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6章 自以为是的范奕锦
    范家主本还存了点希望,但接收到范奕华的眼神,才彻底明白,这件事唯有牺牲掉范彩姗,才能平息女皇的怒火。

    所以,为了整个范家着想,为了保住范奕华,他不得不狠下心来,做出取舍,旋即只听他厉吼出声,“我范家没有这样不知廉耻,大逆不道的女儿,她闯下如此大祸,是微臣管教不严,所以无需女皇动手,微臣自行清理门户!”

    话落,他便猛地抽剑,一下子刺中了范彩姗的胸膛。

    此时的范彩姗还没反应过来,还盼着父亲和哥哥替自己求情,哪知道下一秒就命丧自己父亲之手。

    此刻,那双盈满泪水的眼睛鼓得很大,里边布满了惊恐之色,张大的嘴巴,还没喊出声,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因为对范家主来说,秦侍郎虽然不是范彩姗亲手所杀,但也是范奕华一手设计,是范家一手派人杀害的,范彩姗要是为了保命,将范奕华给抖出来,那范家的损失就会更加的惨重。

    所以他只有斩杀范彩姗,让她彻底闭嘴,才能以绝后患。

    只是,在场的众人看到范家主亲自斩杀了自己的女儿,还是吓了一跳,当场被震慑得鸦雀无声。

    谁都没想到范家主会有这样的魄力!

    范奕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范彩姗,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袖子下的手指却是紧的拽了起来。

    这一次,是他失策了,他没想到沐卿清竟然会脱离自己的掌控,反咬他们范家一口。

    只是,有一点,他始终没有想通,他明明让人将沐卿清引上船的,那几个船夫绝不可能撒谎,也没有人看到她从秦侍郎的船上下来,那她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沐卿鸾的船上的?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意识到这一点,范奕华不禁将目光望向苏陌凉,这才正儿八经的审视起她。

    然而他却不知道,苏陌凉这次全靠了东方家主送她的传送卷轴,才让她消失在了秦侍郎的画舫,瞬间来到湖对面。

    相信她要是再慢上一点,就要背上杀人的罪名,怎么洗都洗不清了!

    这次范奕华的计谋非但没有成功,还折损了一个后辈,让范家的人郁闷透顶,一个个表情都十分难看。

    当然,沐卿鸾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心乱如麻的挥挥手,“今日朕也没心情举办什么游船比赛了,大家都散了吧!”

    她虽然只是把这些侍郎当成君颢苍的替身,并不是真心喜欢他们,但是他背着自己偷情,与别的女人勾搭在一起,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打击,更何况这么多人在场,亲眼看到这一出,她这女皇的脸要往哪里搁,所以哪还有什么心情围观比赛!

    在场的宾客知道女皇现在肯定十分火大,都是识趣的行礼告退,离开了悠雪湖,朝宫门的方向走去。

    苏陌凉看到大伙儿都走了,也不打算久留,旋即准备与君颢苍和汐诺一起离开。

    然而,她刚走几步,就被范奕锦给拦了下来。

    “啧啧啧,沐卿清,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苏陌凉闻声,抬眸看了一眼挡在跟前的范奕锦,顿时皱起了眉头。

    然而,不等她开口,便见他上下打量了君颢苍一眼,勾唇冷笑道,“没想到你这男宠的确是有两把刷子啊,连柳黎蔓都栽在了他的手里!”

    苏陌凉本来还以为他说的是她反咬范家一口,害死范彩姗的事情,但听他这口气,显然是不知道范奕华设计陷害自己的阴谋。

    不过,也能理解,这范奕锦是范家的天才,平时致力修炼,基本都待在宗派很少回家,所以应该是没有参与到这次阴谋中来。

    想到这里,苏陌凉面色稍缓,扬眉反问,“你没想到的事儿多了,我有必要知道吗?”

    “呵呵,沐卿鸾,你这欲擒故纵的把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范奕锦讽刺的冷笑一声。

    苏陌凉知道范奕锦容貌出众,天赋惊人,是不少女人追捧的对象,才养成了他这样自以为是,骄傲自负的性格,但她实在没闲心跟他废话。

    “范公子,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本公主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扯。麻烦你让一让,不要挡着路了!”苏陌凉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语气更是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

    见她对自己这样冷淡,范奕锦也是被刺得生出几分火气,沉下脸色开口道,“好,既然没时间瞎扯,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听闻你从冉家那里得到了一把辟风暗影剑,正巧,我也看上了那把武器,所以你开个价吧,我跟你买了!”

    范奕锦许是欺压沐卿清习惯了,就算有事儿相求,也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十分的讨厌。

    苏陌凉心中冷笑,轻轻扬眉,反问一句,“范公子,你觉得本公主是那种缺钱的人吗?”

    沐卿清虽然是草包,但再怎么说也是公主,在物质条件方面怎么也比家族子弟更为优越,而这个范奕锦竟然想用钱来跟她交换辟风暗影剑,真把她当成傻子了吗!

    “那你说,你想要什么宝贝,我尽量满足你!”范奕锦见她一点面子都不给,眉头皱得更紧。

    苏陌凉唇角扬起一个讥笑,毫不客气的拒绝,“抱歉,我什么宝贝都不需要,这把剑我不卖!”

    说罢,苏陌凉便要错开他,准备离开。

    范奕锦看她这次是铁了心要给自己难堪,心里气得半死,但想到辟风暗影剑的珍贵,还是心有不甘,最终咬牙,一把拉住她,“我答应你之前的要求,陪你吃顿饭,这总行了吧!”

    苏陌凉突然听到这话,神情一僵,表情顿时涌上错愕。

    这个范奕锦竟然想用陪她吃顿饭的条件,来跟她交换辟风暗影剑?

    她听错了没有???

    君颢苍看到范奕锦抓住了苏陌凉的手,眼眸微眯,泄出一抹凶光,而后猛地伸手将其打开,压抑着火气,警告道,“范公子,用一顿饭来换一把仙品武器,你不觉得荒唐吗?”

    “呵呵,荒唐?要知道当初公主为了让我陪她吃顿饭,可是缠了我好久,送了我好多珍贵的宝贝,几乎是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手段,请问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范奕锦显然没将君颢苍的话放在眼里,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后便是望向苏陌凉,提醒道,“如今我好不容易答应陪你吃饭,沐卿清,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