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2章 前往青莲寺酬神
    而这青莲寺坐落在城外的青宁山上,按照习俗,所有人都会在青莲寺住上三日,在里边吃斋礼佛,以表虔诚!

    所以,尽管距离不远,但也得离开三日之久,奴仆们还是要帮公主准备妥当才行。

    苏陌凉早早在汐诺的伺候下收拾妥当,来到了公主府门口。

    此时,看到君颢苍的身影,苏陌凉失笑着摇摇头。

    她早就料到君颢苍必定忍不了与她分别三日那么久,所以看他出现在这里,倒是没有任何意外。

    “三天都等不了,可把你急得!”苏陌凉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

    “我一刻都等不了,你干脆别去了!”君颢苍可不想她舟车劳顿,跑上跑下。

    苏陌凉佯装生气的瞪他一眼,“这么重要的活动,怎么可能说不去就不去!再说了,我带你个男宠前往酬神,已经惹人非议了,你就知足吧!”

    君颢苍想到只要能跟她在一起,连男宠的身份他都忍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旋即妥协的点点头,“好吧,只是在菩萨面前做那种事儿,总觉得有些别扭。”

    苏陌凉没想到,他竟然还想在寺庙干那档子事儿,血液募得一下冲上脑门,气得狠狠踩了他一脚,“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哪里不正经了?”君颢苍拧着眉,一脸无辜。

    “你哪里都不正经,赶紧上你的马车,不要跟我讲话!”苏陌凉直接推开他,让他坐后面一个马车。

    君颢苍见她竟然想和他分开,气得一把将她拽入怀中,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我看好久没让你下不来床,你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苏陌凉看到周围这么多奴才在这里,全都瞪着眼睛瞧着呢,脸蛋更是涨得绯红,为了防止君颢苍做出更出格的事情出来,她只有妥协道,“好好好,你跟我坐一起,坐一起还不行吗,赶紧放开我,这么多人瞧着呢!”

    君颢苍听到这话,才隐隐勾唇,渐渐松开了她,“这还差不多。”

    然而,两人紧紧搂在一起的画面,却是落入了正从里边走出来的金涵逸的眼睛里。

    不知道为何,看到两人那么亲密的打情骂俏,金涵逸竟是觉得格外扎眼。

    想归想,但他还是快步走到了沐卿清的跟前,恭敬行礼,“公主!”

    苏陌凉没想到他会来,诧异的挑起眉头,“你受了重伤,好好待在床上休息就行,不用陪本公主去青莲寺了。养好身体要紧!”

    “谢公主关心,只是侍身吃了丹药,已经没有大碍了,出行是没有问题的。而祭祀酬神这么重要的活动,侍身身为女皇亲自册封的宣平侯,怎么能够缺席呢!所以,还是让侍身陪你一同前往吧。”金涵逸恭敬抱拳道。

    苏陌凉见他坚持,唯有点点头,“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赶紧上车吧。”

    说罢,苏陌凉便是在汐诺的伺候上,坐上了马车。

    而君颢苍却是看了金涵逸一眼,轻轻勾唇道,“那只有劳烦侯爷坐下面一个车了!”

    话落,君颢苍也跟着上了苏陌凉的马车。

    &nbs

    p; 金涵逸看到沐卿清宁愿跟个卑贱的男宠坐在一起,也不愿意与他待在一起,心头顿时窜起一股无名火,而后气咻咻的朝后面一个马车走去。

    坐上马车,元宝看到他家主子表情又黑又臭,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哪里惹着他了,只有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

    由于青莲寺并不远,出了城门,穿过个林子就到了青宁山的山脚下。

    青莲寺修建得并不高,只是在半山腰上,从山脚走一段路就到了。

    当他们走进寺里,就有住持亲自上前迎接,此时只见一位穿着袈裟的老者,双手合十,表情恭敬的微微俯身,“贫僧,拜见女皇!”

    “住持不必多礼!”沐卿鸾似乎十分敬重这位和尚,态度非常客气。

    “女皇,祈福的吉时已到,请随贫僧而来。”说着,住持便在转身,带领大家走进了花神殿,来到了花神的神像面前。

    这时候,早已候在旁边的僧人,立马将礼香递到沐卿鸾和选出的圣女的手中。

    沐卿鸾和冉诗楹接过礼香,依次上前点燃香火,随后虔诚的祈愿,朝着花神的神像拜了三拜。

    站在身后的人也闭上眼睛,跟着拜了起来。

    待仪式完毕,住持便是上前,开口道,“女皇,您带着圣女随贫僧到圣水池接受洗礼,其余人则到旁边的念佛堂,为凤栖帝国诵经祈福。”

    沐卿鸾点点头,简单的吩咐了几句,便是与冉诗楹去了后院。

    而其余人则是由另外的僧人带领到了念佛堂诵经。

    这一坐就是一天,很快到了晚上。

    看到夜色已晚,僧人才站起身,大声宣布道,“住持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房间,等会你们就可以回房休息,厨房现在正在准备斋饭,待饭好了,贫僧会派人给你们送去。”

    听到这话,早已被这经文折磨得苦不堪言的人,都是松了了一大口气,纷纷起身离开了念佛堂,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陌凉,君颢苍和金涵逸也在僧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金涵逸看到君颢苍打算与沐卿清住一间房,看不过眼的提醒一句,“公主,彭公子,佛门圣地,还是分开住的好,要是触怒了花神,坏了凤栖帝国的国运,女皇怕是要怪罪的!”

    君颢苍闻言,却是冷笑一声,“侯爷,拖着病怏怏的身体,带着一身的晦气,跑到菩萨面前来,还是管好你自己,不要坏了凤栖帝国的国运吧!”

    “你——”金涵逸顿时被堵得面色铁青,表情难堪。

    “侯爷息怒,你本就受了重伤,可不要再气坏了身子啊。”君颢苍阴测测的提醒一句,更是气得金涵逸银牙暗咬,怒不可遏。

    元宝见了,也害怕他气坏了身子,急忙劝道,“主子,你累了一天了,还是赶紧进屋休息吧,身子要紧。”

    听到这话,金涵逸才没有理会君颢苍,跨步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到了屋子后,元宝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主子,刚才那僧人说厨房正在准备斋饭,想来眼下是最好的机会,要不要奴才现在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