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 复仇的火焰在心中燃烧
    “别怕!乔熙,姐姐在这儿,别怕……”

    乔晚喘着粗气,压着嗓子对着前面那栋小楼上方喊道。

    她此时已经急红了眼,不停地用磨尖的石头对准了手腕上的麻绳使劲儿摩擦着。

    乔晚那被束缚在身后的手腕,此刻已经被麻绳和石头弄得血肉模糊,渗出来的血甚至在绳子上染出了一层暗红色,她却浑不在意。

    在乔晚的对面,是一座只有三四层高的小楼房。虽说样式有些老旧,但在这样偏僻的山区,看得出主人家绝对算得上是当地的大户了。

    然而此刻,那个小了乔晚几岁的弟弟乔熙,就被他们所谓的亲人带到了楼顶上,她这个姐姐却根本不知道那边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她只能无助地大喊着,希望自己那天生自闭症的弟弟不会出事,希望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知道姐姐还陪着他,才不至于太过害怕。

    可现实总是残酷无情的。

    乔晚手腕上的绳子才刚落地,脚上的绳子还没来得及解开,就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摇摇摆摆地站上顶楼边缘的阳台。那个身影的不远处,有一些人的影子在晃动着,显然是在劝说着什么。

    可这根本就没有用!

    “不,不要!”乔晚大叫着,忍住了眼里的泪水,疯了一般地用牙齿、用石头,总算是解开了绳子往那边冲去,“乔熙,别跳!姐姐来了,你别跳!求你!”

    她知道的,乔熙的情况特殊,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只能祈祷着,呐喊着,盼望着他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千万不要做傻事。

    可在她冲过去的同时,那身影已经从顶楼直直地坠下。

    乔晚从未如此刻这样渴望自己变成超人,将那个身影牢牢护在怀中。可现实却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乔熙坠落下来,像一个被折断了翅膀的天使,从天堂坠落到地狱。

    “哗啦!”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居然有几个灌满了水的大水缸!

    眼看着乔熙落入了水中,乔晚才重新燃烧起了希望,说不定……说不定……

    她飞快地跑了过去,将乔熙小心地捞了出来。

    还有呼吸!

    虽然面色看上去苍白了一些,但谢天谢地,他还活着!

    乔晚将乔熙背在了背上,往楼上一望,那儿站了一排的人正探头看着下面的动静,其中就有准备将他们姐弟卖到这山区来的小姑一家。

    大概是被乔熙跳楼的事儿吓到了,那些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观望着。此刻见乔晚挣脱了束缚跑过去,将乔熙从缸里捞了出来,他们才一下子惊醒了,赶紧离开阳台想要下楼来追。

    乔晚不敢耽搁,飞快地背着乔熙往院子外面跑去。

    好在乔熙从小瘦弱,而乔晚在来的路上其实已经迷迷糊糊恢复了部分神智,不动声色地记住了大概的路线。就算身体因为饥饿正虚弱着,精神却像是紧绷到了极致,支撑着她不停地向前奔跑。

    就这样,乔晚居然还真的背着乔熙顺利跑到了大路边。

    脖子旁传来的呼吸声已经越来越微弱,乔晚每跑一步都会担心背上的人会离开她,去和爸爸妈妈团聚。但她又不敢开口说话,害怕把这仅剩的一口气耗尽,就再也迈不开步子。

    身后渐渐已经能听到那些人追赶过来的动静,嘈杂的脚步声,混乱的叫骂声,都混杂在了一起。显然,村子里的其他人都跟了过来,就为了抓回这两个“逃犯”。

    “呼哧!呼哧!”

    乔晚觉得自己的肺部像是破了一个大洞,呼吸声就如敞开的鼓风机一般难听,可她一点儿也不想放弃。

    就算自己死了,也一定要把乔熙救出去!

    也不知是她内心的呼喊太过强烈,还是太过疲倦而出现了幻觉,她竟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抬头一看,路的另一端,有一辆黑色轿车迎面而来。那车子可不像是这里的人买得起的,更不是小姑一家开来的红色轿车。

    乔晚一下子扑倒在路中间,听到了对方紧急刹车的声音。

    然后,她看到了一双穿着西装裤的长腿从车上下来,直直地走到近前。

    乔晚的视线此刻已经有些模糊了,她挣扎着对来人说道:“救……救他……”

    “乔晚?”她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喊出了她的名字。对方好像犹豫了一下,才在她的脸上小心地碰了碰。

    然后,乔晚就感觉到有人将他们姐弟俩放到了车上,身后那群人的追赶声总算是消失不见了。

    仿佛知道自己和乔熙已经脱离了危险,她精神一松,终于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刚才叫出了乔晚名字的男人此刻就坐在她旁边。

    他看上去像是一个不染尘埃的贵公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面容清俊,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衬衣一直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一双手本来干净而漂亮,右手食指的指尖却多出了一抹灰,那是在乔晚脸上蹭到的。

    “沈先生,我们还要不要去……”

    “去离这里最近的医院,”这男人看了看手指,开口说道,“让他们赶紧调人过来。”

    等到黑色的轿车飞快驶过,路边才冲出了一群人,个个手里拿着绳子扁担之类的东西,嘴里还叫嚣着抓人的话语。

    见这里已经没有了乔晚姐弟俩的身影,一群村民顿时凶神恶煞地看向了人群中那几个光鲜靓丽的城里人。

    那几人却一下子软了腿,糟了,居然让乔晚姐弟俩给跑了……

    几年后,b市乔家。

    乔明芬急急地迎了上去,对着丈夫和儿子问道:“怎么样?还是联系不上他们吗?”

    几年前乔家姐弟从山区失踪,他们心惊胆战地躲了一些日子,就怕会有突然出现的警察将他们以拐卖人口的罪名逮捕。

    可乔晚姐弟俩却一直没有出现。

    或许是被山里的野兽吃掉了,或许是被哪家山民抓去生孩子了。谁知道呢?反正,乔明芬他们一家明白了一件事——乔家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了!

    哪知道好日子才过了没几年,乔家的生意就受到了未知敌人的严重打击,他们甚至连对方究竟是谁都不清楚。仅剩的帮手,最近也一直没能联系上。

    “还是不行,听说是最近受到了什么干扰,不能和外界联系……”乔明芬的丈夫暗恼,“难道,我们真的要去赴约?”

    前一天,他们收到了那个疑似是对手的人发来的邮件,那是一个b市郊区的地址,让他们今晚去赴约,一家四口一个也不能少。否则,明天他们一家将会背上巨大的债务,再无翻身的机会。

    已经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谁还愿意过苦日子?而对方的威胁显然不是开玩笑。目前乔家的状态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去!为什么不去!难道那人还能杀了我们不成?”乔明芬的儿子说道。

    乔明芬的女儿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还是闭了嘴。

    她想要漂亮的衣服和包包,不想过什么还债的生活。反正到时候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和她有什么关系?

    一家人面色沉重,还是一起坐上车子出了门。

    “好的,帮我谢谢沈先生,”b市郊区的一栋别墅里,一个女人的身影从窗帘后透过灯光映射出来,“不了,我就不跟他联系了。这些年多谢你们的照顾,这一次也是。如果没有……算了,就这样吧,我有客人来了。嗯,有缘……再见,或许。”

    她挂断了电话,踩着那双血红色的高跟鞋,像是踩着敌人的鲜血,一步步地朝着楼下的大门走去。

    门一开,她享受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来自对方的惊恐表情:“乔晚?!”

    在乔明芬一家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这别墅中的女人,可不就是几年前消失的乔晚?

    她比以前更漂亮了,有一种妖冶一般的美感,涂得鲜红的唇微微勾起,看上去充满了诱惑而邪恶的味道。再加上那条裙摆夸张的红裙,就好像她整个人在燃烧着。

    “是我,”乔晚摇晃了一下装着红色液体的杯子,像是一个吸血鬼似的抬头对着他们说道,“好久不见了,小姑,姑父,堂兄,堂姐。”

    乔晚一一叫了过去,每叫到一个人,对方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地想要逃离她的视线,有一种被枪口对准了的危机感。

    可身后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锁上了。

    “乔晚……乔……乔熙呢?”乔明芬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这几年不见,你们去了哪儿,姑姑一直在担心你们呢!”

    不愧是狼心狗肺的家伙,到了这时候还能厚着脸皮说出这样的话。

    乔晚却已经不在意了:“乔熙?他在病床上当了一年没有知觉的植物人,几年前终于解脱了。所以……”

    “所以?”几人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所以,我来帮你们也解脱啊!”乔晚将杯子随意一扔,玻璃杯顿时碎成了渣,鲜红的液体污染了地毯,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了一股酒香,又好像是其他的味道,乔晚的声音像是刀子,穿透了这令人迷醉的味道,扎在了乔明芬几人的心里,“不是说一家人吗?当然是要一起的。”

    乔晚哈哈大笑:“是不是以为我几年前逃跑后就会回来找你们算账?不,抓进牢里太便宜你们了,毕竟死刑这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判定下来的。我等了几年,几年啊!我要你们一个也逃不掉!一个,也逃不掉!”

    她面上笑容一下子消失殆尽:“我恨不得吃了你们的肉,咬碎了你们每一寸的骨头!今天,就是一切的终结。”

    “乔晚,你太残忍了,”她的堂姐说道,“就算是传出去,其他人也不会赞同的!”

    “他们觉得残忍,觉得不赞同,那是因为……”乔晚用咏叹一般的语调说道,“他们是活在听说的故事里,而我是活在鲜血淋漓的现实中啊。”

    她的残忍,是这些人逼的。她的弟弟,也是这些人害的!

    “乔晚,你这是犯法的!你赶紧把……”

    乔明芬才说了这几句话,就感觉身体突然一软,倒在了地上,和她一样的还有他们家的其他三人。

    “好好享受麻药的滋味吧,当年你们不就是这样迷晕了我和乔熙吗?”乔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像是看着四条濒临死亡的恶犬,“姑姑姑父,你俩将我们抬进了车子。堂姐堂兄,你俩肆意地开着玩笑,甚至已经划分好了我和乔熙的房间。啧啧啧,你们不知道,当我看着你们站在楼上和那些人一起围观乔熙跳楼的时候,就想着能放一把大火烧死你们就好了……”

    周围的空气在逐渐升温,火苗窜动着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乔晚却没有逃跑的意思,她甚至是放松地笑了起来:“别担心我,我不会畏罪潜逃的。爸爸妈妈走了,乔熙也走了,我这就要去找他们了……”

    乔晚血红色的裙摆在空中飞舞着,像是红艳艳的血蔓延开来,她的脸上甚至在这一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别墅的留声机此时正播放着歌剧:

    “我心中复仇的火焰在地狱里燃烧,

    死亡和绝望的烈火在我身边包围着!

    你若不让萨拉斯特罗彻底完蛋,

    萨拉斯特罗彻底完蛋,

    那你就别想再回来见我。

    我不认你,

    别想再回来见我,

    啊……

    你就别想再回来见我,

    啊……

    那你就别想再回来见我……”

    乔晚慢慢向楼上走去,背影里是跳跃的火光,像是一个主动踏入了地狱的战士。

    闻着空气里传来的焦糊味儿,看到四周逐渐蔓延开的火焰,她的眼角却悄悄地滴落了一滴泪水。不知怎么,便突然想到了父母温暖的掌心,还有乔熙软软地叫着“姐姐”的声音。

    最后,是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的样子……

    都说人临死时会想起曾经眷恋的一切,难道,他也是其中之一吗?

    乔晚似哭似笑,将那道身影从大脑中甩开,跟着留声机的声音哼唱了起来:

    “我把你永远抛弃,

    我和你永远分离……”

    郊区的火光烧红了一片天,乔晚的眼前全是滚烫的红色,就像她看到乔熙停止了呼吸时窗外天空的颜色。

    爸爸妈妈,乔熙,我来了……

    ------题外话------

    ps:本文算是快穿的一种,但跟一般的快穿文不太一样,以现实世界的故事线为主,快穿的副本世界为辅助。

    女主通过在梦境进入副本世界完成任务,从而获得相关技能,该技能可用于现实世界之中。男主也会出现在副本世界里,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男主。

    喜欢的话,小可爱们就先加入书架收藏起来哟~

    本章最后的歌词,选自莫扎特晚期创作经典歌剧《魔笛》,有好几个不同译本,我选了自己喜欢的一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