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5章 两人是不正当的关系
    仵作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应了一声是后,便是俯身检查起来,隔了良久才抬起头来回话,“女皇,秦侍郎的身上除了脖子以外,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异常,所以死因就是被人用剑抹了脖子。不过,奴才刚才在秦侍郎衣服口袋里搜出了这个,请女皇过目!”

    说着,仵作便将搜出的白纸递了过去。

    沐卿鸾见此,一把接过白纸,迅速将其展开。

    这一瞧,顿时让她神色大变,猛地抬头瞪向范彩姗,两个眼睛像是尖刀一般透着凌厉的寒光,犀利得仿佛要将人刺穿。

    范彩姗突然接收到这样骇人的目光,吓得身形一颤,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

    而范家主看到女皇神情不对,心头疑惑,忍不住询问道,“女皇,那是什么东西?”

    被他问起,沐卿鸾面色阴沉得仿佛要打雷下雨,随后用力一甩,直接将纸甩在了范家主的面前,“哼,什么东西?你应该问问你宝贝女儿这是什么东西!!!”

    范家主得了呵斥,心头一震,顿时涌上不好的预感,随后便是俯身捡起白纸,快速摊开。

    当看清楚上面的诗句的时候,范家主也是控制不住的瞪大了双眼,稳重的面色唰的一下惨白一片。

    此时,不止范家主,就连站在旁边,姿态淡定的范奕华都是惊了一跳,深邃的眸子掀起了一丝波澜。

    显然,他们都没料到会在秦侍郎的衣服里找到范彩姗的诗作。

    范彩姗听到女皇怒火冲天的骂声,看到父亲和哥哥的神色不对,心里更加忐忑不安,疑惑的探头望来,只是这一望让她也惊住了,难以置信的低叹一声,“这---这--这不是我刚刚作的诗吗?”

    “哼,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作的诗!朕只想问你,你的诗词为何会在秦侍郎的身上?”沐卿鸾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铁青的面色明显压抑着极大的怒火。

    而众人听到从秦侍郎身上搜到了范彩姗的诗,都是惊讶的小声议论起来。

    秦钰凡作为女皇的侍郎,身上却揣着别的女子的诗作,这意味着什么,大伙儿根本不敢想。

    范彩姗也意识到事情闹大了,惶恐的直摆手,“我——我也不知道我的诗为什么会在他的身上,是沐卿清,是她陷害我,把我的诗放在秦侍郎的身上的!”

    “朕已经说了,凝岚公主刚才一直在朕的船上,根本没有时间跑到秦侍郎的船上来,没想到你在这个节骨眼,竟然还想栽赃凝岚公主,简直罪大恶极!来人啊,把范彩姗拖出去斩了!”沐卿鸾得知秦侍郎跟范彩姗怕是有那种不正当的关系,已然气到了极点,怒吼一声便是要斩杀范彩姗。

    范彩姗见女皇要杀自己,当场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女皇饶命,女皇饶命!有可能是秦侍郎喜欢小女的诗,是他自己偷偷拿去的,不关小女的事儿啊!”

    如今不能拉沐卿清下水,她只有将过错全部推到秦侍郎的身上。

    苏陌凉闻言,却是勾唇一笑,讽刺的反问道,“范小姐,你这样说,让冉夫人,宁小姐,金小姐和秦小姐等人情何以堪啊!她们都是响当当的才女,哪一个不比你作的诗好,哪一个不比你有才华,秦侍郎要真的喜

    欢这些诗词,大可拿她们的诗作,怎么也不可能拿上你的啊?”

    听到这话,段雪馨,宁陌澄,金芸昭,秦淑雅等人都是沉了面色,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范彩姗的这番话,太过荒唐,简直没把她们放在眼里嘛!

    而在场的其他人听了苏陌凉的话,则是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

    是呀,秦侍郎要真是喜欢诗词,偷谁的也不可能去偷范彩姗的啊。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秦侍郎爱慕范彩姗,自己偷偷拿了她的诗作,另一种就是范彩姗到秦侍郎的船上,将自己的诗作赠予给他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两人的关系都不简单!

    因为只有相互爱慕的男女,才会互赠诗词!

    毕竟正常男女可做不出这种私相授受的事情来!

    更何况秦侍郎还是女皇的男人!

    意识到这一点,大伙儿都是震动的倒抽一口冷气,望着范彩姗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他们没想到范彩姗连女皇的人都敢染指,简直是活腻了啊!

    “难怪,范小姐会出现在秦侍郎的船上,原来两人早有私情!范小姐,你该不会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害怕你们的事情暴露,才对秦侍郎杀人灭口的吧?”苏陌凉见沐卿鸾已经怒到了极点,更是添油加醋的感叹道。

    被她这么一点,沐卿鸾更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秦侍郎是她的男人,身份特殊,一旦被人发现他们有私情,范彩姗就是死罪一条。

    所以她为了自保,埋葬真相,最靠谱的办法就是让秦钰凡彻底闭嘴!

    这样一想,范彩姗不但有了杀人嫌疑,还拥有了杀人动机!

    想到这里,沐卿鸾再也没了任何犹豫,怒发冲冠的大吼命令,“范彩姗与秦侍郎暗中偷情,后又杀人灭口,犯下死罪,把她拖出去斩立决!!!”

    话落,周围的侍卫便是快步上前,打算擒拿范彩姗。

    此时的范彩姗是百口莫辩,她自己都不知道秦侍郎的身上为何会有她的诗作,现在却被突然扣上与秦侍郎有染的罪名,一时间晕头转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一个劲儿的摇头否认,奋力挣扎,“我没有!我没有和他偷情,我没有!我是被陷害的,我是被冤枉的!”

    范家的人看到这里,急忙抓住范彩姗,不让她被侍卫带走。

    沐卿鸾见范家的人居然敢从中阻挠,更是火冒三丈,咬牙大吼,“混账!你们谁今天敢阻拦一下,朕连他一起宰了!”

    范家主则是赶紧给范奕华递了个恳求的眼神,想让他帮忙说说情。

    而范奕华却是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反抗。

    如今不但闹出了人命,还让沐卿鸾当众丢了这么大的脸,可想而知,她有多么的生气。

    如果这时候求情,不但不会让沐卿鸾放过范彩姗,还会牵连整个范家。

    所以,为了范家着想,只有牺牲掉范彩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