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1章 准备暗杀沐卿清
    宁陌殇看出金涵逸神色不对,心里生出疑惑,眉宇紧锁起来,“侯爷?你有什么心事吗?”

    听到宁陌殇的询问,金涵逸才缓过神来,嘴角扯起一个僵硬而又心虚的弧度,摇了摇头,“没有,你多虑了。”

    “我看侯爷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像是我多虑了啊!”宁陌殇显然不相信他的回答。

    他本以为金涵逸跟自己一样恨透了沐卿清,加上今晚又听到他差点被沐卿清和彭胡弯联手害死的消息,照理说,最想除掉沐卿清的是金涵逸才对,可是他却一反常态的劝自己放下,并没有诛杀沐卿清的打算,这不是很奇怪吗?

    意识到金涵逸有退缩的意思,宁陌殇心道不好,更加卖力的劝说,“侯爷,现在沐卿清已经移情别恋,不再宠爱你,更是荒唐到纵容男宠,设计重伤你!你想想,要不是你反应快,实力强,及时避开了柳黎蔓的攻击,今晚就要血洒花朝宴了!要是再这样下去,这公主府哪还有你的立足之地,难道侯爷真的要这样坐以待毙,被沐卿清给整死吗?”

    金涵逸的心情本就混乱,听到这番话,更是烦躁不堪,挥手打断道,“好了,不要再说了。陷害公主非同小可,单凭我们两人的力量,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你可别忘了,公主身边还有个鬼豹,他的实力可是相当厉害的!”

    此时此刻,连他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忌惮鬼豹,还是不愿杀害沐卿清。

    宁陌殇听到这话,却是松了口气,只当他是害怕事情不成功会承担风险,不禁笑着安抚道,“侯爷放心,明天沐卿清会随女皇一起到山上的寺庙酬神,而我宁家和柳家都已经说好了,明晚会派出许多高手,击杀鬼豹和那个彭胡弯不在话下,有十足的把握让沐卿清回不了都城。不过这当中,还是需要侯爷的配合才行!”

    金涵逸听了这样的安排,心头一惊,他没料到这个宁陌殇竟然和柳家的人勾结了起来。

    不过也能理解,柳家这段时间被沐卿清害得很惨,先是柳凌枫双腿被废,后来柳黎茵被当众轰杀,现在柳黎蔓也名誉尽毁,沦为了凤栖帝国的笑柄。

    柳家的人怕是早就恨不得将沐卿清挫骨扬灰了,如今有机会暗杀她,怎么可能就此错过!

    难怪,宁陌殇大晚上就跑过来说有要事相商,没见着他人,还一直不肯走,原来是已经做好了一切刺杀准备,就定在明晚,现在急需他的配合!

    可是,想到这里,金涵逸并没有任何兴奋,反而敛起了眉头。

    宁陌殇看他好似还有顾虑,继续安抚他,“侯爷不用担心,这件事是我宁家和柳家干的,绝对不会牵连到侯爷身上。侯爷只需要将这个药粉放进沐卿清的斋饭里,什么都不用管,后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不管成败与否,侯爷都与此事无关,这是我宁陌殇的承诺!”

    其实宁陌殇并不想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假手于人。

    但像祭祀酬神这么重要的活动,公主一般都只带驸马参加,不会带上其他侍君,所以宁陌殇没有资格一同前往,再加上他一直称病,闭门不出,要是突然要求一同前往,只会惹人怀疑,所以,他不得不与金涵逸结盟,拜托他出手相助。

    金涵逸看着他伸手递过来的药包,瞳孔微缩,里边划过一道惊芒。

    看宁陌殇这架势,似乎对明晚的事情,准备充分,势在必得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高兴不起来,心里变得有些犹豫。

    真的要刺杀那个跟狐狸一样的女人吗?

    可是他还没弄清楚她的身份,她的秘密呢!

    “侯爷,这药粉你先收着,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日一早,你若是愿意配合我们,就与公主一同前往寺庙,若是不愿意,那就请你称病,留在公主府!”宁陌殇见他犹豫不决,也不着急让他表态,旋即直接将药包塞到了他的手里,给他最后考虑的机会。

    金涵逸看着手里的药包,面色更显凝重,沉默了一会儿后,微微点头,“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希望侯爷多为自己考虑考虑,不要一辈子都毁在这个草包身上!我言尽于此,就不打扰侯爷休息了,告辞!”说罢,宁陌殇便是站起身,对着金涵逸抱拳行礼,而后便是转身离开了华音殿。

    看到宁陌殇走了,元宝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主子,宁公子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啊,居然大半夜的跑来跟你商量?”

    元宝是他的心腹,金涵逸也不怕他知道,“他已经让宁家和柳家准备了高手,准备在明晚对沐卿清下杀手!”

    听到这样的消息,元宝吓得倒抽一口冷气,惊骇的睁大眼睛,“那他来找主子,难道是想让主子帮忙诛杀公主?”

    “嗯,他让我在沐卿清的斋饭里下药粉!”金涵逸盯着药包,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元宝见此,也特意看了他手里的药包一眼,心情复杂的咽了咽口水。

    沐卿清现在对他家主子敌意满满,他家主子要是再不采取行动,以后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

    虽然刺杀公主是很冒险的事情,但也的确是打破困境,唯一的办法了。

    “主子,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你——”

    金涵逸现在心烦意乱,听到这种话,就控制不住火气,低吼道,“好了,出去,我想静一静!”

    元宝知道,刺杀公主的事情非同小可,一定要深思熟虑才行,旋即识趣的退出了大厅,为他掩好的房门。

    翌日一早,晨曦揭开夜幕的面纱,温柔的洒向大地的时候,都城就有陆陆续续的马车驶过街道,发出一阵阵车轮辘辘的声音,一直驶往城门外。

    此时的公主府门口,也十分的热闹,一大早仆人们就帮忙准备好了两架马车,换洗的衣物和一些日常用品。

    因为今天是去青莲寺,酬拜花神的日子,皇室和七大家族的人都会前往,沐卿清身为公主,自然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