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 垃圾桶
    ,精彩小说免费!

    在离那两人几步远的时候,乔甜甜才看清了这两人在做什么。

    靠近沈宴那边的桌子上摆着新鲜的瓜果碟子,看上去红红绿绿的十分好看,甚至还能嗅到水果的清香。

    大概是觉得刚才的应酬太费口舌,担心乔晚会觉得口渴,沈宴特意从果盘里挑了一块儿切好的西瓜递给了乔晚。

    因为宴会上有很多讲究的太太小姐,这些水果都被细心地切成了小块儿,一两口就能解决一块,不至于破坏了妆容,或者是让人吃相太难看。

    乔甜甜见沈宴递出去的西瓜被乔晚犹豫了一下才接了过去小口了吃了,而在大家认知中洁癖十分严重的沈爷,居然只动作停顿了一下,就将对方剩下的瓜皮接了过来。

    见此,乔甜甜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无法维持了,几步走上前去,对着沈宴伸了伸手。

    还没等她开口说出话,就感觉到掌心有什么东西碰到了她,还带着几分湿意。

    乔甜甜心中一喜,抬头看去。

    难道她还没开口,沈爷就已经知道她的想法,并且已经同意了?

    却没想到,一抬头就发现掌心里的根本就不是对方的手,而是一小块西瓜皮……

    而沈宴正拿了一块餐巾布仔仔细细地擦拭着手指,果然还是忍受不了接触西瓜皮后留下的水渍。顺便还将乔晚的手也擦了一遍,就跟强迫症发作了似的。

    见乔甜甜还僵硬着维持原本的动作没有离开,他随手又将已经沾了西瓜汁的餐巾丢了过来。

    本来是想一脸娇羞邀请沈宴共舞一曲,却被当成了侍应生兼垃圾桶的乔甜甜:……

    瞧着乔甜甜原本一脸羞红的样子漆黑一片,坐在身边的沈宴却还一脸自然,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样子,刚吃了一块儿西瓜解渴的乔晚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今晚的这身旗袍是沈宴专门找人为她准备的,尺寸恰好合适,完美地贴合了她的身材。

    这衣服穿着当然好看,可也有一点儿不便——稍微多吃点儿东西,小腹肯定就会暴露痕迹了。

    所以,一开始她看到沈宴递过来的西瓜其实是拒绝的。

    但这天气的确容易口渴,面前的西瓜看上去清甜多汁,让她还是没能忍得住,安慰自己这也没多大一块儿,还是吃下去了。

    没有想到,吃块儿西瓜还能收拾收拾乔甜甜。

    对于这个大了她一岁多的继姐,乔晚没有半点好感,甚至知道原主被卖,死在那山区里,被人沉了粪坑也无人知晓的下场,其实都是乔甜甜母女俩做的孽。

    她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对这些人手下留情?

    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双方都处于对立。她要回到乔家拿回那些本就该属于原主和原主母亲的东西,就一定会和乔甜甜母女俩对上。

    然而,还不等她回去收拾她们,乔甜甜居然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乔晚早在乔甜甜走过来之前就发现了她的存在,正想着该怎么应付这人呢,就被沈宴抢了先。

    她笑了一声,没有去在意乔甜甜扭曲了的神情,反而弯眸看向了沈宴。瞧着他那因为她的笑疑惑地看过来的眼神,还有始终平淡却不自在地动了动的手指,真心觉得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可爱,教她无法不继续开心地露出笑脸。

    沈宴的确不知道乔晚这是在笑什么。

    顺德酒店的名气很大,里面的服务工作也很到位。就连侍应生的服装都十分漂亮,男的一律衬衫马甲,女的都是小洋装,人长得也都挺养眼。如果不是衣服都是统一制式,看上去就跟富家千金公子似的。

    沈宴当然知道乔家几人的事情,但并没有见过他们本人,更不会特意去记下女人的衣服什么样子。

    准确的说,除了乔晚,他今晚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其他女人。

    在乔甜甜过来的时候,沈宴还真是把她当成了酒店的侍应生。正巧手上接过的瓜皮不知道该放哪里,总不能拿在手上或者是放在瓜果盘里吧?

    正巧乔甜甜伸出了手,他就顺势放了上去,心中还暗道:顺德酒店的服务人员的确还挺有眼力见儿的。

    之后他忙着擦手上沾到的水迹,更不可能去在意乔甜甜的表情了。

    于是,脏了的餐巾也被一起丢了过去。

    这会儿见乔晚突然笑起来,沈宴才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劲儿。

    他随意瞥了一眼手上还放着西瓜皮和餐巾的乔甜甜,这才发现对方穿着的洋装材质不像是侍应生的工作服。

    不过沈宴毫不在意。

    他早就说过不许人轻易接近了,这人既然要主动凑过来,就要有面对这些情况的准备。如果不是杨副官被他派去谈事儿了,现在迎接这个擅自过来的女人的,可就不是瓜皮和餐巾,而是杨副官的枪口了!

    沈宴的注意力甚至没有在乔甜甜身上久留,就已经放到了乔晚身上,自然也不知道这位就是欺负了乔晚的那个继姐。

    见坐在身边的乔晚笑得开心,沈宴虽然不太理解其中的原因,但一看到女孩儿那双亮亮的,弯成了月牙儿的焦糖色双眸,自己的心情不由得也轻快了几分,原本冷漠平淡的双眼中也多出了几分笑意。

    乔甜甜就算再怎么喜欢沈宴的那张脸,对他有再多的好感,也禁不住这样的待遇侮辱。

    此时咬紧了牙,差点儿就要冲动地将手里的东西丢到这两人身上。

    但身后突然升高的舞曲调子让她仅存的一点儿理智被唤醒了,沈爷,绝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于是,她只能忍耐地握紧了手,却忘了手心里还有东西,指甲一下子掐进了西瓜皮里,流了一手的汁水。

    坐在一旁的沈宴看得直皱眉,洁癖发作,差点儿想一脚把人给踹开。

    可考虑到乔晚就在旁边,他到底还是收敛了一些,直接起身拉着乔晚往舞池走去,路过乔甜甜身边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更别说是跟她说话了。

    被留在原地的乔甜甜终于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恨恨地盯了一眼手心不成样子的西瓜皮还有手臂上被随意丢过来的餐巾,一把将东西丢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她要报复回去!一定要报复回去!

    ------题外话------

    ps:

    乔甜甜:看我看我快看我!跟我一起摇摆!

    (对方并不想理你,并向你丢来了一堆垃圾(⊙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