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5章 从段雪馨下手
    金涵逸面色阴沉,愤恨的瞪着君颢苍远去的方向,凝重的微微摇头,“就算不去招惹他们,人家也会招惹我们的!”

    经历了今天这么多事儿,金涵逸几乎已经肯定,那女人假扮沐卿清,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冲着他来的。

    况且,他现在得知了她那么多秘密,一个那么心狠手辣的人,怎么可能放过他,让他活下来,成为她的威胁!

    所以,接下来,他的处境应该会更加的艰难!

    正如他所料,回到茗惜阁的汐诺,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询问对付金涵逸的计划了。

    “主子,金涵逸现在知道了我们这么多秘密,实在是个威胁,必须要赶紧除掉他才行啊。”汐诺担心的提醒道。

    如今离进入皇陵,祭祀祖宗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要是苏陌凉在进入皇陵之前被人发现了身份,那她想要混入皇陵,盗取异火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苏陌凉赞同的点点头,“今天是我失策了,本以为能将他一起诛杀的,谁知道此人心眼那么多,居然留有后手!难怪你以前会被他蒙蔽,中了他的奸计,此人的确是相当的狡猾。”

    “那要怎么办?他会不会将今晚的事儿抖到女皇面前去啊!”汐诺担心的皱起了眉头。

    “不会的,他要抖,刚才就抖了!说到底,他是没有告发我的证据,单凭他一面之词,谁会想到沐卿清一个草包杀死了柳家和宁家的长辈!”苏陌凉摇摇头,对这一点倒不是很担心。

    毕竟今晚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都太过离奇,可信度不高,很难让人信服。

    “嗯,也是!不过,主子已经在他面前暴露,他也生了戒备之心,主子想要杀他,怕是不容易了啊。”汐诺想到其中的难度,犯愁的叹了口气。

    苏陌凉闻言,却是勾唇浅笑起来,眸子里有精光闪过,“其实说难也不难!你忘记他的软肋,段雪馨了吗?那女人可是他一生挚爱,就算他嫁进公主府这么多年,他都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可见用情很深!所以,接下来,我们可以从段雪馨的身上入手,引诱金涵逸上钩。”

    然而,苏陌凉的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反问,“是吗?我看不见得吧!”

    这时候,只见君颢苍从外边走了进来,听到这番言论,忍不住提出质疑。

    苏陌凉听他口气不对,以为他知道些什么,疑惑的挑眉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君颢苍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冷哼道,“我看那小子的眼睛都要长到你身上去了,哪还喜欢什么段雪馨,分明是喜欢上你了!”

    苏陌凉本还一本正经的想要知道原因,哪知道他居然说的是这个,难怪他进来就臭着脸,语气不爽,原来是又吃醋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严肃的面孔顿时被他整破功,一下子笑了起来,“你啊,你啊,又在吃飞醋了,一天不吃醋,你就不开心是不是?还有,你吃醋,能不能吃点有依据的醋?我可是金涵逸的敌人,千方百计想杀他,你觉得他会变态到喜欢一个想杀他的人吗?”

    苏陌凉只觉得君颢苍的醋吃得是越来越莫名其妙,甚至有些荒唐了。

    面对这样的反问,君颢苍却是斩钉截铁的道,“会!!!”

    苏陌凉见他这么认真,简直拿他没办法,只有失笑着摇摇头。

    君颢苍心里虽然不爽,但看她似乎并没有将那金涵逸放在心上,这才缓和了表情,随即走过去,一把拦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拉近自己,而后凑到她耳边,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你不知道你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吗?”

    苏陌凉被他这么亲密的举动弄得面颊涨红,用手推开他,“汐诺还在这儿呢,你收敛点!”

    君颢苍却是不肯放手,沉声提醒道,“你没看见,你家主子累了,要休息了吗?”

    汐诺被他这么一点,立马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是,属下就不打扰主子休息了,先行告退!”

    说罢,汐诺就要退出房间。

    苏陌凉见此,急忙叫住她,“别忙,我还有东西给你!”

    说着,苏陌凉在君颢苍的腰肢处,狠狠掐了一把,这才挣脱他的束缚,“你给我老实点。”

    君颢苍一脸委屈,“要是掐坏了我的腰,你以后可要自己动了!”

    苏陌凉毕竟不是黄花大姑娘了,一听这话,顿时秒懂,恼羞成怒的推开他,“你想得美!”

    说罢,苏陌凉便是进入旁边的书房,写好了一封信,交给汐诺,严肃的嘱咐道,“三日后,等冉家的人回来了,你就将这封信送去给冉映禄,能不能弄死金涵逸,就全靠这封信了!”

    汐诺闻言,眼前一亮,明白的点点头,随后接过书信,便快步退出了房间。

    因为她要是再不走,帝尊估计就得扒她一层皮了。

    ——————

    三日匆匆过去。

    沐卿鸾和七大家族的人都已经从青莲寺回到了家中。

    汐诺按照苏陌凉的吩咐,趁着夜色正浓,便是混入了冉家大院,悄悄将信纸送进了冉映禄的房间。

    正在床上和段雪馨温存着的冉映禄,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瞬间惊得抬起头来。

    这时候,他竟是发现屋子中央的柱子上竟然扎了一把匕首,匕首上似乎插着一张纸。

    看到这里,冉映禄和段雪馨都是心头大惊。

    “夫君,那是什么东西?”段雪馨忐忑的询问道。

    “不知道,我先过去看看!”说着,冉映禄便是放开段雪馨,从榻上下来,走了过去,随后取下了匕首上的白纸,将其展开浏览起来。

    不瞧还好,这一瞧,顿时惊得冉映禄脸色大变,猛地瞪大了虎目。

    看到冉映禄神色不对,段雪馨心头担心,也是起身下榻,走了过来,“夫君,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此时的冉映禄得知自己的女人竟然跟别的男人有染,当场控制不住怒火,还没说话,就扬起手臂,照着她面颊狠狠甩了一巴掌,直接将段雪馨打到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