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7章 可真不要脸
    苏陌凉听到这番言论,简直哭笑不得!

    真不知道范奕锦得多大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不过,她不得不感叹,以前的沐卿清还真是对这个范奕锦痴迷得不行,就为了一顿饭,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个人才了!

    可惜这个深受女人欢迎的范奕锦,在她苏陌凉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范奕锦,我可不想倒胃口,吃饭就免了吧!”苏陌凉可没什么兴趣跟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共进晚餐。

    当然,她旁边的醋坛子也不允许!

    范奕锦没想到她会拒绝,面色划过一抹惊讶,有些不服气的道,“沐卿清,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耳朵有问题,我说我愿意陪你吃饭,你听清楚了没有?”

    “我看脑子有问题的是你吧,府上陪我吃饭的男宠一抓一大把,谁稀罕你陪我吃饭?”苏陌凉无语的睨了他一眼,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

    范奕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气得面色发黑,还想反驳,哪知道下一句却被君颢苍给接了过去,“范公子,你要是喜欢陪人吃饭,可以去金凤楼当小倌,那里陪人吃饭,不但不花钱,还有赏钱,比较划算!”

    君颢苍说话一向不留情面,一开口就刺得范奕锦火冒三丈,“你放肆!一个卑贱的男宠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苏陌凉见他竟然敢呵斥君颢苍,也是来了火气,同样强硬的喝道,“放肆的是你,不过是范家后辈,竟然拦本公主的路,在本公主面前逞威风,好大的胆子!再说了,那把辟风暗影剑本公主已经送给彭胡弯了,愿不愿意让出宝剑,是他说了算,本公主已经无权过问。”

    范奕锦却是不相信的冷哼一声,“沐卿清,你不用骗我,你要是真的将剑送给了他,刚才对战柳黎蔓的时候,他为何不用辟风暗影剑?”

    “你以为,谁都像你,对付一个柳黎蔓,还要用仙品武器吗?”君颢苍扬眉,冷笑着刺了他一句。

    听到这么狂妄,这么羞辱他的话,范奕锦更是气得直眉瞪眼,面色铁青。

    但想到辟风暗影剑或许真的在他身上,范奕锦才硬生生的压下了秒杀他的冲动,沉声道,“彭胡弯,我知道你之所以待在公主府,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我可以承诺你,只要你把辟风暗影剑交出来,我立马让你进入范家,成为范家的客卿,相信以你的修炼天赋,范家肯定会着重培养你的!这样一来,你以后不但不用当难以启齿的男宠,还有更广的发展空间,你看如何啊?”

    在范奕锦看来,没有男人会真的喜欢沐卿清这个草包,之所以待在她身边,全都是为了利益,这个彭胡弯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他才向彭胡弯抛出橄榄枝,用这么好的条件利诱他,相信只要彭胡弯不傻,就会选择范家,而不是当人人唾弃的男宠。

    站在苏陌凉身后的汐诺听到这番话,心头却是好笑得不行。

    若是范奕锦知道,自己曾邀请云楼暗域的云楼帝尊,当自己范家的客卿,不知道会不会无地自容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此时的范奕锦却是一脸高傲,好像给了君颢苍莫大的施舍。

    然而君颢苍根本不带犹豫的一口拒绝,“范公子,你怕是误会了,我是喜欢公主,才到公主府的。我好不容易获得了公主的青睐,好不容易能跟她在一起,别说当你们范家的客卿,就算让我去范家当你爹,我都还不愿意呢!”

    听到这样羞辱的话,范奕锦当场被噎地面红耳赤,顿时怒不可遏的大吼,“彭胡弯!老子宰了你!”

    苏陌凉看到范奕锦被气得七窍生烟,差点笑出声。

    她虽然早知道君颢苍毒舌,但再次见识到他毒舌的功力,还是忍不住佩服他。

    连当人家爹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可真有他的!

    像范奕锦这么骄傲的人,不被气死才怪呢!

    此时君颢苍面对范奕锦的攻击,却是冷冷勾唇,不闪不避的抬手,直接擒住了他的手腕。

    这一刻,范奕锦顿是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朝自己扑面而来,竟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竟然破不掉这个男宠的防御!

    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君颢苍便是猛地一甩,竟是将他逼退了好几步。

    这一刻,范奕锦才发现这个彭胡弯的实力,远没有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可是,他却拒绝他范家的招揽,甘愿沦为男宠,跟沐卿清一个草包待在一起,难道他真的喜欢沐卿清???

    就在范奕锦满腹疑问的时候,苏陌凉却是开口警告道,“范奕锦,你范家的范彩姗刚刚才弄死了秦侍郎,惹得女皇不快,你如今更是公然对本公主的男宠出手,相信只要我闹到女皇面前,你和范家都会有不小的麻烦!你可要掂量掂量清楚了。”

    听到这话,范奕锦心头一惊,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是呀,他范家刚刚才惹了女皇不快,要是再闹出事儿来,女皇必定会重办他,还会迁怒整个范家,到时候得不偿失。

    想到这一点,范奕锦才努力抑制住了怒火,重重哼了一声,“哼,你也就会搬出女皇来吓唬人。不过,看在今日女皇心情不好的份上,我也懒得跟你们计较,沐卿清,咱们走着瞧!”

    话落,范奕锦便是拂袖扬长而去。

    看到他走了,苏陌凉才吩咐一声,“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公主府

    “主子,主子,公主和那彭公子回来了!!!”这时候,元宝忽然跑进了金涵逸的卧房,着急的禀报道。

    此时的金涵逸躺在榻上休息,由于吃了丹药,体内的伤势好了一大半,没有了大碍,但气息还是有些虚弱,如今听到沐卿清回来,他才睁开了眼睛,质问道,“打听到了吗?花朝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虽然被打伤,回到公主府休息,但却时刻关注着宴会上的动态。

    元宝满脸凝重的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奴才听说,秦侍郎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