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9章 你到底是谁?
    金涵逸见她不肯承认,更是沉了脸色,咬牙反问,“你觉得这话,我会信吗?”

    “哈哈,你信不信,是你的事儿,与我何干?”苏陌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竟是笑出了声。

    此刻,看着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庞笑靥如花,散发着以前沐卿清没有的魅力和妩媚,金涵逸竟是感到一阵惊艳,心脏也是不争气的漏跳一拍。

    良久,他才稳住心神,眯起眼睛,笃定道,“你不是沐卿清,你到底是谁!!!”

    这样的神采,这样的魅力,根本不属于沐卿清!!!

    “我不是沐卿清,谁是?你吗?你大晚上不睡觉,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如果是,那你怕是要失望了,我无可奉告!”苏陌凉语气平淡,可声音却不自觉的冷了下来。

    金涵逸被堵得呼吸一滞,浑如刷漆的剑眉猛地蹙紧,瞳孔明显多了怒意,“你的身份,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何要假扮沐卿清,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的企图,需要跟你汇报吗?”苏陌凉轻蔑的瞥了他一眼,只觉得金涵逸太自以为是了。

    “看来,你是承认你不是沐卿清了!”金涵逸瞳孔泄出一道冷芒,声音也不由自主压到最低,透着凝重之感。

    苏陌凉似乎并不在乎他的想法,冷笑道,“我就算不承认,也不能打消你心头的疑虑!所以,承不承认,又有什么意义?”

    “是,就算你不承认,也没用!你最好老实交代,你混入公主府到底想干嘛,不然——我只有到女皇面前告发你了!”金涵逸板着脸,严肃的威胁道。

    听到这话的苏陌凉却是情不自禁的笑了,遂而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告发我?你无凭无据的要怎么告发我?到女皇面前说,重伤你和杀害秦侍郎都是我一手设计的?呵呵,金涵逸,你可别忘了,我是女皇最信任的人,连范家合起伙来都没能治我的罪,你觉得单凭你一张嘴,就能扳倒我吗?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你!!!你真以为我没有证据吗?”金涵逸气得黑了脸色,不甘心的握紧拳头。

    苏陌凉眼角微挑,琥珀色的瞳孔淌出一缕深邃诡异的幽光,好似能将人一眼看穿,“你要是真有证据,现在女皇就该派人来抓我了,你何必多此一举,冒着风险,跑来探我的口风?”

    金涵逸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是,他承认,他要是有证据,早跑到女皇面前告发了,也不用冒着危险来探她的口风。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要是就这么告到女皇面前,女皇非但不会信他,还会觉得他跟范家的人勾结起来,陷害沐卿清!

    然而最可笑的却是,面对敌人接二连三的报复,他竟然连敌人的身份,目的,弱点,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也正是因为自己手里什么筹码都没有,他才会这般坐不住的,跑来偷看她洗澡,故意威胁恐吓她,想要炸出她的企图,得到些线索,不至于束手束脚的,被人牵着鼻子走。

    就在金涵逸沉思之时,苏陌凉却是站起身缓缓来到了金涵逸的身边,轻轻拍了拍沾在他肩膀上的树叶,而后凑到他耳

    边,吐气如兰的道,“驸马,你可要想清楚了,就算你不怕承担诬陷公主的罪名,那请问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死掉吗?要知道,你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有啊!”

    苏陌凉的声音很轻,轻得低不可闻,此刻却如惊雷般在金涵逸的耳边炸响,又犹如一股森寒之气从他颈窝灌入,让他全身僵硬,脊背发寒!

    此刻对上那双近在咫尺的琥珀色美眸,看到里边闪烁着的幽光,金涵逸止不住一阵心惊。

    这真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让他方寸大乱,心神不宁!

    这个女人真是太厉害了!

    想到这里,金涵逸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想露出一丁点的马脚,“我的心上人已经被你害死了,你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

    “呵呵?是吗?那我今晚看她在花朝宴上高调的表现自己,不断想要吸引你的注意,难道是我看错了吗?”苏陌凉微微挑眉,轻笑着反问道。

    这话犹如一击重拳,猛地将金涵逸的伪装敲个粉碎,那强行镇定的俊脸开始出现一丝一毫的裂痕。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金涵逸不敢相信,极力隐瞒了这么多年的事儿会被眼前这个女人轻而易举的知道!

    见他瞳孔涌上震惊,苏陌凉嘴角的笑意更深,“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既然做过,那就要做好被人发现的准备!”

    “你想怎样?”金涵逸被她抓住了把柄,面色阴沉,眸底只有深不见底的黑。

    苏陌凉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道,“我想怎样,这个还得问你自己!她的命掌握在你的手上。”

    她虽然只是轻轻一拍,但听到她的这些话,金涵逸却觉得肩膀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了,我想你心里应该知道怎么做了,无需我多言!现在时间不早了,驸马身上有伤,还是赶紧回去休息的好!”说着,苏陌凉便是高声喊道,“曼荷,送驸马回华音殿。”

    听到吩咐的汐诺,立马推门走了进来,冲着金涵逸做了一个送客的姿势。

    金涵逸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也套取不到任何信息,还不如回去想想应对之法。

    思及此,金涵逸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后,便是抬步离开了茗惜阁。

    这一路上,他都心事重重,双腿像是灌了铅,异常沉重。

    直到回到自己院子门口,听到元宝的声音,他才缓过神来。

    “主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公主没有为难你吧?”元宝知道自从金涵逸帮助范奕轩欺骗公主后,公主就对他十分的冷淡,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在里边,如今看到他家主子表情极其难看,元宝担心是公主刁难了他。

    金涵逸摆摆手,“没有!”

    听到这话,元宝才放心的点点头,而后想起里边还等着人,急忙禀报,“主子,你快进去看看吧,宁公子已经在大厅恭候多时了,说是有要事与你相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