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8 宵夜
    ,精彩小说免费!

    “沈宴?”

    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沈宴迷迷糊糊地低头看去,好像有一个人坐在面前,抬起头惊讶地看向了她。

    他努力地想要辨认出那人的样子,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就像是处在一团迷雾之中。

    渐渐的,有一缕一缕的香味传来。

    像是发丝上的味道,又像是混合了少女身上特有的暖香。

    沈宴难耐地动了一下,心里像是有一面鼓在敲动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下一秒那鼓面都要被敲破了似的。

    “太香了。”

    他的声音和梦中那个声音重合在一起,像是在淡淡的抱怨,可又好像多出了点儿其他的意思,隐晦地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

    这声音明显是从他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可那个散发出香味的人呢?她是谁?为什么会让他觉得这么熟悉?

    沈宴坐在书房椅子上睡着了,眉头却皱了起来。

    在梦里,他却好像还在苦苦追寻着一个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纱,若隐若现,就是看不清楚背后的真相。

    “刘老师,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没有和沈宴谈恋爱!”

    那个之前说话的女孩子再次发出了声音,听上去还带着几分急切。

    明明连前因后果都还不清楚,甚至没看见对方的脸,沈宴却已经心中升起了一丝烦闷,他像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似的,开口就是一大串话:“爱情?那不过是人体的苯基乙胺和多巴胺的影响结果,只有……”

    在这一刻,杨副官的声音却像是突然冒了出来,将之前的那些迷雾都搅碎了:“嘿嘿,沈爷,我看你呀,是喜欢上那位乔姑娘了吧?”

    喜欢上那位乔姑娘……

    乔姑娘……

    “新年快乐,沈宴。”

    “新年快乐,乔晚。”

    在烟火绽放的背景声中,一对年轻男女的声音第一次这么清晰地传入了他的大脑里,如同一道闪电直劈下来,撕碎了那薄纱上的一角。

    “乔晚!”

    沈宴猛地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还好好地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时间不过才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捏了捏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脑海中的一切让他混乱而又不解。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为什么他会突然梦到那些模糊的场景?而且,那个女孩子好像是……乔晚?

    他站起身就想去乔晚的房间找她问个明白,但一想到她之前的态度,也知道自己不会得到满意的答案,又握着门把手停下了脚步。

    沈宴转身想要回到办公桌前,走出两步路,又改变了主意。

    刚一开门,就遇到了管家。

    “少爷,你晚饭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要用点儿宵夜吗?”

    尽管沈宴在几年前就已经从沈少变成了沈爷,但在看着他长大的管家眼里,还是当初那个不爱说话的少爷。

    “不用了,我不饿,让他……”正准备让厨房的人休息的沈宴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着眉看了一下对面挨着他卧室的那个房间,“她醒了吗?”

    虽然没有明说,管家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笑着说道:“乔小姐吗?刚才阿芳过去看了,乔小姐好像很疲惫,又睡过去了。”

    沈宴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她睡的时间不少了,晚点可能会醒。你让厨房的人准备好吃的东西,等她醒来之后就送过去。”

    他转身就要回书房继续处理公务,可还没转身就又想起了什么,耐着性子补充道:“不要沾太多油腥,尽量弄些容易消化的东西。”

    管家见他回了书房,这才笑眯眯地去了厨房让人准备了。

    身子虚弱的人该吃什么,他这个服侍了沈家两代人的老管家还能不明白吗?分明就是对那位乔小姐在意极了啊。

    真好,他家少爷居然也有关心人的这一天了。

    乔晚的确在半夜醒了过来。

    在那个村子里,就算有绝大的把握大牛他们暂时不会对她怎么样,但要说完全放松睡上一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后来一路逃亡,更是耗尽了力气。

    所以,一来到沈公馆,乔晚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如今她可算是恢复了些力气,不再觉得犯困了。

    困意一消,其他的生理需求就出现了。

    乔晚坐起身来,揉了揉咕咕直叫的肚子,无奈的笑了一声,准备自个儿出去摸索一下这沈公馆的厨房在哪儿,也好给自己弄点儿吃的。

    她身上穿着的并不是那天已经被弄脏了的衣服,而是一套软和的西式睡裙,应该是沈公馆的女佣人帮忙换上的。

    刚穿上床边的拖鞋,乔晚就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想了起来:“乔小姐,您醒了吗?”

    乔晚干脆走过去一把打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看着面容亲切和蔼,眼角和唇角都已经有了细纹。虽然并不漂亮,却让人有一种难言的亲和力。

    见到乔晚开了门,她愣了一下,很快露出了一个笑容,热情地说道:“乔小姐,我是阿芳,少爷让我给您准备了些吃的,现在可以端进来吗?”

    说到这儿,乔晚的视线移到了她另一只手里的托盘上。

    那上面放着一只小碗和一个勺子,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汤盅状的陶瓷碗,盖着盖子,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沈宴?

    这沈公馆里没有其他主子,那声少爷指的是谁乔晚很快就猜了出来。

    想到沈宴离开时落荒而逃般的背影,再想象他板着脸吩咐人给她准备宵夜的样子,乔晚心情一下子就愉快了起来。

    正好阿芳将东西都已经在桌上布置好了,正掀开了盖子,露出了一股属于食物的浓浓香味。

    乔晚的肚子不甘寂寞地叫出了声,连旁人都听见了。

    乔晚还真没遇到过这种尴尬的情况,不好意思地对着阿芳笑了笑,手掌悄悄捂住了肚子,好像这样就能把声音遮盖住似的。

    这模样,和她之前拿着刀大杀四方的样子又完全不同了。

    阿芳理解地笑了一下,连忙给她盛了一碗:“来,这可是厨子专门为您熬的杂锦鱼球粥,有营养有养胃,快来趁热了吃。”

    乔晚也不拒绝,大大方方坐下来享用起了美食。

    也不知是这沈公馆的厨子厨艺太好,还是因为沈宴的那份心意,亦或是她饿得太狠了,乔晚觉得,这大概是她吃过的最美味的宵夜了吧?

    ------题外话------

    ps:

    沈宴: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乔晚:什么情况?这是要改霸总剧本了吗?

    某粥:这个锅我不背。

    沈宴:要不你再考虑一下?按照人物和剧情发展,霸总还是很有前途的啊。

    某粥:不。就算真要有这路线,那也该是霸道女总裁乔晚和毒舌俏美男沈宴,你愿意?

    沈宴:我真的要罢演了!

    友文:《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路北北

    阎墨深,某军区出了名的活阎王,端的一副禁欲、倨傲的气质,偏生的长了一张连女人都自愧不如的脸。

    江妧,游走在枪林弹雨的最顶端,结果却失手被擒,落得一个被人挖了双眼的下场!

    重生而来,江妧变成了姜妧。

    小丫头片子一不小心成了当红巨星,问鼎国民影后的宝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