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不在场证明
    范家主也毫不示弱,理直气壮的顶回去,“秦家主,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不要含血喷人。更何况,我明知道我女儿是被陷害的,要怎么把人交给你!你难道要冤枉好人,纵容凶手逍遥法外吗?那你秦家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

    此时,被吓掉半条命的范彩姗听到这话,也是情绪激动的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是被陷害的,我没有杀人,我怎么敢杀害女皇身边的红人!”

    她本来是按照范奕华的吩咐,一听到小厮的喊声,就冲到秦钰凡的船上抓沐卿清的,可哪知道等了一会儿,始终没等来小厮的暗号。

    为了避免横生枝节,她不得不自己上船抓人,坐实沐卿清的罪名。

    可哪知道,她前脚刚一进入秦侍郎的画舫,后脚就见秦家主冲了进来。

    一看到秦侍郎的尸体,秦家主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她下杀手,要不是范家的人及时赶到,她差点就要被这老家伙给诛杀了!

    现在光是想着,她就心有余悸呢!

    秦家主因为儿子的死,气到极点,哪里会相信她的狡辩,横眉怒目的大吼,“陷害?胡说八道!你倒是说说,脚长在你自己的身上,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儿,能让你主动跑到我儿的船上来!!!”

    由于秦钰凡和范奕华一直不大对付,导致两家的关系也不太好。

    范彩姗却出现在他儿子的船上,能不让人怀疑吗!

    被问起陷害人,范彩姗顿时抬眸望向站在沐卿鸾身边的沐卿清,此刻对上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发现里边竟是有隐晦的笑意流淌,她脊背瞬间窜过一抹寒意,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激灵,指着苏陌凉疯狂的大喊起来,“是她!是沐卿清!是她陷害我,是她要置我于死地!!!”

    范彩姗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看到沐卿清站在人群中,一脸讽刺的盯着自己,再傻也都明白过来了!

    这一切都是沐卿清的阴谋,是她的陷阱!!!

    听到范彩姗这番话,在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震,纷纷朝苏陌凉投去了惊诧的目光。

    而苏陌凉面对她的指控却是相当淡定,冷笑着开口道,“范小姐,没有证据,你可不要乱说话!本公主知道刚才曼荷让你丢了脸,你心头不舒服,对本公主很有意见,但也不能拿人命关天的事情来冤枉人啊!”

    “沐卿清,你休想抵赖!秦侍郎船上的船夫全都亲眼看到你上了秦侍郎的船,船上的这些奴才全都是证据!!!我之所以出现在秦侍郎的船上,就是听到有人谋害秦侍郎才上船抓人的!秦家主,你要是不信可以盘问船上的奴才,他们都可以作证的!”说着,范彩姗便是指向身后的一群奴才,义愤填膺的道。

    秦家主闻言,皱着眉头,望了一眼秦侍郎的几位船夫,大吼质问,“你们给老夫老实交代,是否看到凝岚公主上船,要是有半句假话,老夫现在就宰了你们!!!”

    几位船夫被他怒火冲天的责问,吓得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抖着身子回话,“回秦大人,奴才刚才亲眼看到凝岚公主上了秦侍郎的画舫,不敢有半句假话。”

    “是!奴才也看到凝岚公主上了船,不敢欺瞒大人!!!”

    几个船夫都是害怕的连连点头,说得倒是一本正经,不似作假。

    苏陌凉听了,却是牵唇,扬起一个讽刺的冷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她,“范小姐,你当时又不在秦侍郎的船上,怎么那么笃定几位船夫看到本公主上了秦侍郎的船?就好像你亲眼所见一般?这样看起来,你好像有刻意为之的嫌疑啊。或者说,你早有预谋,跟这几个船夫套了好词,故意联合起来栽赃陷害本公主?”

    苏陌凉的质问掷地有声,顿时震得范彩姗心脏漏跳一拍,整张俏脸募得惨白如纸。

    几个船夫也被苏陌凉的质问和气势给唬住了,呆滞了几秒后,都是惊恐失色的连连磕头,“奴才不敢有半句谎言,绝对没有跟范小姐勾结起来陷害公主,奴才刚刚确确实实是亲眼看到凝岚公主上船的啊!”

    沐卿鸾见他们还死不承认,满腔怒火翻涌而出,火冒三丈的厉声呵斥,“一派胡言!凝岚公主刚刚一直在朕的船上,与朕喝酒谈心,哪来的时间到秦侍郎的画舫杀人!你们这群狗奴才,不但没保护好你们主子,还敢撒谎栽赃陷害凝岚公主,真是好大的狗胆!!!”

    要知道沐卿鸾前脚刚上船,沐卿清后脚就跟上了船。

    所以,沐卿清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到秦钰凡的船上杀人,又突然出现在湖对面,跑到她的船上来,除非沐卿清会瞬间移动!

    至于秦钰凡,他刚才在宴会上都还好好的,摆明了是上船之后被杀的。

    而范彩姗却刚好出现在秦侍郎的船上,又被秦家主撞个正着,杀人时间又非常的吻合,要说嫌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她的嫌疑大吧!

    范彩姗听到这话,顿时大吃一惊,满脸骇然的张大了嘴巴。

    她实在没想到,沐卿清竟然会在沐卿鸾的船上!

    而亲眼看到苏陌凉上船的几位船夫,听到这样诡异的事情,更是不敢相信的直摇头。

    他们明明亲眼看到沐卿清上船的,怎么会突然到沐卿鸾的船上去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女皇,奴才真的没有撒谎,全都是实话!求女皇明察啊!”几个船夫发现事情太过复杂,是越解释越混乱,已经解释不清楚了,只有一个劲儿的磕头。

    苏陌凉见几个船夫坚持,也不恼,不等女皇开口便是抢先道,“皇姐,我看还是检查下尸体吧!秦侍郎虽然死了,但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啊,好歹要给秦家一个交代吧。”

    听到这话,沐卿鸾赞同的点点头,“来人啊,请仵作过来,朕要知道他的死因!”

    身边的宫女得令,很快下去传唤了。

    不一会儿,仵作就小跑着来到了沐卿鸾的跟前,恭敬的行礼。

    “你给朕好好检查,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沐卿鸾压着火气,威严的大声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