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 逃脱
    看得出这间屋子以前是个堆积杂物的房间,除了乔晚休息用的那张硬床板,还有不少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随意摆放着。

    这样远不及主屋干净整齐的房间,对于乔晚来说却是求之不得。

    前几天她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就从那些杂物里翻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得益于上一个副本世界有了沈宴这么一个“老师”,乔晚不仅理论知识充足,动手能力也不差。她不止一次在沈宴家里旁观他做各种实验了,这会儿她手也没抖一下,很快就将手里的东西准备妥当,从拆下灯泡后露出的部位连接到了门上。

    多亏花婶儿家条件不错,就连门把手都是铁质的,连同外面锁着她的大铁锁都能派上用场。

    如果是像村里其他几户条件太差的农户一样用木栓子,她还得多费一些周折呢!

    做好了这一系列准备之后,她重新打开了电源,乖巧地做在了床上,换上了当时被卖过来时穿着的衣服——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大喜日子”,这套衣服还不会还给她呢!

    乔晚低着头,用手指一点一点儿摸过了衣服上精美的绣纹,像是一个真正的新嫁娘一般,等着新郎的到来。

    只不过,正常的新娘子是等着洞房花烛夜成就好事,她却是等着对方踏进陷阱。

    想到载入的资料中原主死在了生产之中,然后被那母子俩合力抬到粪坑边丢了进去沉了底。再想到这些时日的见闻,还有村子里那些被折磨得连求死都不能的女人,她抬起了头,目光灼灼地看向了门口。

    来吧,快来吧……

    没过多久,外面果然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乔晚前几天已经装作不经意间打听过了。这些时日正是农忙的时候,加上大牛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娶媳妇儿”了,所以村子里的其他人并不会过来看热闹。这院子里今天除了她以外,只有花婶儿和大牛两人。

    甚至为了不打扰大牛的好事儿,其他人今天还会特意避开这边行走。

    乔晚坐在床板边上,闭了眼睛,扇子一般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十……

    九……

    八……

    七……

    六……

    每在心里默数一声,乔晚就会多激动几分。

    快了,就快到了!

    最后三步……

    三……

    二……

    一……

    “等一下,”花婶儿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计划,“记得别第一次就玩儿得太过,值十块大洋呢!”

    乔晚皱了皱眉,又再次等待起来。

    紧接着,就听到大牛一边答话,一边准备开锁了:“行了行了,娘,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个屁!前几个怎么玩儿死的我还能不……”

    “啊!”

    花婶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紧接着就是一个人撞在了门板上的声音,对方的手似乎还抓着锁链和门把手没能松开,带动着那锁头不停地抖动着,撞在门上发出了“咚咚咚”沉闷的声音。

    乔晚半点儿也没有起身去查看的意思,反而笑了起来。

    她没有发出声音,只眼角上扬了几分,勾出了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美感,嘴角却带着嗜血般的快感,让人视之生寒。

    “大牛!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别急,娘这就来看……啊!”

    花婶儿显然也凑了过去,紧接着也发出了一声惨叫。

    乔晚像是在等待着一场电影的落幕,直到外面的惊叫声慢慢减弱,渐渐消失,这才站了起来。

    她淡定自如地关上了屋子里的电源开关,站在门前静立了片刻。

    这门其实并不难打开,乔晚只掏出了一个像是别针一样的东西在锁孔上捣鼓了一阵子,就开了门锁。

    外面还有一道链子用锁头锁住了。

    她将门打开,只能开出一个大约成年男人一个拳头大的缝隙。

    这已经足够了。

    这时候,门外的两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乔晚看也没看他们一眼,直接从缝隙里伸出了手,用刚才开锁的小道具顺利打开了锁头。

    “哐当”一声,伴随着那锁链掉在地上的声音,她终于走出了这个小房间。

    她这才低头看了一眼。

    花婶儿和大牛这两个不知道弄死了多少女孩子,又将原主害死的罪魁祸首,如今已经昏迷了躺在这儿。大牛的两只手心一片焦黑,甚至还能闻到一股肉被烤糊了的味道。

    乔晚直接将他们拖进了屋子,用麻绳牢牢地捆了起来丢在了木板床上,又用抹布似的东西将他们的嘴都堵上了,这才重新出了门。

    她笑了一下,捡起了地上的锁头把门关上了。

    乔晚拍了拍手,像是刚刚完成了一次大清扫的任务,愉悦地笑了起来,迈开脚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花婶儿家的条件的确不错。

    在用十块大洋买了一个女人之后,甚至还能吃得起肉,家里的油桶里还有不少的存油。

    在其他人家或许一年到头只能清汤寡水喝点儿地瓜粥的年代,他们这条件也难怪能接二连三地买回女人让大牛折腾了。

    偏偏花婶儿这人抠门,又不喜欢让女人占了儿子全部心思,买回来的媳妇儿并不善待,生了孙子就租出去赚钱。

    乔晚拎起了油桶,脸上的笑容甚至没有变化过。

    她一路撒着里面的油,一路将路过的人家厨房里有的易燃物都弄了出来沿路泼洒。

    之前在大牛那儿打听到的消息果然没错,这个时候其他人都在田里,屋子里要么就是空荡荡的没有人,要么就是被买来的那些女人了。

    前一世为了复仇,学过了许多技能的乔晚跟本没有被这些落后的锁门方式难住,轻轻松松就开了门,甚至将关着的那些女人都放了出来。

    有的女人显然才刚被卖到这儿不久,饱受凌虐之后,见有人救她们出来,连忙跟在了乔晚后面想要一起离开;有的女人已经疯了,被放出来后也不知道跑,只痴傻的笑着,被其他人拉着一起走。

    直到到了山脚下那一家,乔晚对这女人印象格外深刻,很快就打开了栅栏解了绳子把她放了出来。

    搜集到的易燃物也正好用完,几乎将整个村子的住宅区都包括在内了。

    乔晚远眺了一下田地所在的方向,尽管隔着这么远根本看不见那些人,她还是笑了。

    等到那时候,他们是愤怒呢?还是恐惧呢?

    乔晚拿出了一盒从花婶儿家带出来的火柴,露出了几分期待的笑意。

    ------题外话------

    ps:连通电源的手段之类的,纯属虚构想象,请勿深究。

    当然,也最好不要模仿,小心触电(⊙v⊙)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