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 见到了希望
    走在另一边的大春等人也听到了这一声声哀嚎,顿时就是一个哆嗦,仿佛连这本就阴暗的林子里都多出了几分森森的鬼气。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啊?该,该不会有鬼吧?”

    大春却一下子反应过来:“那是耗子他们的声音!他们那边出事了!”

    再一看这条小道,除了入口那儿有些遮掩的痕迹,他们一路追来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印记了。

    不好,上当了!

    大春连忙带着人原路返回,一路急行,很快就追上了之前的五人。

    刚一碰面,大春他们就被眼前的画面震得面色一白。

    耗子和大泥、二泥三人都倒在一棵树下,几人的大腿上还胡乱地卡着几把砍柴刀,鲜血淋漓得看着就瘆人。特别是耗子,有一把刀下落的位置十分巧妙,几乎是挨着大腿根过去的,也不知道那玩意儿还好不好使了。

    另外两人脸上又惊又怕,各有一条腿陷入坑里,裤腿上已经有血渗了出来,脸上的血大概是耗子三人受伤时不小心沾到的。这两人连声痛呼,浑身紧绷着动也不敢动,好像周围随处都能碰到危险。

    其他人一看这场景,顿时怎么也不敢靠近了。

    大春咒骂了一声,就要过去检查几人的伤势。

    “大春,注意脚下,小心踩中了陷阱!”

    其他人听这受伤的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个清楚,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竟不敢随意迈步子了。

    先是吊起耗子,然后将救了耗子的两人用渔网兜起。接着连两人落下的位置都算计好了,顺着斜坡和耗子到达同一目标,然后直接落下了刀子。再根据剩下的人的位置,借住大春以前留下的陷阱,直接连伤五人!

    就他们村子里目前的情况,这五人能不能救治得回来还是个问题。但凡是感染了破伤风,恐怕连命都能丢了!

    这设置陷阱的人,究竟是有多少个心眼儿,才能把一切都算计到位啊!就连他们中间自诩对这山林十分熟悉的大春,也做不到这个程度。

    大春捡了几块石头试探了好几次,才终于放下心走了过去:“耗子他们这伤必须要先回去治疗,来几个人带他们回去,剩下的人继续追!臭娘们儿!这次我非得要了她们的命不可!”

    之前还想着玩弄一把之后,杀两个吓唬其他女人,剩下的卖了换钱。这一次懊恼于被女人骗了,大春已经起了杀心,准备把抓到的人全杀了。

    至于钱财……

    村子里的其他人与他何干?他有力气有体格,到时候去城里找个活计养活自己和老娘应该不成问题,攒些银钱还能再回来买个女人生娃。

    耗子他们那一声声哀嚎太过凄厉,在这过分安静的山林里传出了老远的距离,连隔着一大截的女人们都听到了。

    她们顿时也跟着哆嗦了起来,心慌意乱地看向了乔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们都是被乔晚放出来的,这一路又是乔晚在辨别方向,这些女人不知不觉间就忍不住将她当做“头儿”看待了。这会儿心里害怕,也不由自主地向乔晚看去。

    乔晚没有隐瞒她们的意思,满意地听那声音消失之后,知道是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小玩意儿都派上了用场,这才说道:“之前不是让你们带了些刀子和其他小东西吗?刚才用那些东西做了几个陷阱,应该是生效了。看来那些人已经知道我们逃走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等到冲出了这片山林,应该就能看到人烟了。”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沈宴。

    能把这些数据算得这么清楚,还真是多亏了这位特殊的“家教老师”呢!

    她回头看了一眼,仿佛能够看到那些人懊恼又畏惧的眼神。

    那几处陷阱都是一个连着一个的,看样子那些人是肯定中了招。毕竟,光是被吊上树,根本不可能发出这样惨烈的痛呼声。怎么也得有几个人见了血吧?

    这整个村子的人她暂时无力铲除干净,但先替大家收一些利息总是能办到的,顺便还能拖延一下后面的“追兵”。

    畏惧于那些陷阱的效果,剩下的路段他们肯定是会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前行了。

    这些女人当然不知道乔晚的那些陷阱布置得有多么精妙。但她们知道——村子里那些混蛋受伤了!还是被她们带出来的那些东西伤到的!

    若是之前得知村里人追上来,这些女人一定会惊慌不已,甚至连心里燃着的那股劲儿都要消散了。

    可现在她们先听到了那声惨叫,又知道那是乔晚的手笔,竟然不觉得害怕了,反而对那些人追上来后可能遭遇的报应十分期待,连心里的郁气都变得畅快了起来,赶路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这么走了大约几刻钟的功夫,一条更加平坦的大路终于出现在了她们眼前。

    眼看着那不同于山林中的阳光倾洒在那路面上,一群女人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她们低呼了一声,就这么踉跄着往前跑去,等到整个人都被阳光笼罩之后,面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虽然目前还没看到什么路人,也没有出现什么村庄城镇,可这仿佛意味着她们终于逃出了那个山庄,离开了那个恐怖的牢笼。这种解脱一般的美好滋味儿让她们难以自持地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不知逃过多少次,连腿都被打得骨折变形了的闫丽更是瞬间红了眼眶,差点儿扑倒在地上。

    乔晚看上去要比她们镇定得多,只回头看了一眼山林的方向,便开口说道:“快,抓紧时间,再往前走一些距离,不能在这种时候功亏一篑。”

    当时所带的东西有限,时间又很紧迫。她在树林里留下的陷阱其实也就那么一处,后面没有时间布置,而且那些人里一定有经常上山的,第一次因为轻敌中了招,后面肯定会小心提防,就算花费力气布置了也不一定有效果。

    这些,乔晚并没有告诉她们,免得横生枝节。

    这些女人对乔晚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这会儿听她一说,赶紧站直了身体相互搀扶着继续往前走去。

    ------题外话------

    ps:乔晚:深藏功与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