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 示威和示弱
    乔晚由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好像完全不会因为他们的说法而生气。

    见乔明芬递过来了那份文件,甚至还伸手接了过来。

    乔明芬面上一喜,赶紧拿出了笔递了过去。

    这一次,乔晚却没有再接了。

    她连看也没看文件上的内容,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感觉,勾着一双粉嫩的薄唇,几根青葱一般纤细白嫩的手指稍一用力,就将那几页a4纸“刷”的一声撕成了两半。

    乔明芬原本已经达成心愿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像是服帖的面具突然因为缺水翘起了边儿,生硬地贴在面皮上,让人一看就觉得不自然。

    “你!”

    “刷……”

    乔明芬才说了一个字,乔晚就已经又对折着撕了一遍。

    就连之前还悄悄安抚着乔明芬的袁国利都变了脸色,更别说是一旁的袁佳明和袁佳月了。

    年轻人到底还是沉不住气,直接开口说道:“乔晚!我妈是为了你好才带着我们千辛万苦赶到b市的,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赶快跟我们道歉,否则以后求着我们,都不会再管你了!”

    “那还真的是辛苦你们了,”乔晚眼里闪过了一丝冷意,“辛苦你们从那个小县城来到b市,辛苦你们住进了那个大套房里,辛苦你们……”

    乔晚的指尖在桌子上那一堆被撕碎了的纸上点了点:“一直惦记着我的监护权。”

    乔明芬几人面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跟个霓虹灯似的变换色彩,一堆话噎在脖子里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那个和他们一起过来的律师正要帮腔,就看到面前这十几岁的女孩子突然朝他身上瞟了一眼。

    一个字都没说,就让他背后一凉,原本已经组织好了的语言顿时就忘得干干净净了,压根儿就不敢开口。

    “也不用等以后了,我现在就可以求你们,”乔晚这话一出,乔明芬他们就是一愣,还以为她突然要低头道歉了,谁知道乔晚下一句话就已经说出了口,“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再管我了。否则……我这人比较叛逆,到时候会做出些什么,我也不知道。”

    说着,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随手放在了茶几上。

    那“啪”的一声,像是敲击在了乔明芬他们的心上,整个人都跟着一抖。

    “我……”乔明芬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才又勉强撑起了一口气,“乔晚,我们好好跟你说你不听,到时候法院还是会强制执行的!你自己好好考虑,我们先走了!”

    说完之后,这一家子连带着那个律师就起身想要离开。

    没等走到门口,就听见乔晚叫住了他们:“先等一下。”

    乔明芬面上闪过了一丝得意。

    看吧,果然还是个小丫头,一提到法院这些地方,还是会担惊受怕。现在知道后悔了?看她得手之后不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听话的贱丫头。刚才居然还敢威胁他们!

    几人连忙转过身来。

    却见乔晚将那堆已经撕成了碎片的文件拿起,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直接塞进了此时离她最近的袁佳月的怀里:“垃圾还是要带走的,否则我还得专门请人打扫。刘姨,送客。”

    说完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客厅,和杨禄川轻声交谈起来了。

    至于被他们一家讽刺过的杨禄川,由始至终都没有拿正眼看过他们,显然是根本不把他们一家放在眼里的。

    袁佳月好面子得很,这会儿几乎想直接把手里那些碎纸片儿尖叫着丢出去,却被父亲拉得一个踉跄,气恼地走出了乔家的大门。

    等到关门声响起来,杨禄川才一改之前那副轻蔑的样子,乐呵呵地对着乔晚说道:“你这丫头还挺会装模作样的,刚才把我都吓了一跳。不过,这一家子可不会安分,到时候说不得还是要去法院一趟的。到时候这些事还是我来出面吧。”

    “当然了,”乔晚对着杨禄川娇俏地眨了一下眼睛,“我现在可是个悲痛欲绝的小姑娘,哪有心思和别人吵架呢?”

    什么时候该拿起气势碾压敌人,什么时候该适当的示弱,她再清楚不过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没过几天,乔晚就收到了法院那边的通知,要针对她和乔熙的监护权进行判决。

    原本应该是乔家私底下的事儿,这一天居然还多出了一批凑热闹的媒体。

    坐在车里的杨禄川皱着眉看了外面一眼。

    现在的媒体人可不是个个都有职业道德的,一般是什么话题夺人眼目就往上凑。乔晚就算再怎么懂事也还是个小姑娘,万一被那些人弄臭了名声,将来……

    临到下车前,他担心地往后座看了一眼,就见原本还十分淡定地拿着一本书翻看的乔晚突然低垂了眼眸,伸手在眼角揉了一揉。

    原本她的肤色就很白皙,在这番动作之下,眼角的红色就更加明显了。

    再一抬头,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都已经出现了水光,配上发红的眼角,怎么看都是一副伤心到极致的模样。

    乔晚面上的表情却还是和刚才没什么两样,十分自然地从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在唇上轻轻地抹了抹,又伸出手指勾画了一番。

    等到下车的时候,她脸上已经带上了几分憔悴的神色,唇色淡的发白,红红的眼角,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长得漂亮本就是一件很占便宜的事儿,更别说她年纪还小,如今又遇上了父母早逝的惨事。

    如今见一个十几岁的漂亮小姑娘惨白着脸走下了车,在关车门的时候还十分虚弱地扶着车子踉跄了一步才勉强站稳,在冬日的寒风中像是一棵随时会被这冷风吹断,又坚强着站直了的小树苗。

    原本还哄闹着的人群顿时就安静了起来。

    就算是那些被塞了好处,特意赶来凑热闹的人,这会儿心里都难免生出了几分怜惜。

    这么可怜的小姑娘,谁不心疼啊!那个出钱让他们看热闹的人,心里可真是大大的坏了!还有没有点儿同情心,还有没有点儿人性了啊!

    ------题外话------

    ps:

    杨禄川:我们家晚丫头不去演戏可真是演艺圈的损失了。

    乔晚:哪里哪里,我还要再进修几年的。

    沈宴: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抢我的戏份。

    恭喜末末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