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8章 偷看她洗澡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淡定如金涵逸也是惊了一跳,猛地睁大眼睛,追问道,“怎么死的?”

    他早就有预感,花朝宴上必然会发生点什么,没想到竟然出了人命!

    “奴才听说是秦侍郎和范彩姗有染,范彩姗为了掩盖真相,趁着游船比赛的时候,上了秦侍郎的画舫,亲手杀了他,结果被秦家主撞个正着,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呢!”元宝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给他听。

    金涵逸没想到秦侍郎和范彩姗居然是那种关系,眸色划过惊讶。

    在他印象中,这两人似乎没什么交集吧。

    思及此,金涵逸皱起了眉头,神色变得有些古怪,“后来呢?范彩姗认罪了?”

    “范彩姗刚开始不认罪,一口咬定是凝岚公主陷害她,可是公主从一开始就在女皇的船上,根本没有杀人的机会,所以范彩姗的谎言不攻而破。又因为从秦侍郎的身上搜出了她的诗作,加上被秦家主撞个正着,范彩姗杀害秦侍郎的事儿,可以说是证据确凿,所以女皇直接下令斩杀。不过,范家主倒是比女皇动作快,竟是亲手杀死了范彩姗。”元宝说到这里,都不得不感叹范家主的魄力。

    金涵逸听了,眉头皱得更深,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不太相信的低吟道,“真的是谎言吗?我怎么觉得这件事跟沐卿清脱不了关系呢!”

    元宝闻言,心头一惊,立马意识到这其中怕是有见不得人的阴谋。

    “公主现在跟彭胡弯在一起吗?”金涵逸再度问道。

    元宝摇了摇头,“没有,公主回茗惜阁了,奴才刚才听她吩咐曼荷打水,好似是要洗澡,至于彭胡弯,他被公主打发回玉碎轩了。”

    听到洗澡,金涵逸眸底掠过一道暗茫,很快有了决定,随后便是起身,从榻上下来。

    元宝担心他的伤势,惊得连忙上前阻止,“主子,你受了伤,不要乱动,有什么需要,你吩咐奴才去做就行了!”

    金家主可是交代他要好好伺候金涵逸,不能让他有半分闪失的。

    “我要去一趟茗惜阁!”金涵逸不顾他的阻拦,直接披上衣服,准备出门。

    “主子,外边更深露重,你又受了伤,现在出去很容易感染风寒,若是主子想见公主,奴才这就去把公主请过来!”元宝担心他的身体,急忙劝道。

    金涵逸却是皱眉,严肃的摆手,“不!不要惊动公主,也不要惊动其他人,我去去就回!”

    他今晚非要去弄清楚真相不可!

    元宝始终不太放心,不过看他坚持,只有妥协道,“那让奴才陪你去吧。”

    金涵逸冷声拒绝,凝重的嘱咐道,“不用,你就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

    说罢,金涵逸不等元宝再劝,便是抬步走出了房间,直奔茗惜阁。

    此时的茗惜阁虽然还亮着灯,但奴才们基本都已经退下了,所以沐卿清的房门口只有曼荷和迎蓉两个人守着。

    金涵逸远远望了一眼沐卿清的房间,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掩人耳目的绕到了

    侧面比较隐蔽的位置。

    此时听到里边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金涵逸已经肯定沐卿清正在洗澡,而后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鬼使神差的走向窗户的地方。

    经过了这么多事儿,见识了沐卿清那么多的手段,金涵逸心头震惊极了,疑惑极了,也好奇极了!

    他不禁开始怀疑,眼前这个沐卿清是不是真的凝岚公主!!!

    所以,他想趁着沐卿清洗澡的机会,亲自确认一下。

    因为他记得沐卿清的胸口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如果眼前这个没有,那么就表示——她是个假的!

    不过,让他纳闷的是,只要一想到自己要偷看沐卿清洗澡,金涵逸不知道为何,体内竟是涌上一股燥热,就连脸蛋都滚烫起来!

    要知道,他以前给沐卿清侍寝,不知道看过她多少次身体了,心里早已麻木,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

    这样的心情,当真是太奇怪了!

    然而就在金涵逸犹豫纠结着,要不要偷看的时候,正在洗澡的苏陌凉却是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她身为炼丹师,感知力自然要比常人敏锐许多,更何况金涵逸此刻心绪不宁,气息不稳,实在太容易暴露行踪。

    只是,苏陌凉还是十分意外,像金涵逸那么表面温和,实则高冷的人,居然会干出偷看人洗澡的事情出来,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

    想着,苏陌凉嘴角一咧,扬起一个冷笑,讽刺的开口道,“既然有话想问,何必这样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的!”

    突然听到沐卿清的声音,金涵逸身体一僵,神情大震。

    他没想到自己刚到这里,还来不及偷看就被她给发现了。

    这个沐卿清果然是不简单啊!

    不过,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他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索性走向正门,冲曼荷开口道,“我有事儿要拜见公主!”

    汐诺见此,微微蹙眉,正准备拒绝,却听到里边传来苏陌凉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汐诺得令,这才打开房门,让开身子,放金涵逸进去。

    此时的苏陌凉已经穿好了衣服,慢悠悠的走到了大厅,此时看到金涵逸面露疑虑,表情凝重的样子,她不禁牵唇反问道,“驸马,你今晚受了内伤,不好好待在房间里休息,跑到本公主这里来干嘛?”

    “今日的事情,是你干的吧!”金涵逸已经懒得跟她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询问。

    苏陌凉见他这副架势,诧异的挑眉,“你说的是什么事儿?”

    “设计重伤我和杀害秦侍郎,陷害范彩姗的事儿。”说到此处,金涵逸的瞳孔里闪烁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苏陌凉愣了一下,随后扬唇笑起来,“驸马,你是脑子被打糊涂了吗?我什么话都没说,什么事儿都没做,怎么就设计重伤你了?至于秦侍郎的死,女皇已经查明真相,那是范彩姗所为,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这要是传出去,你可是诬陷公主的死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