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1章 劝他嫁进城主府
    走进卫哲栩的家,苏陌凉才发现,他家的确不大,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她之前听那伙人说,卫哲栩为了买药材炼丹,都把积蓄花光了,看样子所言非虚。

    毕竟想要成为炼丹师,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要有钱,大笔大笔的钱。

    因为不管是药材,还是丹炉,都是非常耗钱的奢侈品。

    所以,他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就算没有任何成就,也坚持炼丹十年之久,的确是非一般的执着和热爱才能做得到的。

    想到这里,连苏陌凉都不得不佩服这样的人。

    因为这事儿要是放在她身上,她估计都不一定能有这样的执着。

    她以前虽然刻苦炼丹,刻苦修炼,但只是想要变强,却从来没想过喜不喜欢的问题,直到今天听到卫哲栩那番话,她才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将炼丹当成爱好的。

    看来,她还得多多珍惜炼丹师的身份,因为她唾手可得的东西,很可能是别人做梦都想要,却穷其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的东西。

    不过,从他身上苏陌凉倒是有所启发,若是,以后用喜欢的心态去修炼,达到的效果应该会事半功倍的

    卫哲栩见苏陌凉打量着四周,以为她是嫌弃他家简陋,扯起嘴角,尴尬的笑了笑,“姑娘,我家简陋,也没有丫鬟伺候,你只有凑合一下,若是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苏陌凉摆摆手,“卫公子太客气了,我们都不是娇滴滴的小姐,不需要人伺候。你能收留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哈哈,你叫我哲栩就好,不用太生分。对了,我还没有请教两位姑娘的芳名呢”卫哲栩笑了笑,询问道。

    苏陌凉随口报了以前的名字,“我叫苏沫”

    凤栖帝国和枫林帝国相隔甚远,加上这里又是偏僻小镇,消息肯定十分闭塞,所以苏陌凉倒也不怕暴露苏沫的身份。

    汐诺就更不用担心了,她当初不过是个女奴,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旋即淡淡点头,“我叫汐诺。”

    卫哲栩闻言,客气的抱拳,礼数倒是一点不少,“原来是苏姑娘和汐姑娘,幸会幸会”

    “哈哈,哥,家里来客人了吗”就在这时,远处忽然走来一位身穿橘色衣裙的少女。

    她长得娇俏可爱,神态略显娇憨,五官跟卫哲栩有几分相似,此时桃腮带笑,笑吟吟的走过来,浑身透着青春活泼的气息,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卫哲栩看见她,宠溺一笑,“你消息倒是灵通,我们前脚刚进院子,你后脚就跑出来了。”

    “哈哈,我们家就巴掌大点的地方,你们有说有笑的这么热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这两位小姐姐是”卫惜蕊冲着卫哲栩俏皮的眨眨眼,随后便是望向苏陌凉和汐诺,好奇的打量她们。

    卫哲栩急忙介绍,“这位是苏沫姑娘,这位是汐诺姑娘,她们今日卖了一瓶上尊品的五行昊元丹给我,我都不知道如何感谢她们,刚好她们从外地来,还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所以我便邀请她们到家里来暂住一段时间。”

    听到这番话,卫惜蕊了然点头,然而还来不及开口,身后便是传来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哲栩,你怎么越来越荒唐了,随便什么女子都往家里带,要是被欧小姐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这时候,苏陌凉只看到后院走出了两抹身影,一位是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虽然布满皱纹,两鬓斑白,但模样却跟卫哲栩十分的相似,想来应该是卫哲栩的父亲。

    而站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位中年妇女,虽然容貌还不错,但跟卫哲栩和他妹妹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再者穿着打扮略显俗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加上她刚才尖酸刻薄的语气,令人不喜,让苏陌凉对她的印象不是很好。

    卫哲栩的妹妹卫惜蕊似乎也不怎么待见她,听到这种话,当场不给面子的反驳,“柳姨,我说了很多遍,我哥是不会嫁进城主府的,劝你死了这份心”

    被唤为柳姨的中年妇女只觉得卫惜蕊不懂事儿,不悦的责备道,“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你哥一心想要成为炼丹师,在炼丹上花费了不少钱,常常为买药材犯愁,但只要嫁进城主府,这些问题全都迎刃而解了,这对你哥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再说了,我们卫家有了城主府当靠山,日子也能好过些啊”

    “闭嘴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不准在我面前提这事儿我买药材的钱,全都是自己挣来的,不依靠任何人,更不可能为了炼丹,就作践自己,去当城主千金的男宠你若是嫌我家穷,大可以离开”听到这种话,卫哲栩俊美的容颜瞬间跃上愤怒,火冒三丈的呵斥道。

    说来,他本就是温柔儒雅的人,但只要别人提到嫁到城主府当男宠的事儿,他就控制不住怒火,当场炸毛,可见他骨子里是非常骄傲的,就算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绝不攀附权贵。

    “好了,燕菲,你就少说两句吧,我们这个家全靠哲栩在撑着,不然早垮了虽然我也不希望他一直在炼丹上浪费时间,但我更不赞成他去城主府当男宠。”

    “因为城主千金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哲栩要是去了,不知道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宁愿穷点苦点,也不愿意他去那种地方受罪你就不要再劝了。”中年男子对柳姨的态度也非常不满,严肃的责备道。

    他好歹也是当爹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罢了罢了,我以后不说就是了只是照城主千金那性格,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啊。”柳姨看到老爷都生气了,才悻悻的妥协道,但想到城主千金的性格,她还是有些发憷。

    毕竟,大家都知道欧佩娇是个不好惹的活祖宗,她要是耍横起来,他们卫家可没有好果子吃啊。

    卫哲栩听了,则是沉着脸,冷哼一声,“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