸蛋几乎能滴出血来。

    她完了,彻底完了,不但名誉被毁,还让柳家丢了这么大个脸!以后怕是别想在凤栖帝国抬起头来做人了。

    更何况,眼下金家还要追究她的责任,连能不能活下来做人都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柳黎蔓就浑身战栗,盯着君颢苍的眼睛布满了恨意。

    此时的君颢苍却是一脸淡定,“柳小姐,你这话就不对了吧。你要杀我,我总不至于站在原地等你杀吧,我当然要躲啊!我哪知道,你连人都没看清楚,就下这么重的手!所以,你是真的失手,还是故意的,这个就很难说了!”

    君颢苍在她提出切磋的时候,就设下陷阱,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哪有她狡辩的机会。

    所以,柳黎蔓当场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气得浑身发抖,半天只吐出一个字,“你!!!”

    毕竟这个彭胡弯背对着金涵逸,的确没有对金涵逸出过手,而刚才那一剑又确实是她亲手砍下去的,金涵逸又确实是被她的力量给打飞的。

    她想要狡辩,拿什么理由,什么借口来狡辩?

    若真的要怪,只能怪她刚才被这个男宠刺激得失去了理智,一心想要斩杀他,想也不想就冲他所在的方向攻击过去。

    而他偏偏速度又那么快,在她攻击之前就闪避掉了,那时候她就算想收回力量,也来不及了,所以才闯下了这样的大祸。

    金家主刚才倒是没有想到故意的成分,现在被君颢苍提起,才警觉的皱起了眉头。

    柳家和金家的关系一向不太好,若是柳黎蔓借着失手的机会杀掉金涵逸,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要是追究责任,她就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完全可以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失误上,那女皇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只是象征性的惩罚一下。

    想到这一层,金家主的脸色更是冷了几分,愠怒的呵斥,“柳黎蔓!不管你是失手,还是故意,你重伤我儿,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