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9章 祭祖大典
    苏陌凉听到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原来皇陵里边有他们想要的利益,难怪他们这么积极,甚至要在皇陵待十天之久。

    看样子,这次前往皇陵,祭祖是假,参透先祖留下来的秘密是真。

    还有汐诺口中的那个灵力阵,想必也是极具诱惑力的好东西。

    “主子,你要进入墓室,必须先通过墓道,但墓道周围有很多阵法,你要特别小心才行。不过这次沐卿鸾应该也会前往墓道,尝试进入墓室,到时候你跟着她就行了。”汐诺郑重的嘱咐道。

    苏陌凉有些诧异,不解的反问,“你之前不是说,许多人在墓道陨落,现在鲜少有人敢去尝试了吗”

    “的确是有很多人陨落,特别是达到了至尊君灵师的强者”汐诺凝重的颔首。

    “为什么至尊君灵师的实力不是更厉害吗你们凤栖帝国那几个进入过墓室的老祖宗不就是至尊君灵师吗”苏陌凉不太明白。

    汐诺却是严肃的摇头,解释道,“我听长辈们说,灵力等级越高,接受的考验就越恐怖,所以通过墓道,反而是至尊君灵师以下,低境界的人比较容易。想来先祖之所以这样设定,是为了挑选有潜力的年轻一辈。你也清楚,修炼到后面,能不能走得更远,天赋尤其重要。而凤栖帝国的那几个老祖宗,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的战斗力和防御力都相当可怕,再加上积累了很多年的经验,通过墓道自然不在话下的,不过他们依然没办法参透其中的秘密,可想而知,这需要多么厉害的天赋才行。”

    “而皇室年轻一辈中,有实力的虽然不在少数,但都没有成功通过,甚至陨落了很大一部分人。不过,不得不承认沐卿鸾的确是个很有天赋,很有实力的人,她曾经进入过墓道,尽管受了重伤,但好歹是把命保住了。后来她每年都尝试,似乎是找出了点诀窍,可惜,就算如此,依然没有成功”汐诺回忆起以前的事情,神色添了几分落寞。

    苏陌凉看出她的遗憾,忍不住问道,“你那时候实力在沐卿鸾之上,应该也尝试通过墓道吧”

    汐诺微微点头,“嗯,曾经我也尝试过,只是进入墓道后,我明显感觉到有精神力波动,但是我擅长的是灵力,并不是精神力,在精神力方面的天赋,反而不如沐卿鸾,所以什么都没感悟到,还险些丧命,后来就再也没有涉足了。”

    “原来如此”苏陌凉了然点头,她跟汐诺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多少还是了解汐诺的情况。

    她灵力天赋和身手的确厉害,每一次出手,都具备快准狠的特点,而且她跟自己一样,还拥有跨级作战的能力,拥有非常彪悍的战斗力,倒也没有辜负曾经凤栖帝国女战神之名。

    只是,她在灵力方面的天赋太高,必然会拉低其他方面的天赋,所以她对精神力这方面的领域,知之甚少倒也情有可原。

    不过,照她那么说,墓道是考验精神力的话,那墓室里有异火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因为只有精神力强大的人才能契约异火。

    想到这里,苏陌凉便是下定决心要去那墓室走一遭了。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时,外边的队伍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只听在前面开路的将军大吼一声出发,车队便是浩浩荡荡的朝皇陵的方向进发。

    皇陵在凤栖帝国以西的位置,地方有些荒凉,离都城有一段距离,赶了两天的路,他们才到达目的地。

    从马车出来,苏陌凉放眼望了一眼面前的皇陵,发现这座皇陵坐落在一个极其辽阔的广场上,广场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之上是百步阶梯,阶梯之上是一个比沐卿鸾的皇宫还要雄伟壮观的宫殿。

    虽然它不如皇宫金碧辉煌,只用了普通的石头建造而成,但上边却是雕刻着许多复杂的图纹,给人一种古朴庄严的感觉,顿时让苏陌凉心头的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此时,沐卿鸾和到场的所有人都从车上走了下来,纷纷整理衣冠,来到了祭坛跟前。

    看到大家准备就绪,主持祭祖大典的祭司大人,便是朗声宣布,“吉时已到,献祭品”

    吼声一落,仆人们纷纷将牲口,食物,鲜花,酒水等祭品,全部抬到了祭坛跟前的桌子上。

    祭品就位,音乐奏响,所有人都恭敬行礼,虔诚焚香,读祝文,焚祝文,按照大祭司的口令,走完了一些列的祭祀仪式。

    大家礼毕后,沐卿鸾才朗声吩咐道,“接下来朕要进入皇陵祭祖,除皇室以外的人,可以先到对面的行宫休息。接下来的九天,你们只需要每日辰时到祭坛,行祭祀之礼就行了。”

    听到对面的行宫,苏陌凉超后望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皇陵的对面就是行宫。

    不过,也能理解,这皇陵如此偏远,为了方便大家祭祀,沐卿鸾必然是会修建一个落脚的行宫。

    众人听了吩咐,则是恭敬行礼,恭送女皇离开。

    沐卿鸾则是看了苏陌凉一眼,朝她伸手,微笑道,“走吧,随朕一起进去。”

    苏陌凉见此,微微点头,朝汐诺递了个眼神后,便是快步上前,搀扶住她。

    沐卿鸾之所以叫她,是因为只有皇室中人可以进入皇陵,宫女仆人是没办法跟进去的,所以她便招呼她过去伺候。

    这个沐卿鸾看似好像跟沐卿清很亲近,说到底,也不过是把沐卿清当宫女使唤罢了。

    这时候,跟在沐卿鸾身后的其他几位公主,看到沐卿清还如以往那般喜欢讨好沐卿鸾,都是不屑的咧嘴冷笑起来。

    沐卿清作为一个草包,本就让人瞧不起,更何况这个草包还如此的谄媚下贱,享受着他们不曾享受的待遇,就更是令人讨厌。

    所以,除了沐卿鸾以外,其他的公主和郡王都对她非常不齿。

    “你瞧瞧,难怪人家能够留在都城,享受安逸的生活,就这无耻的嘴脸,就不是我们可以比得上的啊。”其中有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朝着旁边蓝裙女子,小声的嘀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