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9 对不起
    乔晚自然也是跟沈宴一起在杨副官他们的保护下离开的。

    走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

    乔平和陈霜两人面上苍白一片,梳理得整齐漂亮的发型此时乱得不成样子,整个人就像是惊弓之鸟,随便一点儿动静都能让他们蹦得老高,好像并不是第一次经受这种惊吓似的,看上去已经快要到崩溃的边缘。

    至于乔甜甜……

    看到她所在的位置还有此时的状态,乔晚就更加确定刚才想将她推倒在地的人就是这位了。

    乔甜甜估计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突然躲开,反而自己没有着力点直接倒了下去。

    这会儿躺在地上根本起不来,不时地发出痛呼声,脸蛋儿上应该是用手臂护住了,没有什么瘀痕,头发却乱成了鸡窝,额头上还被磕出了一个青紫色的肿包,一看就很痛的样子。

    那身原本精美漂亮的洋装就更不用说了,此时上面全是黑灰色的脚印,脆弱的蕾丝边都破了几个洞,甚至还有部分已经脱线,狼狈地挂在布料边儿上,看着也就比街边的乞丐好了一些而已。

    乔晚嘴角一勾,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出了顺德酒店。

    酒店外面还守着一些城卫军,个个都穿着一样的制服,手里紧紧地握着枪。

    见沈宴他们出来了,更是神经紧绷地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倒是处于危险之中的沈宴看上去最为镇定,连脸上的颜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拉着乔晚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这里,载着他们回到了沈公馆。

    一进门,杨副官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一直拿在手里的枪也松了松,放回了腰间的枪套里。

    见乔晚注意到他的动作,杨副官还笑了笑:“乔小姐,刚才没有吓到你吧?不好意思,今天是我们的检查失误,竟然让人混进去了,连累的你和沈爷受了惊吓。”

    “知道就好。”

    乔晚还没来得及说客气话,沈宴就已经开了口。

    他说话向来直接,杨副官也习惯了,干脆利落地反省起自己的过错来,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

    等到杨副官带着任务离开了沈公馆之后,沈宴这才看了看乔晚,欲言又止,隔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了几个字:“对不起。”

    他本来是想借着今晚让雍城的人知道,乔家大小姐的背后有他做靠山。即便之后乔晚想回到乔家,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谁知道,恰好就在今天遇到了这样的意外。

    当时他的动作若是慢上一步,今晚他们俩可能都会死在那里了。

    沈宴原本还有些活跃的心思瞬间收了起来。

    他的身边太危险,或许让乔晚早一点回到乔家,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你的确该对我说对不起,”乔晚见沈宴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便一下子笑了出来,这才继续说道,“为了教你跳舞,今天被踩了好几次了,我可得多收点儿学费才行。”

    沈宴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心里是真的咯噔了一下,觉得乔晚是在厌恶他带来的危险。

    没有想到,这姑娘却是话锋一转,说出了后面几句话,让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