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3章 范彩姗上当了
    范彩姗听到这里,心中疑惑,眉头皱得更紧。

    要知道这次可是她哥精心策划的一出戏,什么都准备妥当,什么都安排好了,基本是万无一失,只要沐卿清等人上了船,就绝对脱不了干系!

    可哪知道到现在,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在也太奇怪了!!!

    想到这里,范彩姗有些坐不住了,旋即冲着身后的小厮命令道,“不行,我要亲自去看看,他们到底在船上搞什么鬼!”

    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她绝对不能让人给搞砸了。

    说罢,她便是带着小厮,直奔秦侍郎的画舫。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想栽赃陷害的苏陌凉此时已经传送到了湖对面,直接上了沐卿鸾的船。

    汐诺则是被苏陌凉派去给秦家的人通风报信了。

    既然范奕华想要陷害她,那她就找个最权威的证人,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只是沐卿鸾看到苏陌凉突然上她的船,表现得有些意外,笑着问道,“今天怎么不争一争这个第一名,居然跑朕这儿来了?朕记得,你以前挺喜欢这个比赛啊。”

    其实,以前的沐卿清不是喜欢这个比赛,而是前面的才艺表演,她一个都不行,总是被人笑话,所以才会在划船比赛上特别用心!

    因为这个不考学识,不考才艺,只需要奴才出力帮忙划船的比赛,对沐卿清这个草包来说,是最容易办到的。

    苏陌凉听了,却是笑着摆手,“参加了那么多次划船比赛,都已经玩腻了。平时皇姐忙,我都没时间跟皇姐喝喝酒,说说话,今日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岂能错过。”

    听到这话,沐卿鸾仰头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啊,从小到大做事儿就没耐性,不管什么事儿什么东西落在你手里,不出三天,准能玩腻!不过,你跟朕说说话也好,咱们两姐妹的确好久没促膝长谈了!前段时间听你遇刺中毒,不知道身体可还好啊?”

    苏陌凉隐下眸中的暗茫,微微颔首,“嗯,劳皇姐挂念,伤势已经痊愈了,没有大碍了。”

    “那刺客抓到了吗?调查清楚了吗?”沐卿鸾关切的询问。

    苏陌凉凝重的摇摇头,“这个倒还没有,对方应该是个很警惕的人,没有露出任何马脚,而行刺的人又全部都死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线索就这样断了。”

    沐卿鸾闻言,微微眯眸,显然有了自己的想法,然而不等她开口,就见一位穿着粉色宫装的丫鬟火急火燎的冲进来禀报,“女皇,不好了,不好了!”

    “放肆!没看到凝岚公主在这里吗,这样冒冒失失成何体统。”沐卿鸾冷着脸呵斥道。

    丫鬟被吼得面色惨白,害怕得浑身颤抖,“奴婢只是听到秦侍郎的死讯,一时心急,乱了方寸,还望女皇恕罪!”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沐卿鸾听到秦侍郎的死讯,当场吓得腾了起来,怒目圆睁的瞪着丫鬟,大吼道。

    丫鬟本就被她吓得

    半死,如今见她这副表情,更是颤栗不止,吞吞吐吐的道,“秦——秦——秦侍郎被人杀害了!!”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简直如一记晴天霹雳砸在沐卿鸾的脑门上,顿时震得她瞪大双眼,满脸惊骇,稳重的面色刹那间变成了青灰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朕说清楚!”僵硬了几秒,沐卿鸾更是控制不住情绪,如火山爆发般大吼起来。

    丫鬟知道女皇一向宠爱秦侍郎,得知他的死讯肯定会歇斯底里,所以面对她的怒火,丫鬟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回话,“具体的奴婢不知道,只知道刚才秦家主去秦侍郎的画舫,刚好撞见范彩姗也在秦侍郎的画舫里,但秦侍郎却是倒在血泊中,被人抹了脖子。所以秦家主现在正发火,要杀范彩姗为秦侍郎偿命呢!”

    听到这话,沐卿鸾如五雷轰顶,震惊极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范彩姗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她宠爱的侍郎,简直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沐卿鸾就气得咬牙切齿,下一秒便是冲出了船舱,直奔对岸而去。

    苏陌凉听到秦家和范家已经闹了起来,嘴角不禁衔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与君颢苍对视一眼后,便是跟着赶去看热闹。

    当他们和沐卿鸾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范彩姗已经被人打得遍体鳞伤,狼狈不堪,此刻正被范家的人紧紧护在身后,与秦家的人对峙着。

    就范彩姗现在那状况,相信若不是范家的人及时赶到,她八成已经被秦家主给大卸八块了!可见秦家主是怒到了什么地步!

    当然,也能理解,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杀害,秦家主如何咽的下这口恶气。

    这时候,秦夫人看到沐卿鸾赶了过来,更是控制不住情绪,悲痛不已的跪在了沐卿鸾的跟前,大声哭诉道,“女皇,范家的女儿范彩姗杀害了钰凡,被妾身夫君撞个正着,求你一定要为钰凡做主啊!”

    听到这话,沐卿鸾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真看到了秦钰凡的尸体,当场震得脚步踉跄,往后退了两步,美丽的俏脸上瞬间褪去了血色,一看就是受了很重的打击。

    范家主听到秦夫人告状,心头一颤,急忙朝沐卿鸾解释道,“女皇,大家都知道秦侍郎是女皇身边的红人,给小女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杀害女皇喜欢的人啊!所以,这件事绝对不是小女所为,还望女皇明察秋毫,还小女一个公道。”

    “范家主,你到这个节骨眼,竟然还敢狡辩,实在可恶!你赶紧将范彩姗交出来,不然别怪老夫不客气!”秦家主怒不可遏,暴躁的警告道。

    范家主自然不会那么傻,范彩姗明摆着是被人设计陷害的,他要是交出去,岂不是中了敌人的毒计吗!

    所以,他的态度同样强硬,不服气的反驳,“秦家主,你冷静点,你没有亲眼看到我女儿动手,怎么能单凭我女儿在你儿子的船上,就说是她杀了你儿子啊!”

    “范家主,你不但纵容你女儿杀害我儿,还公然包庇她,掩饰她的恶行,你真当我秦家好欺负吗!”秦家主听他抵赖,更是被刺激得浑身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