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8章 段雪馨的邀请
    冉映禄见她答应下来,这才满意的点头,“很好,是生是死,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冉映禄便是拂袖离开了她的房间,似乎多待一秒都觉得恶心。

    看到他离开,装作坚强的段雪馨才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一直强忍着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其实,她不是对金涵逸没有感情,只是感情对她来说太过廉价,不值得让她为此付出生命。

    所以,在性命面前,她只有牺牲掉金涵逸,保住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

    翌日,公主府,华音殿

    金涵逸上次在花朝宴上被柳黎蔓误伤,昨晚又被柳家和宁家的超级强者释放出的余威给震伤,伤上加伤,可谓是十分惨烈。

    所以,就算有丹药护体,他还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慢慢调息过来。

    好在他身体的恢复力惊人,如今已经没了大碍,不过,他昨晚见识了沐卿清的战斗力,又被彭胡弯镇压得毫无还手之力,让他明白自己与那两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遂而生出了诸多不甘,也激发了他罕见的好胜心!

    所以,从昨晚到现在,除了养伤以外,他便是废寝忘食的修炼,竟是取消了今早的请安,闭门不出,发疯一般淬炼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

    因为那个女人比他高一境界,达到了后期先天君灵师的等级,虽然在天赋上,他或许很难赶得上她,但在灵力等级上,他绝对不能比她弱!

    然而,就在他醉心修炼之时,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

    被人突然打断修炼,金涵逸心情烦躁,猛地睁眼,瞳孔有怒意绽放,声音也夹杂着不耐,“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吗!”

    元宝鲜少见他家主子生气,此时被他怒言呵斥,募得一震,神色跃上几分诧异。

    只是想到此事非同小可,他只有冒着被责罚的风险,继续开口,“主子,有你的信,是从那边送来的。”

    元宝不便说出段雪馨的身份,但用‘那边’二字,便已经暗示了金涵逸。

    平时,他帮两人互通信件,这些暗语,金涵逸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听到这话,金涵逸神色一滞,目光微凝,随后才收敛了气息,吩咐道,“进来吧!”

    听到吩咐,元宝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快步来到了金涵逸的面前,将信纸双手奉上。

    金涵逸接过信纸,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不禁皱起了眉头。

    元宝一直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表情不对,有些忐忑的询问,“主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她说想我了,想邀请我今晚去弄玉小筑一聚。”金涵逸淡淡解释了一句。

    元宝却是有些担心,猜测道,“这会不会是公主的阴谋?”

    见识了沐卿清的心机和手段,还有那恐怖的战斗力,就连思维相对单纯的元宝都有些草木皆兵,生出了警惕之心。

    毕竟,对方几次出手,都太过惊艳,让他们不得不防啊。

    当然,连元宝都能想到这个问题,金涵逸自然也想到了,只是他肯定这封信的确是出自段雪馨之手,旋即微微摇头,“这信的确是她给我的,因为信上有凤雀香,这种香气,只有她能炼制出来。”

    段雪馨是中期丹宗炼丹师,虽然等级并不算最顶尖的存在,但她在冉家的帮助下,得到了一套炼丹秘术,炼制出来的丹药,会附带一股特殊的香气,那种香气对丹药有很强的增益效果,就连有些丹圣炼丹师都办不到。

    相信,若不是超级变态的炼丹师出马,几乎没有人可以炼制出这种香气,所以,这种香气就是段雪馨身份的代表,想要伪造她的信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他虽然承认假扮沐卿清的神秘女人,天赋超绝,不但是名后期先天君灵师,还是名强大到变态的契兽师,但他绝不认为此人会是名强大的炼丹师。

    因为灵力天赋和精神力天赋,是两种不同的修炼道路,选择了其中一条路,就没办法兼顾另一条路。

    毕竟双修,太耗费精力和时间,也需要庞大的资源才行,所以就算那些极其变态的超级强者,都必须舍弃一样,专注其一!

    因为前期的修炼,手段众多,或许能够在战斗中占据着绝大的优势,但走到后面,就会发现,手段再多,不如专精一样,来得有效果!

    元宝听到的确是段雪馨送来的信,这才松了口气,“既然是她的信,主子为何苦恼?”

    听到这话,金涵逸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有吗?”

    “嗯,主子平常一直都盼着她来信的,每次收到她的信,都很开心,可这次主子却是愁眉不展的。”元宝观察入微,早已将他的表情反应收入眼底。

    金涵逸闻言,明显一愣,似乎自己都没察觉到这其中的变化,“有吗,估计是我和她的事儿被沐卿清发现,多了些顾虑了吧。”

    “嗯,也是!照主子这意思,这次是要推了她的邀请吗?”元宝理解的点点头,询问着金涵逸的意思。

    金涵逸却是摇头,面色凝重道,“不,为了她的生命安全,我必须得去一趟。”

    他们的事情已经被沐卿清知晓,以后要是再这样来往,肯定会被人抓住把柄,到时候,他们两人都会有生命危险。

    沐卿清本来只是针对他一个人,他并不想将段雪馨牵扯进来,白白丢了性命。

    所以他必须跟段雪馨当面说清楚,斩断一切联系,不要再有任何书信往来了。

    元宝闻言,微微点头,他知道这件事太过复杂,在书信上根本说不清楚,恐怕还会生出误会。

    要是一个不小心,让书信落到其他人手中,还会成为两人偷情的证据,实在太过冒险,所以,的确不如当面说清楚的好。

    “为了以防万一,我不去弄玉小筑,你派人通知她,今晚到飞鸿居一聚!”金涵逸也是个极其稳妥之人,并不打算前往段雪馨约好的地方。

    元宝却是有些诧异,不明白的问道,“主子,飞鸿居,人多口杂,根本不方便说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