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5 点火
    正在这时候,跟在身后的那群女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

    其他人刷的一下抬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衣着还算整齐的女人,除了嘴角有些青肿,看上去好像没有受到什么毁灭性的伤害,一看就知道是刚来不久的。

    被大家这么直盯盯地看着,她有些不安地往后退了一步,抖着嘴唇说道:“这么多房子还有家什,全都烧了,让村里这么多人去哪儿过活?都是穷苦人家,何必呢……”

    “嗤!”被乔晚从屋子里刚放出来的那个女人冷笑了一声,她身上只胡乱裹了一件烂衣裳,肿着的脚踝看着都让人觉得疼,她却好像已经麻木了似的,只冷冷地瞟了那人一眼,直接对着乔晚说道,“恩人,能让我来放这把火吗?”

    她的话一出,好几个女人也跟着眼睛一亮,朝着乔晚看了过来。

    乔晚还记得那天被花婶儿他们带过来“炫耀”的时候,看到这个女人瑟缩恐惧的样子。

    却没有想到,她还能有勇气再次反抗,甚至想要亲手报复回去。

    乔晚突然对这个女人有些欣赏了。

    反倒是另一个……

    她随意瞥了一眼那个女人,却发现她正悄悄地往后退去,正打算去通风报信的样子。

    然而乔晚是什么人?

    虽然体力上是个弱点,但身手却是连打架专业户杨三儿都敌不过的,更何况对方还只是个普通的女人?

    乔晚几步就赶了上去,在她颈后使劲儿一个手刀敲了下去,就见那转身要跑开的女人身子一软,栽倒在了地上。

    早就知道这世上有些圣母婊,总觉得这样做太残忍,那样做太过分,而且所站的立场还是加害者的一方。好像受害者如果不引颈受戮,那就是错的;受害者如果敢抵抗,那就是错的。

    对于这种人,乔晚虽然不会主动加害,却也半点儿不会同情。

    那些早就对这个村子恨之入骨的受害者们就更不会与这个女人站在同一边了,很快就将她用绳子捆了起来,直接丢到了一边。

    乔晚这才将火柴递了出去:“来吧,把之前受过的伤害,都丢到这把火里去。”

    一群女人根本不等她说完,就迫不及待地点亮了火,直接丢到了引燃物上。

    村子里除了花婶儿和大牛被锁在屋子里,其他人都还在田里干活。

    除了帮原主解决了罪魁祸首,其他人她并不准备直接要了他们的命。但没有钱财,没有住处,没有吃食,接下来的秋冬他们要怎么熬过去,乔晚就不会关心了。

    当初这些人没有理会那些可怜的女子的乞求,将她们当成牲口侮辱的时候,也不会想到他们自己也会落到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吧?

    “走吧,”乔晚转身朝着山路另一边走去,这是她早就勘探好了的路线,“在火光引来他们之前,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她呢?”有人指了指被她们扔在山脚处的那个女人。

    那地方被单独隔离出了一个防护圈,不至于让人被火烧到。

    她们这群人要么体力透支,要么受伤惨重,都是因为平日里被虐待得太过厉害导致的。

    这会儿自己逃走都已经是靠毅力支撑了,哪还有多余的力气再带上一个人?

    更别说那个女人显然已经被村子里的人洗了脑,将自己当成了村子的一员。就算被打被骂被侮辱,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真要带着这个女人一起,说不定半途中她悄悄醒过来,还会给村里人留下线索,害得她们被抓回来。

    之前被弄到这儿,已经过得生不如死了。这一次放火烧了村子,如果再被抓回来,恐怕……

    “她不是很喜欢那些人吗?”披着烂衣裳的女人含着几分恨意看了看已经燃起来的村子,突然开口说道,“那就让她得偿所愿留在这里好了。”

    乔晚看了她一眼,竟觉得这女人十分对她的胃口,居然和她想到一处去了,伸出手笑道:“乔晚。”

    “闫丽。”那女人停顿了一下,也伸出手来和乔晚一握。

    一群女人商量好后,带上了一路搜刮来的食物饮水,踉踉跄跄往山路另一边走去了。

    身后的火苗顺着她们之前洒下的那些易燃物,发出了“噼啪”的轻响,一点一点加快了速度,不过半个钟头就将整个村子都笼罩进了火光之中。

    被锁在屋子里的花婶儿最先醒过来。

    刚一睁眼就发现周围漆黑一片,紧接着就是浓浓的烟雾从外面钻了进来,呛得她几乎转不过气。

    花婶儿顿觉不妙,赶紧就要伸手推醒儿子,却发现自己和大牛都被人用绳子捆得严严实实,根本伸不了手。

    屋子里除了他们俩就没有其他人了,想也知道是谁这么做的。

    “那个小骚蹄子,不仅有胆子逃跑,还敢对我们娘俩下手,等到抓回来,看老娘不怕了你的皮拿去卖钱!”

    花婶儿骂骂咧咧地往大牛那边蹭去,刚要碰到他,又想到之前那种触电时浑身刺痛的感觉,她又有些不敢接近了。

    花婶儿小心地在旁边找了一个木桩子似的东西,努力咬在嘴里往大牛身上使劲儿推了一下,那东西直接将她的嘴给磨破了,然后“哐当”掉在了地上,她又才叫唤了起来:“大牛?醒醒啊!大牛!外面好像着火了!”

    以她的力气,根本不可能破门而出,只能寄希望于儿子了。

    可大牛是直接接触电源的,一时半会儿根本醒不过来。

    等到火光慢慢升起,就连这间屋子都被火苗和烟雾的颜色晕染成一片红白的时候,大牛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这会儿已经完了。

    两人不停地往角落里缩去,努力想要离火焰远一些。

    “娘啊,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就帮儿子挡一挡吧……”

    “大牛!老娘供你吃供你穿,你个不孝子居然这么对我!”

    屋子里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一阵惨叫,慢慢地终于没了声息,只剩下满村子的火焰肆意地在空中舞蹈。

    ------题外话------

    ps:应该不会有人觉得这样残忍吧?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反正我觉得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很克制的行为了,至少她没有在晚上直接一把火不管男女老少全都烧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