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 按摩
    “叮!”

    电梯没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沈宴扶着乔晚到了屋子前,直接伸手开了门。

    乔晚一进屋,不需要四处张望就能将房里的情景看个清楚了。

    沈宴家还是挺大的,不只是因为这电梯公寓的面积,还因为屋子里的摆设。

    除了基本的家具以外,这家里就几乎没有其他的小摆件。所有的东西就好像是用尺子量过了,规规矩矩地摆列整齐,容不得出现一丝差错。

    不过,倒是比乔晚印象中用防尘罩盖住的诡异“风格”要好得多了。

    他们俩刚一进屋,屋子里便传来了脚步声。

    乔晚顿时就是一惊。

    沈宴的家人在?

    她从前只知道沈宴的父母因为意外去世了,却没有打探过什么时候去世的。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却……

    乔晚有一种想要转身夺门而逃的冲动。

    还没等她付诸行动,便看到了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妇女围着围裙走了出来,看到她这个被沈宴带回来的女孩子之后也不见惊讶之色,只是恭敬地向沈宴确认了一番乔晚是否要留下吃午饭,然后就沉默地去了厨房。

    不管是长相还是态度,这显然不会是沈宴的母亲,而是一个给他们家做饭的阿姨。

    沈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乔晚扶到了餐桌边坐下:“先吃饭,吃完了给你上药。”

    乔晚一路走来,此时也是又饿又累。

    明明这是一个副本世界,但面对沈宴的时候,她却总是觉得熟悉而自在。此时并不跟他客气,就这么坦然地坐在了餐桌边等着用午饭了。

    沈宴却直接去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手上还拿着一瓶洗手用的干洗凝露,不容拒绝地递给了乔晚。

    乔晚在见到他回房间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他是去洗澡换衣服了。本来还想着这家伙怎么没有逼她去洗手呢,现在居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等到两人收拾好了以后,刚才的那个阿姨才端了饭菜上来。

    乔晚注意到,每一道菜的摆放都是很讲究的,连每个盘子之间隔着的距离都精心调整过。两副筷子的长短都是完美比对,根本不存在什么差距——至少以乔晚的肉眼看来是没有的。

    沈宴却还是拿起筷子仔细对比了一下,这才满意地开动了。

    不管是十几岁的他,还是二十几岁的他,原来一直是这么龟毛啊……

    她无奈地多看了一眼,才享受起了香喷喷的午餐。

    午饭做得很美味,在阿姨收拾了东西去厨房清理的时候,沈宴将乔晚扶到了沙发上坐着,又回了一趟带出来了一个医药箱。

    那医药箱看着功能还挺强大,分为了好几层,里面的药瓶子都是按照功效、颜色、大小依次放好,完全符合了沈宴这个强迫症的审美观。

    乔晚见他精准地从里面拿出了一瓶专门用来治疗她这种伤势的药酒,一脸纠结地看向了她的脚腕,半晌也没有动作。

    乔晚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开口道:“我可以自己来吗?这方面我比较有经验。”

    果然,沈宴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看向她的眼神都愉悦了一些,直接将药瓶递给了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

    这家伙,果真还是洁癖,压根儿就不想和人多接触,更别说是帮她按摩脚腕了。

    不管是跌打酒的味道,还是要碰别人的脚,对于沈宴来说绝对是能让他纠结很长时间的麻烦。

    乔晚看戏归看戏,可不打算真的就坐在这儿等着。

    她早就习惯了这样子的沈宴,那几年到了后面,这家伙的态度莫名其妙地变了许多,如今见到他这熟悉的样子。说实话,她还挺怀念呢!

    以前训练的时候乔晚就习惯了自己上药,这会儿更是轻车熟路,动作自然地倒了药酒给自己按摩了起来。

    那药酒的质量不错,味道更是……不错。

    刚一倒出来,屋子里便有刺鼻的味道扩散开来,沈宴皱了皱鼻子,条件反射地就要往后退。

    但不知怎么的,他的视线却像是牢牢地粘在了乔晚的手指上,随着她的动作细细的观察起了她的脚腕。

    乔晚的皮肤很白嫩,这会儿涂了那深棕色的药酒,更是反差明显。

    沈宴鼻尖还萦绕着那古怪的味道,脑子里闪过的却是乔晚漂亮的手指和露出来的小腿。

    刚才在出租车里的那股奇怪的情绪又上来了。

    这一次,不只是手臂,好像连脑袋都跟着有些发烫。

    沈宴猛地转过头,在那个医药箱里翻找起来。

    正在按摩着脚腕的乔晚就看到了沈宴拿出了一个口含体温计,认认真真地用酒精消过毒后,一脸严肃地塞到了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