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3章 主子对她动情了?
    金涵逸虽说答应宁陌殇与沐卿清一同前往青莲寺酬神,但直到现在,心里依然没有下定决心。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竟会这般举棋不定。

    他明知道那个女人抓住了他的把柄,发现了他和段雪馨之间的关系,千方百计的想要整死他,也明知道,除掉她是让自己活下来的唯一办法。

    况且,杀掉沐卿清的最好机会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但是他却犹豫了!

    想起这段时间,他与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斗智斗勇,每一次都被她犀利的手段,深沉的心机,害得狼狈不堪,可尽管对她恨之入骨,但心里却是不受控制的生出一丝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欣赏和佩服。

    想来,那是一种棋逢对手的欣赏!

    因为一个女人,神不知道鬼不觉的取代沐卿清,将计就计的杀害公主的丫鬟,嫁祸范奕轩,直接将其斩杀,还有理有据,让人说不出半分不是。

    后来又故意激怒柳家天才柳黎茵,当场轰杀柳家最看重的女儿,偏偏让柳家没办法追究她的责任,只有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紧接着又用计谋陷害他和冉映熏,想要让他们狗咬狗,自相残杀,好在他反应快,及时叫来了父亲,不然,他就会落得跟冉映熏一样的下场!

    再后来,她联手彭胡弯,想要借柳黎蔓的手误杀自己,幸好他有些底子,反应迅速,再次幸免于难。可是他却受了重伤,费了不少丹药。而柳黎蔓更是名誉尽毁,沦为了笑柄。

    就算如此,女皇和柳家也没办法过错怪罪到沐卿清和彭胡弯的身上,这样一箭双雕的计策简直堪称完美,连他都暗自心惊。

    只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沐卿清面对范奕华的栽赃都能全身而退,甚至还能反咬范家一口,让范家损失惨重!

    他太清楚范奕华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了,连范奕华都载在她的手里,可见她的厉害!

    所以,这样一个厉害且神秘的女人,一边让他感到震惊,一边又勾起他的好奇心,不受控制的想要了解更多,更多——

    就这样,她吸引了他的目光,赚取了他的关注!

    或许,都是聪明人,都是性格深沉,心机极重的人,金涵逸竟是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可惜,这样的女子是他的敌人,是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敌人!

    想到这里,金涵逸愁眉似锁难开,面色阴沉得仿佛能挤出水来。

    元宝看到自家主子默不吭声,摸不清他的想法,旋即压低声音劝道,“主子,你赶紧做决定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柳家和宁家都已经安排了杀手,就等着金涵逸出手,他要是将事情耽误了,怕是不好跟宁陌殇交代啊。

    金涵逸微微摇头,“这件事太冒险了,还是——”

    元宝没想到他会临时变卦,心头一惊,“主子,你都跟着来了,不就是答应了宁公子吗?你这

    样突然变卦,宁家和柳家肯定对你有意见啊!”

    “他们有意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到时候就说公主发现了端倪就行了。”金涵逸似乎并没有太把宁家和柳家当回事。

    可是元宝却是急得要命,“主子,你要想清楚啊,这次你没有靠金家的力量,只需要放点药粉,就可以借助宁家和柳家的手除掉凝岚公主,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你要是错过了,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

    这件事,不管成功与否,他都不用承担责任,也不会牵连到金家,对他来说,绝对是有利无弊。

    元宝实在想不通,他为何会觉得太过冒险!

    要知道他家主子以前背叛凝芙公主,将她从神坛上拉下来,如此冒险的事情都干过,更何况是这点举手之劳的小事儿?

    想到这里,元宝心中疑惑不已,皱着眉头,试探性的询问道,“主子,你该不会是对凝岚公主动了真情了吧?”

    被元宝这么直接的问起,金涵逸心头一震,生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的心上人一直都是段雪馨,怎么对沐卿清动情!”

    “是奴才胡说八道吗?奴才跟在主子身边这么久,知道主子向来是个果断的人,从未见过主子像现在这样犹豫不决!而且让你犹豫的对象还是凝岚公主!若是往常,有人想要害你,你早就给出反击了,更何况这次还可以借刀杀人,根本不需要你亲自出面,在奴才看来,实在没拒绝的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你的不忍!!!”

    元宝一针见血的道出了金涵逸的心思,让他神情一震,表情显得有些僵硬。

    这一刻,连他都有些心惊,自己竟会对自己的敌人生出不忍。

    他真是疯了!!!

    看到金涵逸变了脸色,元宝知道自己猜中了,心里更是无奈,“主子,你实在糊涂啊!你什么时候动情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动情。经过了这么多事儿,别说你,奴才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凝岚公主已经靠不住了,她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弄死你啊!虽然奴才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变心,但像她那样残暴冷血,麻木不仁的人,弄死一个人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不足为奇!大家都说伴君如伴虎,主子还是早做打算的好!毕竟老爷不可能每次都掐着点的来救你啊!”

    “我说了,我没对她动情,我只是不甘心,没弄清楚她的身份和目的,就让她这么死了。”金涵逸总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有某种特殊的敌意,不然不可能一来就针对他,所以这其中必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主子,不管真相如何,她已经危及到你性命,你必须将她斩草除根。如果主子没有动情,那就将药包交给奴才,奴才现在就去把这事儿给办了,再晚一点,可就来不及了!还请主子多为自己,多为段小姐,多为金家着想,不要让老爷和段小姐伤心啊!”元宝抱拳下跪,语重心长的劝道。

    听到这话,金涵逸低头瞧了眼手里的药包,想到沐卿清已经威胁到他和段雪馨两人的性命,最终只有狠下心的将药包交给了元宝,闭上眼,挥了挥手,“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