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2章 范奕华的诡计
    苏陌凉与君颢苍顺着人群,一起到了悠雪湖,这才发现悠雪湖边,已经停靠了不少的画舫,似乎为了庆祝花朝节,船上张灯结彩,装扮得富丽堂皇,照得整个悠雪湖灯火辉煌,十分的热闹。

    苏陌凉放眼一望,不难发现在那湖水中央漂浮着许多花灯,想来,按照比赛规则,等会大家就要上船,划到湖中央,抢先点燃花灯。

    而这第一个点灯之人便能得到花神的庇佑!

    这是凤栖帝国花朝节的习俗,也是大家心目中的信仰!

    此时的沐卿鸾看到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便是朗声宣布,“朕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船只,等会船夫会亲自引你们上船!待你们准备就绪,朕会在湖对面发出开船信号,你们谁要是最先到达湖中央,点燃花灯,朕重重有赏!”

    在场的众人听到有赏,全都兴奋得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对沐卿鸾口中的的赏赐十分感兴趣。

    而苏陌凉则是抬眸望了一眼湖对面,发现对面停靠着一艘巨型游船,看装潢就比普通画舫要华丽不少,不用猜也知道,那是沐卿鸾的游船。

    因为沐卿鸾不用参加比赛,所以要提前到对面去迎接从这头划过去的船只,亲眼见证点燃花灯的第一名!

    苏陌凉正想着,汐诺便是从后面混入人群,悄悄回到了她的身边,递给她了个安心的眼神,表示交代的任务已经办妥。

    苏陌凉见此,微微颔首,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沐卿鸾。

    此时的沐卿鸾见大家热情高涨,笑容满面的道,“朕期待你们的表现!”

    话落,她便带着一大群宫女,沿着湖岸,往湖对面走了过去。

    因为是划船比赛,为了方便认出每只船的身份,这些船都是以家族为单位安排好的,不能自行挑选。

    所以看到女皇走了,早已候在岸边的船夫便是按照吩咐,快步上前,各自邀请着画舫的主人。

    不一会儿,大伙儿便是陆陆续续的上了船,做好了比赛准备。

    苏陌凉却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看到一位身穿棕色衣衫的船夫从远处走过来,朝她恭敬的行礼,“凝岚公主,你的船在那边,请随奴才来吧。”

    苏陌凉抬眸,顺着船夫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自己的船在左边第三个的位置,旋即轻轻点头,“嗯,带路吧!”

    话落,船夫便是恭敬的引着他们三人一起上了指定的画舫。

    但没料到的是,苏陌凉刚撩开布帘,走进舫内,竟是看到一个男人别人抹了脖子,倒在血泊中,没了气息!

    汐诺看到这一幕,则是吓得面色惨白,倒抽一口冷气,僵了两秒才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惊恐的低叹道,“这——这——这不是秦侍郎秦钰凡吗?”

    听到秦钰凡的名字,苏陌凉心头一惊,猛地蹙眉反问,“他就是沐卿鸾身边的那个秦侍郎?”

    据苏陌凉所知,宫中有四位深受沐卿鸾宠爱的侍郎,之所以受宠是因为他们的五官有些地方跟君颢苍有几分相似。

    而四位受宠的侍郎中,比较

    有身份地位的除了范奕轩的哥哥范奕华以外,便是这位秦侍郎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死在这里!!!

    不过,联系起刚才的一切,苏陌凉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嘴角不禁扬起一个冷笑,“那个范奕华迟迟不动手,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早在入宫之前,苏陌凉就知道范奕华八成会对自己出手,但刚才坐在花园那么久,他都没有任何动作,想必是在等待时机。

    果不其然,他们一上船就中了范奕华的招。

    看这情形,这艘船应该是秦侍郎的船,不过范奕华早就派了杀手潜伏在此,所以看到秦侍郎一上船,就立刻将其诛杀。

    然后他再让船夫故意引她上船,撞见这一幕,想要将杀害秦侍郎的罪名栽赃陷害给她。

    如此一来,他不但除掉了自己的竞争对手,还给她扣上了杀害秦侍郎的罪名。

    而这罪名还有理有据,因为大家都知道秦侍郎容貌出众,而沐卿清又是个贪图美色,荒唐至极的人,这件事必定会被范奕华渲染成沐卿清想要轻薄秦侍郎,秦侍郎誓死不从,才酿成了这样的惨剧。

    想到这一层,苏陌凉不禁回想起之前在宴会上看到的范奕华那双幽深如古潭的眼睛,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是很有手段,很有心机的人。

    这一箭双雕的计谋被他玩得相当的溜啊!

    然而苏陌凉脑海里的念头刚一闪过,便见一个小厮忽然冲了进来,看到秦侍郎的尸体,便是装作满脸惊恐的指着苏陌凉等人,愤怒的道,“你们——你们居然杀死了秦侍郎!来——”

    说着,他便是扯起嗓子,准备大吼起来。

    君颢苍却是提前察觉了他的企图,猛地推出一掌,轰在小厮身上,只见他声音还没喊出,便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彻底断了气。

    好在君颢苍动作快,不然敌方的人现在怕是已经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抓人了。

    这样想着,汐诺不禁松了口气,但还是担心的追问道,“主子,范奕华想要给你扣上杀人的死罪,这下要怎么办啊?”

    苏陌凉闻言,眼里划过一抹冰冷,嘴角扬起讥讽的弧度,“本来还打算找机会弄死范彩姗的,没想到范奕华竟然亲手将机会送到了我的手里,说来,我还得感谢他呢!”

    听到范彩姗的名字,汐诺眼前一亮,大致猜到了她的意思,“主子难道是要——”

    “嗯,把范彩姗的诗塞到秦侍郎的衣服口袋里!”苏陌凉微微颔首,直接命令道。

    汐诺得令,赶紧照着吩咐办事儿。

    苏陌凉见她弄好了,便是掏出东方家主留给她的传送卷轴,与君颢苍和汐诺迅速消失在了画舫里。

    此时,一直等着小厮信号,准备随时闯入秦侍郎画舫抓人的范彩姗,迟迟没有听到小厮的呼喊,心里纳闷极了,生气的朝自家小厮质问道,“你刚才真的亲眼看到沐卿清走上秦钰凡的船了吗?”

    “是的,奴才刚才亲眼看到他们上船的,而且船外边也安排了人,沐卿清不可能就这么逃走,就算想逃,也会发生打斗,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