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2章 金涵逸回来了
    被段雪馨这么一推,金涵逸才稍稍恢复了点神智,突然发现刚还是沐卿清的面孔,一眨眼竟是变成了段雪馨,这让他心头一惊,往后退了两步。

    段雪馨则是满脸震惊,眼睛睁得核桃似的,死死瞪着金涵逸,美丽的面孔怒得有些扭曲,“金涵逸,你搞错没有?你竟然把我认成了沐卿清!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沐卿清了!!!”

    上次在花朝宴,她就觉得金涵逸对沐卿清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难道说,他常年待在沐卿清的身边,已经对她日久生情了吗?

    但沐卿清一个不成器的废物,一个粗俗肤浅,性格恶劣,令人生厌的草包,到底哪里惹人喜欢了,金涵逸居然会对这样的人动情,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可笑的是,她还以为金涵逸说出这么多绝情的话,是被沐卿清逼迫的,如今看来,这全都是他的心里话啊!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在被**的状态下唤出沐卿清的名字,段雪馨打死都不相信,金涵逸会喜欢上沐卿清!

    当然,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他为了沐卿清,竟然愿意舍弃她这个第一才女,炼丹天才,斩断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此举无疑是在打她的脸,给她难堪,骄傲如段雪馨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想到自己竟被个草包给比了下去,段雪馨就怒火中烧,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金涵逸意识到认错了人,也是震惊不已,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把段雪馨当成沐卿清?

    刚才甚至还有亲吻沐卿清的念头!

    这真是太奇怪了!

    只是,魅魂迷丹的药性太强,他虽然恢复了短暂的神智,但很快又被迷惑得晕头转向。

    段雪馨知道这丹药的霸道,只要吃下,就算是巅峰先天君灵师的意志力,都别想保持清醒。

    所以,金涵逸今天是必死无疑!

    看着金涵逸不断甩着脑袋,想要摆脱这种控制,段雪馨不禁牵唇冷笑了一声,心里仅剩下的不忍已经荡然无存,语气冰冷得不带丝毫感情,“金涵逸,我就是想让你亲亲我,抱抱我,有那么难吗?还非逼得我下药来迷惑你!我段雪馨的魅力什么时候还赶不上那个草包了?”

    “雪馨,你到底想干什么?”金涵逸头重脚轻,晕乎乎的,用仅存的意识,开口质问。

    “你还看不明白吗?我就想和你最后温存一次!我们都要分开了,你连这样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段雪馨一步步逼近他,用极尽妩媚的声音诱惑他。

    金涵逸呼吸越来越急促,体内的**犹如洪水猛兽好似要将他整个吞噬。

    但不知道为什么,得知眼前的人是段雪馨,他竟然生出了排斥的心理,并没有亲吻拥抱段雪馨的**。

    只是,丹药的药效在作祟,让他身体不受控制的贴近段雪馨。

    不行,他不能!

    他已经跟段雪馨彻底断绝了关系,不能再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了。

    想到这里,金涵逸猛地抬起一掌,狠狠轰在了自己的胸口,顿时喷出一口血来。

    这一掌,力度不小,稍有差池,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所以,段雪馨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会通过重伤自己的方式来保持清醒,当下就被他不要命的做法,给吓了一大跳!

    当然,除了震惊以外,还有沉重的打击。

    她没想到金涵逸会这样排斥自己!为了拒绝她,连命都不要了!

    要知道她可是无数男人垂涎三尺的美人啊,就算不用**药,都能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更何况金涵逸还中了魅魂迷丹。

    这到底是多强的意志力才让他把持住了自己?

    然而就在段雪馨心惊之时,已经恢复了神智的金涵逸根本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是迅速转身,夺门而出。

    金涵逸是何等聪明的人,从发现自己被下药开始,就知道段雪馨绝不是想跟自己亲热那么简单!

    她很可能是打着亲热的幌子,想要陷害他!

    或许,她这次主动邀请他来见面,本就是个陷阱!

    她如今在酒杯里下催情的**药,勾引他,看似好像是想和他温存,但冉家的侍卫估计早就在外边候着了。

    相信段雪馨一旦呼救,他们必定会闯进来抓人。

    他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抓个现形,那他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身为驸马,轻薄有夫之妇,更何况对方还是冉家的媳妇儿。

    冉家怎么可能放过他,必然会将他当场扣押,请沐卿清过来。

    沐卿清可是一直等着给他安个罪名,弄死他呢!

    上次是他父亲出面,强势插手,让沐卿清不好硬来,这次要是连冉家都牵连其中,他父亲就算有心救他,也无能为力!

    他实在没想到,沐卿清,竟然借他心爱之人的手来除掉他,真是好歹毒的手段!!!

    但更让他意外是,沐卿清想要他的命就算了,连段雪馨居然都想将他置于死地!!!

    那可是他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啊,结果到头来,要亲手弄死他的人竟然是自己爱过的女人!

    这一刻,金涵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和悔恨!

    当初的他,真是瞎了眼睛才看上了这样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女人!

    想到这里,金涵逸气急攻心,喉咙再度涌上一股腥甜。

    这时候,候在门口的元宝看到自家主子忽然冲出来,步伐踉跄,面色惨白,顿时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搀扶住他,“主子?你怎么了?”

    他家主子刚刚还好端端的,跟段雪馨一起用餐,哪知道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竟然就虚弱成了这副样子,如何不让人震惊。

    金涵逸气若游丝,没有力气过多解释,直接挥手,吩咐,“回府!”

    元宝知道这里人多口杂,不便多问,连连点头,立马搀扶着他离开了飞鸿居。

    此时,正在茗惜阁,和君颢苍一起用餐的苏陌凉,看到汐诺快步走了进来,便是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似乎对汐诺禀报之事,了然于胸,“冉家的人过来请了吧。”

    照着这个时间,金涵逸应该已经被擒了。

    汐诺却是面色凝重的摇头,“没有,金涵逸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