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0章 彻底断绝关系
    段雪馨没料到金涵逸会说出这番话,瞳孔划过惊讶,蹙着娥眉,反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要与我彻底断绝关系吗?”

    她虽然已经打算舍弃金涵逸了,但听他亲口说出要与她断绝关系的话,心里还是针扎般的疼痛难忍。

    天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的不舍!

    金涵逸听到她的质问,面色难堪,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什么,竟是有些无法面对那双略含受伤的眼睛,随后低头,避开她的视线,沉声道,“我是为了你好,这件事一旦暴露,你会有生命危险!”

    段雪馨毕竟是敏感的女人,见他眼神有些闪躲,便是察觉出不对劲,“是吗?真的是为我着想吗?我们保持联系这么多年,每次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见面,以前怎么不见你怕我有危险?”

    “你这叫强词夺理,以前我们的事儿没有被发现,倒是可以侥幸着见面,但是现在,我们的事儿已经暴露,本就存在着巨大的危险,你我要是再顶风作案,不是找死吗?”金涵逸皱起眉头,无语的反驳。

    虽然他说得不无道理,但他的态度却大不如从前,眼神更是透露出几分疏离,让段雪馨不得不怀疑他的用意,“以前,你总说,要带我远走高飞,过只有我们两人的生活,就算被发现了,也甘愿与我共赴黄泉。现在你是怕了吗?”

    她刚嫁到冉家的那一两年,金涵逸总是气愤的想带她私奔,为了跟她在一起,可以不顾一切,甚至连性命都可以豁出去。

    可是那个将她捧在手心里,为她奋不顾身的男人,现在却突然反悔,甚至要与她断绝关系,成为陌路人,这样大的反差,让段雪馨如何接受得了!

    虽然她没办法放弃现在所拥有的地位和资源,但金涵逸是她心中的执念,是她心底最美好的爱情。

    所以就算要杀他,她也想知道在这个男人心目中,她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到底被他摆在什么位置!

    金涵逸听到这话,深邃的眸子隐隐有冷色浮现,随后讽刺的冷笑了一声,“是呀,以前鬼知道我是多么盼着你能放下一切,跟我离开。可是你却总放不下段家,害怕牵连到你的家族!每一次我说到离开,你都说不是时候,让我一等再等。于是我一等就是四年,你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这四年我有多痛苦,多煎熬吗?”

    提起这些陈年旧事,段雪馨也是来了火气,“你为了报复我,不也嫁给了沐卿嫣吗?”

    “你为了段家,都可以嫁给一个强间你的男人,我为什么不能为了金家,嫁给公主?段雪馨,要知道,最先放弃我们的感情的人是你,不是我,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自己都办不到的事情,凭什么要求我只属于你一个人?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

    眼睁睁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了那样的人渣,不用想也知道,金涵逸遭受了怎样的打击,忍受了怎么的痛苦。

    再加上,当时的金家又一心支持沐卿嫣,想要将她推上女皇之位,为表忠心,免不了要通过联姻来拉近关系。

    对失去心爱之人,活得像是行尸走肉的金涵逸来说,娶谁,嫁给谁,早已不重要。

    所以,能为金家出一份力,已经成了他活下去唯一的价值,所以,他才义无反顾的嫁给了沐卿嫣。

    当然,那时候的他,也有报复段雪馨的心思在里边。

    只是这些年他虽然人在公主府,但心却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心里明明怨恨着,但为了见到她,跟她说上话,也不得不妥协的与她私下见面。

    但他却像是一条随时等着主人回家探望的狗,左盼右盼,坐等右等。

    她来见他,都好像是对他的施舍,只要哄哄他,安慰安慰他,就可以继续让他等下去。

    为了等她,金涵逸熬过了一年又一年,结果什么都没有等来,却等来了她的埋怨。

    这一刻,他真的累了,没办法再继续等下去了!!!

    只是面对金涵逸的愤怒,段雪馨同样有一肚子的苦水,“你痛苦,你煎熬,我就不痛苦,不煎熬了吗?我何尝不想跟你在一起,但这一切是我能决定的吗?”

    “是呀,我们都没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要是再这也纠缠下去,只会更痛苦,所以,放了彼此吧。从今往后,你当你的冉夫人,我当我的驸马,再无交集!”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番话,竟然让金涵逸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要知道以前明明那么痛苦,那么压抑,都死活不肯放手,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纠缠在一起,可是今天他却可以那么轻松的放下,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

    段雪馨听到这么绝情的话,心上犹如中了一刀,一股痛意瞬间弥漫到四肢百骸,让她握紧了手指。

    金涵逸啊,金涵逸,这一次是你推开我的,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此时,面对金涵逸的冷漠,段雪馨似是下定了决心,目光有冷意划过,而后痴恋的在金涵逸的俊脸上流连着,好似要将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中。

    良久她才开口道,“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既然要分开了,你能不能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

    金涵逸看到她红了眼眶,表情凄然,心有不忍,“什么请求?”

    “抱着我,用力吻我,就当做是最后的告别!这也是我最后一个请求!”段雪馨站起身,缓缓来到了金涵逸的面前,深情的注视着他,而后便是俯下身子,勾起他的下巴,准备亲上他的嘴唇。

    然而就在金涵逸被她挡住视线之时,段雪馨却是迅速将藏在袖口的药粉悄悄投入了他的酒杯,神不知鬼不觉。

    金涵逸没料到是这样的请求,明显愣了一下,此时眼看着段雪馨就要亲上来,他也缓缓闭上了眼睛,打算做最后的告白。

    然而,就在这时,他脑海里竟是闪现出另外一张脸,顿时惊得他打了个激灵,猛地站起身,推开了段雪馨,往后退了好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