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 推了一把
    就算乔晚伸出了手,沈宴都还顿在原地,仔细打量了一下乔晚的手指,见上面仿佛没有因为之前的打斗沾上什么泥点,这才放心地让她将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乔晚敢肯定,如果可以的话,沈宴说不定更想拿出湿纸巾将她的手仔细擦上一边。

    不要问她为什么能肯定沈宴身上一定会随身带着湿纸巾。

    这种事儿,在那几年她就已经见识过不止一次了。

    能把家里都蒙上防尘罩的人,还能指望他多正常?也就是她了,换个暴力分子,这会儿铁定会被他的态度激怒,将按在泥地里揍上一顿。

    乔晚还仔细想了想,这种结果对于沈宴来说,都不知道被揍一顿更痛苦,还是被按在泥地里更痛苦了吧?

    好不容易走出了这条小巷子,乔晚都已经打算和他告别,然后随便找个小饭馆解决午餐了,这家伙却没有放开她的手,反而直接招来了一辆的士,对着司机报出了一个地址。

    这地址乔晚并未去过。

    大概是看出了乔晚脸上的疑惑,沈宴将她送进车子里,这才坐在她身边说道:“你应该不会想让家里人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乔晚的确不会否认他的说法,连忙答道:“不想。”

    沈宴这才矜贵地指了指她的脚腕:“如果不处理一下,我敢肯定你回家时和瘸子没什么两样。你觉得,你爸妈是会突然变成盲人,还是你会突然变成隐形人?友情提示,这两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前者考虑到意外状况,还有百分之十的可能;后者根本就不存在。”

    乔晚对此无言以对,给出了一个微笑脸之后,便不再做声了。

    沈宴对此的理解是——乔晚完全赞同他的说法。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神不经意地瞟过了乔晚的手。

    奇怪的是,这一次,他破天荒地没有在心里计算这只手上有多少细菌,可能会给他带来什么病症,反而觉得那几根手指白生生的煞是好看。

    而且,他总是觉得刚才被乔晚搭过的手臂上还残存着刚才的温度,让他很想伸手去挠一挠。

    难道是皮肤过敏了?

    还是乔晚真的有什么病传染给了他?

    沈宴赶紧挽起袖子看了看手臂。

    什么疹子疙瘩都没有,甚至没有发红,还是正常的肤色。

    他又疑惑地将袖子放了下来,又把自己的手掌贴在了那儿,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乔晚把他这一系列的动作都看在眼里。

    但她这会儿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探讨其中的深意了。

    就如沈宴所说,她刚才之所以能战胜杨三儿,完全就是取巧。

    哪怕是前一世有过专业训练,但如今她这身体才十几岁,又没有系统得锻炼过,哪怕有再多的技巧也无济于事。

    也亏得杨三儿这人只知道蛮干,才让她借着几处穴道和灵巧的反应压制住了。但凡杨三儿再坚持一会儿,她可就要露馅了。

    等到杨三儿那些人离开,乔晚的手和脚都已经有些酸痛,走动的时候都刻意放轻了动作。

    王凡等人没发现,沈宴却是看了出来。

    在沈宴面前,乔晚并不打算掩饰什么,也不觉得自己能掩饰得了,干脆就承认了自己的真实状态。

    这会儿她手脚都痛,体力也耗尽了,沈宴各种奇奇怪怪的举动她以前也见识过不少,当然没必要去深究。

    等到出租车停下的时候,乔晚已经有些困乏得闭上眼睛睡着了。

    前面的司机小心地看了看后座上的两个学生。

    这一男一女长得都很漂亮。

    他倒是没有想得太过肮脏,主要是这两人的气质实在让人很难将那些恶心的猜测放在他们身上。

    在司机看来,这应该是一对住在同一栋楼里的青梅竹马?

    小姑娘这会儿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乖乖巧巧得让司机想起了自家那个才几岁大的小闺女,心里都跟着柔软了起来。

    另一边的小男生穿着一身服帖的白衬衫,连扣子都一丝不苟地扣到了最上面,这会儿一脸严肃地盯着那小姑娘的睡颜。

    应该会把人家小姑娘背上去吧?毕竟那小姑娘睡得实在是太香了。作为青梅竹马中的小绅士,怎么能不体谅一下对方呢?

    司机在心中暗想着,总觉得这俩孩子看着实在般配。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男生不过是犹豫了片刻,然后就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手——十分嫌弃地将那姑娘推了一把!

    虽然避开了玻璃和门框,不至于让人家碰到头,但那也是推了一把好吗?

    司机目瞪口呆,被这操作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

    难道,他和年轻人的代沟已经这么大了吗?

    ------题外话------

    ps:我就想知道,在你们心里,沈宴他能追到乔晚的几率到底有多大?哈哈哈哈哈o(*≧▽≦)ツ

    乔晚:我能换一个男主吗?

    沈宴:死亡射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