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3章 神秘的墓室
    听到这话,苏陌凉猛地蹙眉,稳重如她,脸上都是跃上惊讶,“回来了?怎么可能!”

    金涵逸虽然心机很重,行为举止也十分小心谨慎,平常人的确是很难陷害他。

    但段雪馨可是他深爱的女人啊,要说谁能给他致命一击,相信只有段雪馨有这个能力。

    可是,他居然能从段雪馨的美人计里全身而退,这人也太厉害了吧!

    还是说,他根本就无心,是个没有感情的人?

    君颢苍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没有任何意外的扬了扬眉,“我说过,用段雪馨作诱饵,金涵逸是不会上当的。”

    他早就看出金涵逸对苏陌凉有了情愫,如此一来,段雪馨那样的女人就不够看了。

    要知道连他堂堂云楼帝尊,都栽在了苏陌凉的手里,更何况金涵逸!

    “为何?”苏陌凉却是不太明白,疑惑的望着君颢苍,心中生出些许好奇。

    君颢苍一开始就说金涵逸不会上钩,她还不太相信,没想还真被他给说准了。

    所以,她想知道,君颢苍这么笃定的依据是什么!

    君颢苍微微侧目,深深看了她一眼,眸底有暗芒划过,随后便是收回了目光,“无可奉告,自己去悟吧!”

    她既然对金涵逸没有男女之间的那些想法,他也懒得去提醒她,免得她得意,又嘲笑他吃醋。

    苏陌凉对男女之情的迟钝,君颢苍以前就领教过,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追到手的,不过这一刻,他竟是有些庆幸她的迟钝!

    至少,别人对她心生好感的时候,她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要比她知道对方心意让他放心许多。

    这样想着,君颢苍心情不错,嘴角竟是隐隐扬起戏谑的弧度。

    苏陌凉见他故意吊自己的胃口,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问你,还不如不问!”

    此时的汐诺同样不太明白君颢苍话里的意思,但见他不太想说,她也不好多问,只有朝苏陌凉开口道,“主子,这次连段雪馨都没有整倒他,接下来怕是不好办了啊!”

    他们本以为抓住了金涵逸的把柄,借用段雪馨之手来陷害他,但哪知道连段雪馨都不起作用。

    如今事情已经败露,金涵逸怕是再也不会顾忌段雪馨,更不会上当了。

    所以,他们要想再陷害金涵逸,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陌凉自然知道这个道理,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短时间扳倒金涵逸,是不太可能的事儿了。加上,再过不久,就要进入皇陵,祭祀先祖,盗取异火,必定危险重重,所以只有先将金涵逸的事情放一放。”

    混入皇陵,本就危险,更何况她还要盗取异火,可想而知,这其中的难度。

    因此,她必须做好万全准备,在暴露身份,或者遇到危险时,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

    当然,全身而退的唯一办法,就是提升实力!

    所以,这段时间,闭关修炼已经迫在眉睫了。

    汐诺作为曾经的长公主,自然明白皇陵中的凶险,赞同的点点头,“嗯,别说皇陵外边有许多阵法加持,皇陵里边也有,稍有不慎,就会当场殒命,的确是危险重重。再者,我以前进入皇陵那么多次,都不知道里边有异火的存在,想来,异火是藏在地宫的墓室里的!”

    听到这话,苏陌凉眸光闪烁,扬起眉头追问道,“地宫的墓室?”

    汐诺知道苏陌凉第一次来凤栖帝国,对皇陵祭祖,了解得不多,旋即耐心的解释道,“皇陵在凤栖帝国以西的方位,地界辽阔,堪比整个都城。它总共分为地上和地下,地上是凤栖神殿,专门用来举行祭祖仪式的地方。地下则是皇陵地宫,最深处便是墓室,据说凤栖帝国的先祖人物就埋葬在那里。”

    “你去过墓室吗?”如果异火真的是藏在那里,那她还得多了解了解里边的情况。

    汐诺凝重的摇摇头,“没有!因为墓室外边有阵法加持,必须破除阵法才可以进入。以前也有皇室中人尝试进入,结果都有去无回,想必是死在了通往墓室的墓道里。所以,成功进入墓室的只有凤栖帝国皇室中的几个老祖宗,但就算如此,他们最后依然是空手而归,不过,整个凤栖帝国,也就只有他们才知道里边具体有什么!”

    听到这话,苏陌凉瞳孔掠过惊色,显然是没料到,这皇陵墓室这般神秘,除了皇室的几个老祖宗,竟然谁都没亲自进入过。

    光从这一点看来,想要进入墓室,难度可不是一般般的大啊。

    “你们的老祖宗,都没有提起里边的情况吗?”听了这些消息,苏陌凉更是好奇。

    “从未透露里边的情况,不过,他们倒是提过,凤栖皇室中,若有人能进入墓室,必有重赏,所以才引得皇室中不少人前往尝试,结果都没什么好下场!后面的人就不敢轻易尝试了。”汐诺摇头回答道。

    苏陌凉闻言,眼神泛起一丝波澜,“看样子,这墓室的确有些门道!”

    “主子,到祭祖的那一天,沐卿卵虽然会带着文武百官一同前往,但能够进入皇陵的只有皇室中人,其余人都会在皇陵外完成祭祀仪式,所以,我没办法随你进去。不过,我将皇陵内部的地形画了出来,或许对你有所帮助。”说着,汐诺便是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地图,递给她。

    苏陌凉正愁不知道路线,如今有地图,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至少可以节省时间,省去许多麻烦,所以她倒是不客气的收了下来,“有劳你费心了。”

    “主子说的哪里话,你救了汐诺的命,又特地跑到凤栖帝国,冒着生命危险,帮我报仇,费心的是你才对!所以,这点小事跟主子的恩情比起来,实在不足挂齿。”汐诺心存感激的抱拳。

    “好了,你我之间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最近我要闭关修炼,其他事情就交给你处理。若不是要紧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我了!”苏陌凉摆摆手,严肃的吩咐道。

    汐诺立马领命,“是,汐诺明白。”

    说罢,她便识趣的离开了房间。

    见她走了,苏陌凉才将目光落到了君颢苍的身上,“没听到我要闭关修炼吗?”

    “我留在这里,可以指导你修炼,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殊荣。”君颢苍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