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 巫蛊
    乔晚默默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观察了他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沈宴,你……你在干什么?”

    沈宴见时间差不多了,取出了嘴里的体温计,一边看上面的数字一边说道:“我之前怀疑过你的语言能力,现在还要怀疑你的观察能力。我拿着这东西如果不是在测体温,难道是想咬碎了之后试试中毒反应?”

    乔晚深吸了一口气。

    她发现,和沈宴这个话题终结者待在一起,实在是有够考验她的脾气的。

    这就算是救命恩人,她也是真的想要“恩将仇报”了。

    沈宴这会儿已经看到了体温计测出来的结果,一切都很正常,他根本就没有发烧。

    那刚才的异样又是怎么回事?

    正巧在这个时候做饭的阿姨已经收拾好了厨房出来,正准备和沈宴这个主人家告辞离开。

    沈宴的眼睛牢牢地盯向了她的脚腕。

    什么感觉也没有。

    那阿姨嘴角一抽,心里对这个雇主家的孩子也是无奈。在沈家工作了好几年,她一直知道沈宴有许多怪脾气,但这会儿面对他还是有些头皮发麻,话都不多说一句就赶紧离开了。

    至于另一个小姑娘……

    她可不觉得沈家这孩子还会有“早恋”的可能性。与其担心他带女孩子回来做些什么不当的举动,还不如担心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把人给弄晕了做科研项目吧?

    乔晚见那阿姨离开前看过来的眼神,还真是差点儿笑出来。

    不管是之前的出租车司机,还是现在的这个阿姨,怎么老是觉得沈宴会欺负她呢?

    明明这家伙就是个战斗力为负的弱鸡。

    乔晚见门被关上,这才转过头来,然后就对上了沈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的瞳孔比寻常的亚洲人还要黑一些,像是浸入了纯正的墨汁。眼白也是清润漂亮,颜色十分好看。

    这样一来,显得他的眼神格外透亮,看着人的时候,总是显得专注动人。

    “怎么了?”乔晚不自在地侧了侧脸,总觉得又见到了上一世最后一年的沈宴。

    那时的他总是会拿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却又不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你相信巫蛊之术吗?”沈宴突然看着她问道。

    “啊?”乔晚觉得,沈宴这人总是会刷新她心目中的古怪程度,也不知道这话题到底是怎么跳转过来的,“这难道不是小说和电视里虚构的东西吗,难道你有研究?”

    沈宴看了她一眼,这才摇了摇头:“也对,你这傻乎乎的样子,根本就不像……”

    他也是傻了,怎么会怀疑到这方面去了?

    且不说巫蛊之术存不存在,就这同桌的傻劲儿,都不像是那种世外高人。

    果然是脑子晕糊涂了!

    乔晚这一路来又是被他嫌弃,又是被他推的,这会儿还无缘无故被说傻,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

    沈宴见她这表情,虽然不知道乔晚要干什么,却总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你……”

    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乔晚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她的手直接抓住了沈宴的领口,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

    沈宴只看得到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像是有着两个深深的漩涡,将他的神智都要吸进去了。

    “你对巫蛊之术感兴趣?”乔晚刻意放低的声音在这屋子里响起来,竟有着莫名地魅惑,勾得他的耳朵痒痒的,“那个我没见过。不过,我知道另一种新奇的东西,你想不想知道?”

    说着,她有意对着沈宴的耳边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别看乔晚面上一副撩人的姿态,实际上心里都快要笑翻了。

    沈宴这人,是最不喜欢和人接近的了。她从前不过是不小心撞进了他怀里,这家伙就跟过敏了似的整个人都要炸了,一段时间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今天若不是沈宴将她惹到了,乔晚也不会故意这么做的。

    果然,她很快就看见沈宴的耳朵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那颜色甚至渐渐弥漫到了他的脖子和脸颊上。

    刚才还端着架子的少年,这会儿整个人就跟热得冒烟儿了似的。仿佛只要在他头上开个天窗,下一刻就能听到一声火车的汽笛声。

    说她傻?

    乔晚心里哼了一声。

    她不想揍人,还不能玩儿得他浑身不舒坦吗?

    乔晚就等着沈宴一蹦三尺高了,谁知道她往后退了一些,这才发现对方的眼睛飞快地从她脚腕上移开,然后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盯着她的手,停顿了几秒后说道:“你没洗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